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安心價PRO 居家防疫安心99 贊助
2018-04-28 13:44:48玄風

少年遊.第二章(十)

(十)

 

  少年聞言,當下驚道:「大夫,慢著,那種毒藥也能當解藥的嗎?」

 

  郎中嚴肅說道:「紫龍教的東西便是如此棘手,這就是他們控制人心的手段!小夥子,聽起來你對紫龍教也有些了解?」

 

  少年說道:「那是自然,這一年來我都在追查他們的線索,可樂瓊華這樣禍害之物拿來當作解方,我是素所未聞。」

 

  郎中說道:「製作樂瓊華的幾項藥材中,其中一樣的功能就是『活血化瘀』。如果你對患者有足夠的了解,你當知道成癮之人其實不怕疼痛,脈搏流速特別異常,是也不是?」

 

  少年點頭道:「是。」

 

  郎中說道:「嗯,這姑娘所中的毒正正需要樂瓊華中強烈的活血化瘀之功,我才能幫她動刀,半個時辰內將毒血導出體外,如果用其他藥方排毒,雖然勉強可解,暫脫險境,但她此生必然會在骨子裡留下病根,總有一天會為此病根所累。」

 

  禹都玄說道:「樂瓊華難道就不會在人的身子裡留下病根嗎?」

 

  郎中搔了搔鬍渣:「一般人會,但小姑娘不好說。」

 

  禹都玄登即會意,說道:「大夫意思是懷青的毒能夠與樂瓊華的副作用相抵,正是以毒攻毒之法?」

 

  郎中看了看穆懷青,又搔了搔鬍渣:「理論上應該這是可行的。」

 

  禹都玄正想問穆懷青意見,穆懷青此時卻低吟幾聲,頭一偏,嘔出幾口鮮血,接著迷迷糊糊便暈了過去。

 

  少年說道:「大夫,你這話聽起來不大有自信啊。」

 

  郎中嚴肅道:「紫龍七樞各攜不同毒藥,都是天下奇毒,要不是我先前曾見過一個也同瑤光交過手的刀客,有替他診治跟研究的經驗,今天這小姑娘只怕延命三天也不見得有選擇。」

 

  少年疑惑道:「刀客?可知他名姓?」

 

  郎中嘆道:「我並不知那刀客姓名,我遇見他時,他中毒已深,拖著一身將死未死之軀尋上了我,讓我救他,便同這小姑娘一樣暈過去了。我在他身上取出毒血,用盡我當時攜帶的所有藥方去解,都沒辦法真正根治,只是不斷讓他吊著最後一口氣。

 

  最後這名刀客知道自己已是將死之身,告訴我這毒是七樞瑤光在他身上留下的,深怕這瑤光日後又以此毒危害他人,刀客要我在他身上盡量實驗,他不怕痛,但他希望能在這世上留下最後的價值。」

 

  禹都玄急道:「那最後呢?那刀客到底怎樣了?」

 

  「我替刀客延命七天,最後我狠下心,兵行險著,讓他吃樂瓊華,活化他的血流,在他身上動刀,引出毒血……最後,刀客迴光返照,終於能下床走動。」

 

  少年眉間一挑:「沒想到真的可行?那我們還不趕快動刀?」

 

  郎中打斷少年:「下床後的刀客雖然透過樂瓊華的藥效,引出所有毒血,但他身上樂瓊華的濃度過高,一日不服樂瓊華便痛苦難當,最後,他也變成了你們在青雲里看到的那些活死人,藥石罔效,我最後只能放棄他,離開那個村子。」

 

  禹都玄說道:「那你還讓我們思考樂瓊華這個方法,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郎中擺擺手,說:「這天底下確實目前只有樂瓊華可以救她,但是,服用樂瓊華的方式,也並不只一種──你們可曾抽過水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