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5 21:08:17糰子優格

許墨X妳H 桃之棋局 (全)

前段有小刀,後面甜如蜜(?)
是一個車震play......不喜勿入XDDD
很嗨啦真的,純潔的孩子別亂闖XDDD
人稱會一直變,但女主是用女孩,沒有提名字,方便自行代入(?)




正文開始❤️==============






畫家抓捕蝴蝶的過程中.....是否會有異樣的感觸呢?

心疼?又或是....糾結?

有的。




但他總是用「這樣的話,她就會永遠在自己身邊不會離開」當作支撐自己的梁



人無法掌握自己的情感,你總是認為一切不可能永遠順自己的意,但其實,世界又何嘗不是繞著妳轉?只要妳願意......











我會讓它這麼做。












雨,一滴滴的落下,敲響著屋簷,對許墨來說,卻增添了煩躁的氣氛。
胸口傳來一陣陣的悶痛,他知道,又在不自覺的想著她了。
那女孩的笑靨,一次又一次的撞進自己的腦海,不知是有心,又或是無意
拿出玄關抽屜中的透明藥罐,黑暗的室內只透進一絲窗外的霓虹燈,射在罐上,瓶內一片片的白色藥片卻又刺痛著視線

每當許墨看到這些藥片,心中總會有著猶豫
計畫只如即將完工的城牆,只進無退,趨於完整





這也代表時間近了.....要和她決裂的時間。





許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左手用力的掐著胸前的襯衫


「我總是.......因為妳....而做出錯誤的判斷......猶豫著.....」



黑暗中,男人將右手覆蓋在雙眼上頭,








這一局,到底該怎麼走?



「我的Queen........妳說我該拿妳怎麼辦才好呢.....」



一陣鬼魅的笑聲從暗夜竄出,夜,似乎還很長。










========             ============






『唔哇!我不想工作了啦!』
一檔接著一檔的節目委託讓我筋疲力盡,我現在只想好好的放鬆,來趟休閒之旅



不過說到休閒之旅,果然還是會想到許墨吧?

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準備按下通話鍵,沒想到手機卻先響起






「這個週末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去看桃花?」
電話那一頭傳出了溫柔的邀請,微微的笑意似乎是很有把握我會應許

『當然好!』我哪管得了那麼多,興高采烈地答應了



卻殊不知.......

















這是畫家捉捕蝴蝶的第一步。











=========                ========

『哇~~~好舒服呀~~~~』
微涼的風徐徐吹來,我長久以來一直懸著、緊繃著的那顆心也終於得到了放鬆。




『許墨許墨!你看!』女孩興奮的表情轉瞬都被許墨捕捉著,卻也讓胸口又泛出了異樣
大衣口袋中的藥罐也訴說著即將失控的情感,如海嘯般瘋狂襲來。




「是很漂亮呢.....不過....似乎略遜你一籌。」又是一個溫煦的微笑
『你又捉弄我.....』女孩微微鼓起的雙頰映在許墨眼中,轉變為一灘化不開的春水。
他從來沒有展露出那麼溫柔的眼神,灰紫的眼瞳中,竟是溫柔的一塌糊塗。



「我是說真的。」許墨的大手摩挲著女孩的臉頰,輕輕的,呵護著,猶如暴風雨前的寧靜,永遠都是最安靜的、最溫和的




明明嘴上說著令人害臊的話,眼眸中卻是無止盡的笑意及鄭重,還有許多女孩讀不懂的情緒







似乎是要告別。







滿山遍野的桃花,粉嫩的映著落日餘暉,好似火燒,卻又顯現出了熱情
許墨摘下了一朵正綻放著美豔的桃花,趁女孩還在拍照時,輕輕的懸在她的耳後。
『許墨.....?』女孩有些驚喜的回頭,但投入眼中的,卻是悲傷的眼眸。


