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6 18:13:56糰子優格

許墨X妳 來生(有H)全

甜甜的~!❤️
許墨的佔有情節!!!!
自行代入呀許太太們!~



========================

“醫生姊姊~!”一大清早,一聲稚嫩童聲劃破晨光。
小小的身子正往女孩的診所奔去。

『哎呀~你怎麼來啦?哪裡不舒服?』女孩露出了溫煦的笑容,輕輕的撫著男孩的頭,有些擔心地問到。

“沒有沒有~是哥哥.....”說到一半,男孩露出了悲傷的神情。

『又.....不舒服了嗎.....?』女孩原本盈滿笑意的眼眸漸漸褪去光采,她知道,自己的戀人又病發了






關於心臟。














「都說了別在意我.....工作要緊。」許墨嘴上雖這樣說,手上卻又憐愛的捏了捏女孩的臉頰。
『嗚嗚!別捏....讓我聽聽好嗎?』女孩從包包裡拿出聽診器,另一隻手握了握許墨的手腕,示意要他放過自己的臉頰。
「好。」許墨將自己的上衣脫下,露出了結實的腹肌及胸膛,有些故意的將臉湊近女孩的面前。
『唔!聽....不用脫衣服呀!』女孩的臉頰噗的一聲紅了,慌忙地用手遮住了雙眼
「夫人.....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他去找朋友了.....」許墨伸出舌舔了舔妳的耳廓。
『嗚啊!!!』敏感的耳朵就這樣被舔弄了一陣,女孩的身子都軟了下來。










「可以嗎......夫人?」許墨其實根本就不想理妳的回答,畢竟就算妳拒絕,他也有把握說服妳讓你答應。
『啊~......』許墨的大掌已經伸到了妳的醫師袍內,開始隔著襯衫玩弄著你的乳房。
「知道你生理期走了.....」許墨笑了笑,有些嘲諷自己的過於認真,其實他的腦袋不太常記除了醫療知識以外的東西。

過去,自己是女孩的同事,曾在同一間醫院中工作。
但自己只在乎工作,和同事間也沒什麼交際,直到有一次應酬,遇見了女孩。
那時女孩只是剛進醫院實習的新鮮人,而自己是全醫院最年輕的主治醫師。
要知道,那麼年輕就爬上這個位子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因此許墨的腦袋裡裝的都是醫療知識,而平常也沒什麼情緒起伏,但依舊在護士間造成許多茶餘飯後的話題。
當然女孩在剛進醫院時也有聽到相關話題,但是對這個並沒有什麼興趣。
自己是再平凡不過的存在了,不會配得上這樣的風雲人物。
即使自己也被迷得神魂顛倒。
直到有一天,女孩的家人被送進了醫院。
那是她唯一的家人,女孩難過的蹲在手術室門前。
她在等待,她在等待奇蹟出現。
同樣也學醫術的她,當然也知道那個病是好不了的











除非發生奇蹟。









這時她看見許墨。









「別哭了。」她從來沒有許墨看過露出如此溫柔的表情,灰紫的瞳清澈而映上了自己正在哭泣的臉龐。
或許是發現了自己瞧著人家的臉超過十分鐘,女孩有些難為情的別過臉。
『我....要成為孤兒了......?』她知道,當主治醫生走出來了,就代表真的結束了。



手術,和生命。







「我想....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患了絕症?」
『是的.....但是還是忍不住....嗚嗚嗚....』淚珠依然脫了線,瘋狂似的滑出眼眶,女孩不斷用雙手的手腕及手背擦拭著自己的眼淚





許墨看到這一幕,產生了異樣的情緒。
這是他從未體驗過的。













許墨緩緩地將女孩擁入自己懷中,輕輕地用自己的衣袖抹去女孩眼角的淚。
此刻,許墨的心柔軟的一塌糊塗。
他知道,他想止住女孩的淚,或是不只.....可能是守護她一生。













從那天開始,他們開始了戀情。
當然,中間會有小吵架,比如說許墨太受歡迎,和護士有太多肢體接觸,比如說女孩和男生相處太好,而且很常一起出去玩,不過最常吵的還是








女孩覺得自己配不上許墨。



為此女孩還曾提過分手,卻被許墨回絕,還被憤怒中的許墨奪走了第一次。






但是戀情中,女孩的幸福還是佔了多數。
不論是無數次的牽手,擁抱,親吻,床事,即使起因不是好情緒,許墨終究會捨不得的軟下心,變回溫柔的對待。





「可以嗎....?」許墨玩味地用手指纏繞著女孩的髮,溫熱的氣息全吐在女孩的頸窩
『......好......』漂亮的勝仗。








許墨輕輕的脫去女孩的醫師袍,緩緩地解開女孩胸前的鈕扣,喀的一聲解開內衣環,他彎下腰,曖昧的啃著女孩的乳首,惹的女孩不住呻吟。
『嗯~!不要....這樣....哈.....!』女孩舒服的仰著頭,大口地喘著氣。

