留言 0 |收藏 0 |推薦 1
2017-09-12 03:05:05它瞎麗 Tasha Li

從來都不想表現得像個混蛋





某種混沌的日子過久了,青春消逝的痕跡也日漸清晰,
當我每日起床望著自己臉上的膠原蛋白流失,發現某些事物離我越來越遙遠

譬如 自己


雖然都只是驚鴻一撇,那些出現過的人向來都是安排好的,每次都是這樣,毫無例外,那麼多人來來去去,徘徊在那麼多怦然的時刻,我始終沒有定下來。

昨日在迷茫地夜路上,我遇見了某個人,熟悉的聲音與身影,他湊近過來問我「你還好嗎?」
狼狽的我說「我很好。」轉過身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記得半年前,他曾是掏心掏肺的希望有我相伴的人,但我最後選擇已讀不回。

或許是心虛,也可能是空虛,我假裝不認識他,而且拋下我朋友,匆忙地離開,只想回到自己最安心的地方,用厚重的棉被將自己裹起來,英國的深夜三點太他媽冷了,冷得我全身顫抖,眼淚直流。

九個月前,失戀後決定用時間等待時間,四個月前,又受傷了,信誓旦旦的說給自己半年的時間不在進入任何感情,尋求平靜與自由,因為鏡中傷痕累累的自己真的讓我感到厭惡極了,雖然朋友都不覺得我能成功,但從五月六日到現在我都一個人,我想我已經成功了一半了吧!只不過我還是太容易抱持希望,也太容易將新撒手送出

我告訴了某個人 'I want to be single at the moment.'

是呀!我是這麼說了,所以我應該要更勇敢地承擔我所說過的話,誰怕誰,又不是沒玩過,只是從沒放得下罷了。我很慶幸自己對於愛和性可以分開,和身邊很多總是在暈船的朋友相較之下,面對這件事我就是太過於理性,這是好事,天亮了穿好衣服搭車回家,灑脫的有些可怕,因為這和極度感性的自己違和

有人說「事不過三」,我其實討厭複雜,所以當我覺得這是一個可以消磨寂寞的人後,我就不會再三心二意,就這樣我老是給自己太多機會,當發現自己似乎習慣了,甚至開始依賴,出現負面、不安,我就會狠起心來將之推出我的世界,媽呀!我覺得有天我會有報應的,雖然美其名,這只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手段,但這種行為讓我成為那個活生生的混蛋。朋友跟我說,輕鬆的關係,你也不用放在心上,玩就要開心,tomorrow is another question! 說不定對方也不把你當一回事

我為什麼要有罪惡感?我為什麼要這麼難過?
因為我用一支小勺子一點一滴的正掏空了那早已滿是傷痕的心


如果有人理解過我的世界,有人看過我的手寫日記,就知道我從來都不想表現得像個混蛋,我很用心的去愛每一個人,默默的那種,不張揚,不讓人知道,我就只想身邊的人快樂,包括短暫相識的任何人,只是我太害怕被發現自己的懦弱,真的太脆弱了!所以我表現的很高傲自負,而且害怕建立關心,不,我逃避的是面對自己的情緒,連自己都無法掌控好自己的黑暗面,憑什麼要讓其他人去負擔自己的悲傷,讓自己壞一點,讓自己痛一點,或許才不那麼傷人吧!

打到這裡,覺得自己太過自私了,但誰不自私呢?
如果愛上一個人會讓你遇見未曾想過的安穩與快樂,但也要承擔可能有天,把這過分的美好消失,或被硬生生地抽離,我已經不願在經歷那種努力付出之後又死傷慘重


如果我說,只是試著尋找一個起床會靜靜地相視微笑的人,有人相信嗎?
如果我說,只是試著尋找一個看電影到最後不願散場的人,有人相信嗎?
如果我說,只是試著尋找一個願意跟我撕開防備談心的人,有人相信嗎?

但人就是犯賤,深愛著你的人,你不愛,偏想跑
那些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卻想對他掏心掏肺,但我知道這些人的出現都是考驗
只是能否及格或高分完勝,我真的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依然在等著那個誰...
但我開始懷疑他是否存在在這世界上呢?

提醒我自己:

如果我遇見他,
我會為他種一盆燦爛的花,我會為他泡一杯溫潤的茶


我從來不需要奢華不實的事物,我只想要意識與肉體的纏綿,就像雙生火焰回歸完整的靈魂



媽的 我怎麼如此庸俗呢!

悄悄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換驗證碼 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