「原本你還來得及逃走.......」他順勢順了順女孩耳後的髮,寵溺的撫了撫女孩的瀏海




「現在.....來不及了」

語落,一陣溫熱覆上了女孩的唇
『唔嗯.....墨......』女孩有些喘不過氣,又有些害羞的推了推許墨的胸膛
「我不會再停了。」柔軟再次覆上,雖不失以往的溫柔紳士,卻又帶了一絲侵略性,攻的女孩軟下了身子,倒在許墨懷中。許墨見狀,將女孩打橫抱起,卻從來沒有將女孩的唇放開,覆上、舔舐、竄入、交纏、汲取、不斷重複著。
女孩的力氣也被一絲絲的抽光,原本還推卻著的雙手早已無力反抗,乖巧的環上了許墨的頸。




「嗯......看來只好先停止旅遊了.....?」
許墨不捨地將唇分開,含情脈脈地望著懷中臉色緋紅的女孩









========            ==========



我的Queen總決定著一局棋的輸贏,卻又如此的脆弱。







看來這局,是我贏了。





========          =============

車內音樂繚繞,播的是之前團建去KTV時兩人合唱的歌


「WHEN I FALL IN LOVE,IT WILL BE FOREVER......」
又是那句歌詞的來到,許墨有條不紊的接上了歌詞,低沈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卻不同於上次聚會上帶點酒色的昏意,卻又多了幾分真情。

輪到女孩的歌詞時,許墨吻上了她,兩人的舌再次交纏。


「我來告白.....就夠了.....」這句話似乎含有深意,女孩紛亂的思緒卻不允許她想那麼多,只能嗚嗚噎噎的回應著許墨帶著攻勢的吻






「Queen、我的Queen......」
女孩不太清楚他在說什麼,只知道他是在指自己,卻又不懂自己為什麼被叫做「Queen」





得了吧......許墨不會傷害自己的。



這句會一直繚繞在女孩心中,她深深的確信著,許墨是最沒可能傷害自己的人
他總是在自己困頓時給予自己實質的幫助、總是在自己失落時給予最完整的鼓勵、他總是










陪在自己身邊。










『AND THE MOMENT,I CAN FEEL THAT YOU FEEL THAT WAY TOO.......』
女孩逮到了機會,輕輕地唱出了自己的片段
這個舉動讓許墨的瞳睜了睜,眼中盡是化不開的溫柔


『我也.....想和許墨告白.....』話未完,又是熟悉的灼熱覆了上來


這次....我不會再放開.....






大掌輕輕的將女孩胸前的鈕扣一個個解開,嘴上的吻也跟隨著手的軌跡一路往下,惹的女孩不住呻吟,待衣物全部落在座椅下,許墨才重新吻上女孩的唇
『唔哈.....!』許墨帶著薄繭的手輕輕挑逗著女孩的胸,吻也一連串的滑落至女孩的頸肩。


「乖.....等等會比較舒服.....」許墨的語氣帶了濃郁的情慾,呼出的熱氣全數灑在女孩的頸窩,女孩敏感的震了震身子


『很.....麻.....嗯!哈......』

許墨低下了頭,含上了女孩胸前的蓓蕾,手上也沒閒著,往下撫上了女孩最最敏感的花蕊。


『呀!!!!』未經人事的女孩忍受不了身下的刺激,先進入高潮。



「嗯.....很敏感呢......」許墨笑了笑,寵溺的拍了拍女孩的背,雖說女孩到達了高潮,許墨卻沒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



『嗯.....哈!我....不行....哈!』剛高潮完的身子更加的敏感,女孩緊緊的掐著尚未褪去衣衫的許墨的大衣,臉上的紅潤尚未退去,反又更添深紅,

「沒事....我在....」許墨輕輕的含住了女孩的耳垂,手上挑逗花蕊的動作越趨快速,女孩漸漸的無力,一陣痠軟從下體傳出,女孩知道,她又要去了。
『咿呀!!!!』花穴隨著女孩的動作吐出大口大口的花液,女孩舒服的仰著頭,大口的換著氣。


