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必買日本藥妝滿日幣一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2-05-08 12:50:31于善祿

百拾排基期末呈現《怪物》

時間:202255日,周四20:30

地點: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館T106

 

T106排練場門一開,咖啡渣的濃郁馨香撲鼻而來,味覺記憶立刻連結到2000年河床劇團在牯嶺街小劇場的《彩虹工廠》,當時是用兩噸的咖啡渣鋪滿一樓的黑盒劇場;不確定今晚百拾班的舞台組花了多少力氣、蒐集了多少天、鋪了多少咖啡渣,然而那馨香味是類似的。所以我常講,天底下沒甚麼新鮮事,如果我們更用心地接觸、體會、了解歷史,我們會更謙卑。

 

看完和姜姜、小湯在走廊上聊了一會,我整體的觀感大致可以濃縮為「工整」二字,差強人意。戲以儀式始,以屠殺結,中間承繼以友誼、愛情、社會(部落會議、長老出謀劃策),主角的情感線條從恐懼、慌張,到愛與慰藉,到勇氣與力量,而到最後的殺紅眼,最大的恐懼其實就是恐懼本身。在如此凝鍊卻飽滿、情緒能量四射(充滿了「原慾利必多」)的象徵作品當中,演出卻相對工整、拘謹,綁手綁腳,不怎麼揮灑得開來。

 

幾位主演的口條,都還有可以進步的空間,一般所見的咬字問題,像是語音含混、句尾聽不清楚、句讀不明、缺乏關鍵字詞重音等,都屢見不鮮。演員的肢體也可以再加強,尤其是穩定度、重心的掌握、身體的自信,甚至是走路,都要再更篤定些,一步到位。在這背後,我們都知道,那就是要練功,聲音、肢體、情緒,都要,而且,大量,極大量。

 

雖然雅歌塔不希望將此作品直接對號入座到某一事件,但我總想,在最後那排得謹慎、小心翼翼的面具圓圈之外,如果能夠有幾張納粹集中營、毒氣室、波布政權罪惡館、萬人塚、波士尼亞種族滅絕、南京大屠殺等的交疊投影,力量不曉得會不會更強大些?

 

如今,我們面對最大的「怪物」就是covid-19,「轉念」與「勇敢」應該是面對它的最佳工具,借力使力,化恐為安,好好與自我相處,韜光養晦,期待疫情過去,重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