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財犬」天天送餐券!
2019-09-15 16:42:36Liu 靜娟

《台語時間》省一个嘛好

我啥時陣開始抾khioh,撿拾塑膠袋仔?應當是自有這種物件的時。

自小漢看媽媽抾拾(節儉),會當再利用的物件,一定抾起來;我有樣看樣,抾拾就變做我的基因。

媽媽抾的物件包括粗紙糊的貯(,盛裝)卵的袋仔、長長短短的索仔、零星布碎仔、樹奶束仔(橡皮筋)、補鼎的「釘仔」、甌仔蓋等等,in(它們)攏收佇,在)菜橱仔兩个屜仔底,無定著佗一日用會著。阮媽媽真本等,幼的會做衫、繡花繡孔雀,粗的會補紅磚仔灶,釘用來貯碗盤的柴箱仔;一寡仔無路用的物件,攏予伊提出來利用。

到我的年代,上有路用的是塑膠橐仔(lok-á,袋子);因為好用,上浪費的也是伊。

當初,我並無啥「環保」的觀念,只是感覺會當閣再用的物件擲掉可惜;所以貯麭(pháng,麵包)的橐仔留起來貯熟菜,抑是共食賰(剩)的菜連盤子橐起來,囥khǹg,放)入去冰箱。貯豆腐的,貯鹹菜的,水沖沖咧夾起來予焦,就會當貯肉貯魚。所以,看著有的人買物件的時,會要求加送幾个袋仔,我攏會想,「恁兜(tau家)敢無會當閣再利用的袋仔?」

我較大筆省起來的袋仔是三十外年前二姊開建材行的時。聽伊講賣零星紅毛塗(水泥)用塑膠橐仔貯,我就共橐仔分大的、中的兩種整理好,轉去員林的時紮去予二姊,敢若是等路(禮物)。後來二姊過身,阮和二姊夫無啥親,我就無遐爾hiah-nī,那麼)功夫閣再款塑膠袋仔轉去。好佳哉,後來問著菜市仔一个賣菜的無棄嫌我苦心抾起來的袋仔;伊感謝我送伊袋仔,其實我閣較感謝伊肯接受。

一遍,我認真共清氣的袋仔按大、中、細分做三疊,朋友拍電話來問我咧創啥?我講整理塑膠橐仔,伊竟然大聲罵我,「較有出脫(出息)咧好無!毋好好仔寫文章,竟然咧做這款代誌!」

予伊罵一下起戇,我辯解,「整理塑膠橐仔,順紲sūn-suà,順便)整理頭殼啊。」

這幾年,我留落來會當提去菜市仔的塑膠橐仔愈來愈少;因為我出門一定會紮環保袋;去菜市仔,也慣勢佇菜籃車內底囥兩个大塑膠袋仔,賣菜的那算數那共菜橐(lok,裝)入去,我轉去厝才一項一項分入去舊袋仔、收入冰箱。會散去的豆仔類,我會先用家己紮的袋仔貯予好;kan-na(只)豆腐、豆乾,才會去用著伊提供的透明的新袋仔。真歹勢,照講應當紮盒仔去貯。

最近,看著一寡家庭主婦去菜市仔也家己紮塑膠袋仔,我就會對伊微微仔笑一下;雖然伊毋知影我是咧笑啥。較無奈何的是,去超級市場,對遐hia ,那兒)一層一層包好勢的食品,我無伊法,只好接受,轉去才好好仔做分類予清潔人員回收。

聽講全世界逐年使用5兆个一次性的塑膠品;我省起來的,根本像大海的一滴水。毋過,有意識著塑膠對地球嚴重破壞的人愈濟,自本身減用一个塑膠橐仔,抑是一支塑膠欶管(suh-kóng,吸管),攏是咧做善事,對地球的健康有幫助。

至少,向望以後袂佇網路、電視頂頭看著海底生物因為規腹肚塑膠品死亡,抑是予塑膠纏著、無法度食物件、無法度行動的影片。看著彼款影片,有良知的人攏會感覺真毋甘,也感覺見笑(慚愧)啊。

原載《文訊》雜誌2019.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