「舒服嗎.....嗯?」
『舒.....服...很哈....哈!舒服.....』
女孩眼神迷離,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言語,








這在許墨眼裡,是誘惑,是甜美、禁忌的果實










許墨從未擁有這麼濃烈的佔有慾,也從未擁有如此熱烈的愛

是女孩,他的蝴蝶,他的Queen









許墨再也無法忍耐了,他握住女孩的小手,帶領著她,將自己襠前的拉鍊拉開,輕輕將身下衣物褪除。








『墨......墨.....』女孩柔柔的聲音一次又一次的喚著自己的名,許墨心中泛起了甜蜜的漣漪。




這又是從所未有的,幸福。






「我在。」短短的兩字卻訴說著如大海般寬闊的愛意,許墨已經不想再放開了......任何關於女孩的一切。




「等等可能會有點痛....我一直在妳身邊....別怕....嗯?」
許墨有些心疼的撫了撫女孩的後腦勺,臉頰劃下的卻是過度隱忍的汗水。
他在忍。他必須等他的女孩適應之後才能放縱,不能傷到自己的姑娘。
『墨......』女孩緊緊的環住了許墨的頸,背靠上了方向盤。




『我想要。』這一句話,訴說著女孩對許墨隱忍的不捨,也切斷了許墨僅存的理智線。








「好。」語畢,期待已久的唇瓣相貼再次上演,只不過,這次,女孩也緩緩地回應著許墨的吻,兩人的唇齒更加契合的交纏著。
而許墨也緩緩地將自己灼熱的慾望推入女孩的花穴中,他完美地分散了女孩的注意力,讓女孩比較不疼了些。


身下吐出的一口口花液帶了一絲絲的殷紅,象徵著女孩的貞潔。

『哈啊!!!有...有點疼!』女孩有些吃痛的用力環著許墨的頸






「忍忍,等等會比較舒服的....」許墨嘴上這麼說,其實已經無法再繼續忍了


他要、他好想要、想要身下的女孩永遠屬於自己。


於是他緩緩地在女孩體內律動,緩緩地抽插著。


『嗯啊!墨....不.....不夠.....』女孩體內的火苗正在燃著,許墨卻只是助長火勢,完全沒有要滅火的意思,女孩難受的扭著身子,頭仰著靠在方向盤上,難耐的喘著氣。

「看來可以了......」許墨滿意的笑了笑,獎勵似的吻去了女孩生理的淚水,開始快速並大力的衝撞著,不同於平常的溫和,像是要將自己與對方融為一體,用力地揉進來。




『恩!恩!啊!哈!好、好快!太...太快了呀!!!』
許墨大力、迅速的攻勢讓女孩招架不住,雖說有些橫衝直撞、卻擊擊撞上女孩的敏感點,偶爾還撞上了女孩花穴深處那敏感的花核。



「乖......你都高潮幾次了.....我還沒釋放呢....」


許墨有些無奈的吻了吻女孩的唇,身下的動作卻從未停止


『嗯啊!!!!!!』女孩的花穴一縮,噴出了大口花蜜,突如其來的一緊也讓許墨把持不住自己,將滾燙的白濁送入女孩體內。







「抱歉.....沒有戴套就.....」『沒事的。』













「呵呵,你似乎不討厭我這麼強硬,嗯?」許墨有些嘲意,舔了舔女孩的耳背
『唔.....是.....是不討厭.....』紅潤再次爬上女孩的雙頰,她有些難為情的別過頭
「看著我.......















我要你永遠都看著我。」







就這樣沈淪下去吧......
















她.....是專屬於我的Queen。










也是我永遠、唯一的蝴蝶











「許夫人......」許墨的言語中摻雜了濃濃的情意,大手撫上了女孩的臉頰,摩挲著。




『唔.....沒......沒結婚呢.....』

















「那就現在,也不遲。」































這場......是妳贏了。

















S__162203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