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部強檔影劇免費送你看 贊助
2020-12-12 15:54:34kappa

甲亢日記06

最近有人問我恢復得如何,回答一概是:很好,我過得夠頹廢。

雖這麼說,其實也是死鴨子嘴硬,真正做到的只是上班時認真,下班時放鬆,加班時……忍耐。

忍耐著不要用超高壓的心理和我習慣的暴力工作風格一次把事情處理到極端。

我的醫生很有意思,問答時總是溫吞,彷彿在聽病患的需求調整,但最終我發覺她始終在心裡衡量醫治的進程,我說什麼其實並沒有影響到醫師的決斷,但她卻又始終很有耐心的傾聽和回答。

照目前和醫師問答的過程,我大概了解到她的醫治方法是把我的內分泌先過度壓抑,壓抑到正常人的代謝水準之下,然後再慢慢減低藥量,讓身體重新適應調整內分泌

所以我從之前每天四顆藥,減低為三顆,那段期間我體重狂飆啊。整個衣櫃都快新換了一輪,太可怕了。低於正常的代謝值,我連餐點減量和運動增加都擋不住低代謝量造成的結果,體重直線上升。

然後最可怕的是,抽筋。無所不在的抽筋。

小腿,腳趾,大腿。

下腹,胸口……

脖子!?

各種匪夷所思的部位,我都不知道那些部分有肌肉可以抽筋的部位。

上網一查,原來是內分泌失調引起鉀和鈣離子流失造成。所以,只好每晚一枝蕉,清晨一鈣片。

講起來都是很瑣碎的過程,好在都過去了。

醫師追蹤的我的甲亢進程,放心的繼續為我減藥量,告訴我指數很穩定的低於正常代謝平均值。我的體重開始止升回穩,慢慢的往回落。

然後,我才發覺醫師第一次問我的病徵:「有沒有心悸?」是什麼意思。

原來那種感覺就是心悸!我恍然大悟。

開始的情況總是很荒謬,可能只是一次與長官的會談,可能是會議後同事找我客套幾句……

都是一些我不放在心上的事件,但很顯然前面事件累積的壓力會在我提起勁來時猛的引起一陣戰慄。不緊張卻顫抖,不焦慮卻心慌,那大概就是心悸吧!

所以,仍在繼續努力著頹廢,學習著優雅過日子,期待著這條治療之路不要太漫長。

uni2019 2021-03-30 10:55:36

魏思洋還會繼續嗎?

既然路是漫長的,那寫寫故事也可以打發一下漫長?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