「嗯.....好像迫不及待了...?」許墨壞心眼的撫上女孩的私處,陣陣的濕意傳來。他滿意的吻了吻女孩的唇,身下的右手輕輕地挑弄著女孩的花蒂。
『呀啊!!不要....那邊啊....!!』女孩的身下傳來了陣陣電流般的快感,她倏地弓起身子,許墨知道,女孩高潮了。

「恩?很舒服?」許墨舔了舔女孩眼角的生理淚珠,吸吮著女孩的唇,直到女孩無法換氣,他只好帶著留戀的離開她的唇。

對許墨來說,女孩是毒藥,是蜜糖
讓人上癮,讓人無法抽離,卻又如此香甜。

「那我也可以舒服嗎?」許墨的紫眸充滿了笑意,用手指彈了彈女孩的花蒂,讓女孩叫了一聲。
其實許墨只是要讓女孩回過神,沒想到原本偏去的小臉轉過來面對他的時候,
紅潤的雙頰,微張的嫣唇,含著淚的汪汪大眼,無一不讓許墨瘋狂。




『嗚嗚.....可以......』女孩感受到了許墨熾熱的視線,雙腿主動的環上了許墨的腰際。




「真是誘人.....」許墨將自己的家居褲褪下,早已迫不及待的碩大挺立著。
就算做了那麼多次,女孩還是被這個尺寸嚇到了,她不知道自己的下身是怎麼容下那麼大的東西的。
許墨看見女孩有些驚訝地盯著自己的下體,有些哭笑不得的順了順女孩的髮絲。


「進去了....嗯?」『....好....』










明明外頭是赤焰焰的正午,許家的屋內卻傳來陣陣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響。















『唔.....』女孩緩緩的睜開雙眼,試圖找尋自己幾小時前的記憶
等等,這腰際的痠痛感啊.....






「晚安,夫人。」許墨的心情似乎很好,連低沉磁性的聲音都透出了喜悅。
『許墨.....等一下你弟回來.....』「剛剛他打電話回家說要在同學家過夜」
『你.....』「我還要.....」








『墨......你不可以這樣啦!!!!』









願來生.....還能和妳成為戀人。






















“啊!哥哥和醫生姊姊抱抱睡覺都不找我!”男孩一大清早回到家,就看見自己最喜歡的醫生姊姊和哥哥抱在一起,不過女孩似乎還熟睡著,只有許墨睜著眼,似乎已清醒許久。



「噓,姊姊還在睡覺。」許墨將修長的食指架在唇前,示意男孩降低音量。
“知道啦....我去上學啦!哥哥什麼時候去上班?”
「這個禮拜都請假的。」
“哥哥我問你.....你明明也是醫生,為什麼都叫姊姊幫你看病?”
「哥哥想見到姊姊。」語畢,許墨寵溺的玩了玩女孩的睫毛,捲捲的,似乎還遺留了些昨晚激情的水分。
“哥哥好狡猾!姊姊也很愛我啦!”男孩吐了吐舌頭,拿起書包就往門外奔去。






「但她最愛我。」





啾,一吻落在女孩微張的粉唇。








「今天就先睡一下吧。」
許墨轉過身,面向了天花板躺下,突然聽見身側一聲嚶嚀

『唔.....墨....現在幾點啊.....』女孩可愛的坐起,揉了揉眼睛,有些委屈的望向許墨。『我是不是睡太久了.....?』


「沒有,今天就先休息吧....?」許墨也坐起身,輕輕的告訴女孩別揉了,手也不閒著的柔柔架開女孩正在揉眼睛的手。


『好吧....嘶....!.....我的腰....』女孩有些埋怨的瞪向許墨。

啊啊啊!原本晚上起床的時候還沒痠痛的....




「別生氣,嗯?再睡會兒?」許墨克制著自己內心的笑意,吻了吻女孩的額頭。







『墨......你明明就是醫生....怎麼就是....這麼不懂....床事後女方的後遺症.....』


「嗯.....克制不住....你太可愛了.....」許墨裝作認真的回應著女孩,看向女孩時,愣了一會兒。



哎呀...又是這個令人傷腦筋的表情



女孩的臉真的好紅,好紅。


「就是這個表情,令我失去控制。」






交纏的舌,互吮的唇瓣都訴說著他們倆的愛意。















來生,我們還會是一生的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