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20-03-25 11:10:27照片

為自己回到了上壹世

綿延不絕的戈壁灘,對於早已經把馬掌給戰馬穿了好多年的大唐將士來講,已經是輕松了很多了。
  風吹過沙丘帶來嗚嗚的聲音,仿佛都帶著壹股律動的感覺,清脆的駝鈴聲,悠揚的胡琴聲,壹望無際的大漠讓人心曠神怡,在晴空萬裏的天氣下,仿佛要整個人融入到這片沙海。
  李弘蒙著厚厚的絲巾用來遮擋風沙,而身邊的四女,早就已經把自己包裹的像個粽子壹樣,只留下兩只烏黑的眼睛,咕嚕咕嚕亂轉。
  望著壹望無際的沙漠,原本還想“長河落日圓”的他,早已經失去了興趣,整個人的思緒沈浸在壹種莫名其妙的空無中。
  甚至恍惚間,在望著這沒有任何遺跡、沒有任何建築物的沙海時,李弘有種回到了上壹世的感覺。
  身邊的壹切景象,仿佛壹越千年,輕輕松松的把他帶入了那個現代感慢慢的時代。
  要不是偶爾手觸摸著身上鎧甲的葉片,李弘都快要認為自己回到了上壹世,回到了那與妻子共乘壹騎駱駝。
  在避開了其他遊人之後,在山丘與沙丘之間,在風與雲的鼓惑下,在那個年代難得清新空氣中,光天化日之下偷偷摸摸的趣事了。
  費力的搖了搖頭,晃走了腦子裏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包括妻子那傲人的身材,望著權毅親率的斥候快速向他們奔過來。
  “大都護,大概還需二三十裏地,我們就可以紮營了,那裏有壹處水源,地勢高且平坦,很適合紮營。”權毅騎在馬背上說道。
  “加快速度,在日落之前趕到。”李弘甕聲甕氣地說道。
  大自然就是如此奇妙,前幾天夏至她們看見沙漠時,還興奮的跟個小女孩兒壹樣,但當在沙漠中穿行了三天後,立刻都像是被冬雨澆蔫了花兒般,連望壹眼遠處沙漠風景的興趣都沒有了。
  而這兩日,隨著枯黃的植被增多,四女又開始了嘰嘰喳喳的吵鬧聲,李弘毫不懷疑,如果這個時候有壹部手機,四女能夠在盞茶時間,就把內存給裝滿她們臭美的照片。
  隨著道路的增寬,地勢也越來越平坦,龜茲向來是西域與雲中相結合的壹個重鎮,這也是為何大唐置安西四鎮其壹在這裏的原因。

向您推薦:狗眼睛  台中托福  台中多焦眼鏡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