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7 08:23:28路痕

家庭倫理的夢


父親(中)在喜宴拍的,父親壯年時很愛逞強,號稱沒人喝得贏他,鬍子留長了像查理士布朗遜。


前面夢到什麼不太記得了,但睡醒以前是夢到在一個類似鴿子樓的地方,然後父親要我幫他按摩。於是我們上到了樓上,樓上房間有地墊或榻榻米之類的鋪地,但到處都是玩具。光線四面都有,通風也很不錯,還可以看到窗外俯瞰的風景
父親裸身趴在地上,我坐在他背上幫他按背,但房裡有兩個小孩在玩耍,跑來跑去。後來兩個人對我夾攻,一個就在父親頭端架著的一個玩具機槍,用泡泡般的炮彈對著我的臉打,一個在腳端不知用什麼玩具打我。我被鬧得無法專心按摩,於是就要向媽告狀:
媽,你看你兩個孫子啦!這像話嗎?可是媽早就過世了呀...。

於是起床,上班前又去跟媽燒了香。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