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6 02:07:05速湯非選

又是寂寞的三月

煙花三月下揚州,古人揚起的帆時至今日仍在春季飄揚
鳥兒鳴飛,花開綠葉,誰送別誰遠行,誰被謫被貶並在其中掙扎譜寫靈魂


關於春天的殘忍,這些現象云云,我已討論太多
可他總是這樣在耳邊吵雜著要我觀看他、察覺他、記錄他
抗拒是沒有效用的,擁抱的炙熱才真實
何況我本來就沒有要抵抗,我的生存欲低下。何況如何能抵抗?

於是很久沒寫的我又開始書寫,帶著手上的疹、脫皮與過敏
帶著內心無處可洩的慾望,與這世界散發無從妥協的惡意

咖啡因在體內猖狂,寂寞在鼻腔發酵,發出刺鼻的味道,深探進腦內孔洞
我不喜歡麻煩,我最討厭麻煩,可我天生趨向麻煩
這些其實也不是什麼重點,我討論自我意識也討論得太多

在這種時節,除了更加感受人類整體,除了加強聯繫,還有什麼會是重點?

地球乘載太多,地球自清,身而為人只能自省
我思考太多事情,為了太多而流淚,為了太多繁雜能量低落,但還是覺得不夠
這樣不可能會足夠
每一分每一秒逝去,不公不義、與我們的理想相悖的事物還是在發生
這本來就是事實,可是在這種時候世界就會逼迫我們不得不看見
像是發條橘子中被逼迫觀看影像的惡者,雙眼被儀器撐開
咬著牙都要看,無論那對我們好或不好

但無論怎麼做都感覺不夠,因為這世界本來就沒有要讓人好過
我們從來都只能受苦,人活著不可能不受苦,這樣的概念並不來自什麼特定宗教觀
而是我目前從存活經驗得來的見解

但在這樣不舒適的動態之中,我還是想趨前伸出雙手
盡量不斷思量何謂善良並奉行善良
億萬分之一的善念也許可以拯救億萬分之一的花草
累積一百也許就可以拯救一隻昆蟲,累積一百萬也許就能拯救一個人類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說的是什麼,這股使人困難的低潮實在太過巨大
但我還是感激著自己周遭諸多善意,與人向著善的可能性

上一篇:冷鋒過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