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subishi 超強新車發表 贊助
2021-08-14 18:50:04零下之翔

天下夢 武俠 26

刷的一聲,浪子風踏箭、抓箭、旋飛落地。

  正當黑暗中的射手要再出手的時候,鬼師一個羽扇輕擺發出聲音,射手立刻停手。

  此黑暗中的射手是四大殺將之一的射將。

  「果然真實的棋盤,總有一兩個變數。」,「閣下請坐吧。」

 

 

        第五十三章  桓玄天下 二 帝星落

 

 

  後宮房裡,司馬曜吃完一顆萬能解毒藥之後,沒有繼續盤坐用真氣逼出殘毒,只是忍著殘餘毒傷,等待禁軍府兵力來到時候,忽然密道門一打開,接著一連串的刀氣立刻直逼而來。

  「果然!」司馬曜早有預防,刀氣雖快,但司馬曜身穿寶衣,加上真氣護身,還傷不了司馬曜本人,只是不傷,但依然會疼痛就是了。

  「是誰?」

  「我嗎?去問閻王大人吧。」

  熟悉的語氣,不熟悉的面孔,此人是錢如命,不蒙面,但卻有易容,話說雖然說是易容,但其實只是塗成戲劇丑角的臉譜而已,只不過專業的戲子也分辨不出來這是那種臉譜就是了,因為這是錢如命依照記憶亂畫一通,自然很少人可以看出來。

  而錢如命出現在此自然是為了跟神農鼎契約使者的交換契約『君王心血』。

  這些年來為了取到君王心血錢如命想了很多方法但冒險的程度都太高,直到看到桓玄效仿孟嘗君『食客三千』,錢如命很聰明得判斷出來,只要成為桓玄的重要食客一定有機會取到君王心血。

  當然刺殺司馬曜這樣的計畫,能順利進行,全都是那位鬼師所安排。

  「竟然沒有受傷,那可真是傷腦筋。」錢如命微笑,眼神殺意澎脹,只剩一次出手的機會而已,錯過這次,想取君王心血就難上加難了。

  『夢幻刀式,醉!』速度,旋轉,踏步,殘影紛飛如旋風,司馬曜刀影入眼,忽然腦袋一昏,醉,接著就是四肢刀氣切入,避開寶衣的刀斬,雖有真氣護體,依然削出四道不輕的刀痕,

  血,噴射!半空中,錢如命雙手旋舞,一個旋飛鑽刀,一道隔空螺旋刀氣穿心而過!

  君王心血從嘴噴出,錢如命從懷中拿出寶瓶吸納,接著破窗空中踏步離去,一氣呵成,不只是漂亮,更可以看出錢如命短短數年武功進展竟如此神速。

  「咳!」司馬曜腿軟要倒地之時,一股皇者驕傲之氣硬是爆發,雖然沒有倒地但還是癱軟倒在破碎的桌子上。

  忽然鼻子,傳來非常熟悉細微的香味,「這是七星醉。」

  「皇兄,這是臣弟為你送來的最後一杯酒。」

  「真想不到,你是我的親弟弟啊。」

  「喝吧,醉了之後,很多事情就無所謂了。」

  「好為之,好為之。」

  這時司馬道子一手將酒杯震碎,一手拔出悲鳴鳳劍,『天鳳寶典,皇脈絕學陰之卷,劍部,泣麟悲鳳!』一道鳳影穿過司馬曜喉嚨,帝星殞落。

  時間再拉回稍早之前,另一處戰場,刀太爺、藏劍峰、紅蛇纏鬥鳳首,因為採取防守消耗游擊打法,意外爭取不少時間,只是戰術一老,節奏被鳳首掌握之後,一瞬間生死決定,『狼飄雪,劍歌,離!』

  「人世死前惟有別,春風爭擬惜長條。」

  刀太爺魂斷,藏劍峰死別,只是一種意識中的死亡,隨即就變成真正的死亡,而當劍詩之歌要傳進紅蛇心裡的時候,一道刺耳的劍鳴聲自天際衝向地面,劍詩之歌破!

  「呼呼呼,可怕。」,「話說你來得真晚。」紅蛇全身是冷汗,臉色蒼白到極點說。

  「大小姐,是你交代我要晚一點出現的吧。」

  祖雲穿著白藍長袖衣服自天降落登場說。

「話說,這人不簡單啊。」

這時的祖雲,精氣神已經跟數年前完全不同,一眼就可以看出宗師的級數了,看來消失的那段時間一定有神奇的際遇。

就在祖雲和鳳首眼神對視之間,忽然貴妃房正門打開了。

「鳳首聽命,從今天開始你被解除職務成為平民,並且立刻離開京城。」

司馬道子拿出皇帝特殊令牌加上特殊手指大聲說。

雖然疑惑,但因為被強烈灌輸絕對服從思想,鳳首二話不說就離開了。

本來司馬道子是要叫鳳首自盡,但萬一鳳首不如想像忠誠那事情就很麻煩了,所以只卸除職位。

「呼,最難的部分都處裡了,接下來就是製造皇帝被貴妃刺殺的事情。」司馬道子看著紅蛇著說。

原本他想要趁機除掉紅蛇,但是祖雲那個氣勢實在令人不敢小看。

「今晚在場的人都死了。」司馬道子結束話題著說。

「…」祖雲和紅蛇沒有多說,就這樣無聲無息消失在皇宮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