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限量鋼彈.多款特效再現劇中場景 贊助
2022-04-04 18:05:34于善祿

同黨劇團《上帝公的香火袋》

時間:2022312日,周六19: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一樓實驗劇場

 

上帝公指的是玄天上帝,在道教的信仰當中,既是水神,也是戰神,既會降妖,也能伏魔,在這個演出的故事中,據稱是典出屏東高樹舊寮司馬安庄北極殿玄天上帝的故事,該殿的玄天上帝神像曾被棄置在海灘,被民眾拾起供奉,此後香火鼎盛,神威顯赫;而素人作家(經營自助餐店)吳昆霖在網路發表了一篇《上帝公的香火袋》小說,該團藝術總監邱安忱將其改編為同名劇場演出作品。

 

「棄置–拾獲–顯靈–報恩」似乎是這類型故事的敘事模式,在劇場版的故事中,亦有孫子阿孝拾獲一尊斷了半截彩雲飛帶的上帝公雕像,客家婆婆春滿認為要將其送回廟中供奉,卻因雕像受損而屢屢遭拒;婆婆為了要籌措孫子赴日演出布袋戲的旅費三萬元,而拼命努力地推車出外販售客家包子,曾遇管區警察的規勸、尋釁的黑幫小弟、報恩的同窗兒子小雄,甚至累倒、病倒,還夢見已逝的繼子天仁臥病在榻中,這些都沒有澆滅春滿的愛孫之心,並獲得小雄的回報助母紓困之恩,「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小雄母親秋霞為籌措小雄的保釋金二十萬,春滿義助其最後欠缺的兩萬;後來秋霞雖已過世,小雄巧遇春滿,不但買下當時所有推車攤上的包子,還加碼還了春滿三萬元)。

 

阿孝赴日演出的故事(戲中戲)中,小男孩為了救出爸媽,必須要打敗龜精,歷經波折,當然成功了。春滿與阿孝可說是隔代教養,又屬低收入戶,阿孝父親天人已逝,母親麗卿又捨家而去,墮入風塵,因此戲中戲有點像是阿孝的慾望投射,希望爸媽健在,一家相處和樂。

 

全劇以布袋戲為主要的表演形式,不過表現的卻是現代台灣社會底層小民的富有真實性的故事,以婆孫情深、戲中戲子救父母、上帝公香火庇佑的多線敘事,交互推進,貼近庶民生活,平實易懂。

 

進入現代劇場的布袋戲演出,戲台不再是傳統的雕花玲瓏彩樓,在這個演出當中,則是濃縮了城市樓房層層疊疊、甚至像是違章加蓋、凌亂看板等的組合凸板圖案戲台,這若干堆垛的戲台區塊,可以移動、拼接,也有小型機關或小戲窗,有點像是多寶格,可供布袋戲演師靈活運用。

 

這些年同黨劇團的作品,多半會結合布袋戲、面具、偶戲等形式,搬演富含身分、性別、國族等主題的作品。這齣戲表面上看似小民、感人、接近土地,但似乎邱安忱還是藏了一個政治哏——玄天上帝腳踏龜精與蛇精,曾有傳言,龜精乃是蔣介石,蛇精則為毛澤東,蛇無法游渡台灣海峽黑水溝,所以龜精據霸鯤島;這齣戲的戲中戲,男孩打敗龜精而救出爸媽,似乎暗含了正義促轉、為爸媽那一代(受迫或受難於白色恐怖)平反。如此似乎連結閱讀《白色說書人》與《父親母親》,敘事內裡頗有時代、世代、歷史、政治、家族等的相互連結,這應該已經成為該團近年及近未來的創作發想與關懷的重心之一。

 

該團的行政營運與藝術創作,有漸趨穩定的規劃與發展,作品能夠以二至三年「發想—調研—製作—排練—演出」為一個製作循環期程,不躁進,亦不斷在偶戲表演的技術與藝術上學習精進,值得稱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