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1-03 02:45:26于善祿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德國圖賓根形體劇團《穿越真實的邊界》(雲門版)

時間:20211030日,週六20:00

地點:雲門劇場

 

從郭璞〈山海經序〉「物不自異,待我而後異,異果在我,非物異也」關於物我關係、另異生成的思索切入開場,一種我思、我在、物在、思變、物異的人心投射,物我二分但卻解釋在我的主體詮釋學辯證。

 

運用了許多不環保而回收的廢材、耗材所製作的大量偶,主題卻是人類的私心將這個世界搞得快完蛋了,連人類自己都快完蛋了,想飛越到太空找尋另外一塊樂土(或可以重新開始新生活?或可以再次恣意地為所欲為?),甚至在夢境當中,也只能不斷地遭遇恐懼與墜落,就算有新發現的無名之島,也無濟於事;雖然想要有孩子(新世代),但尾聲卻是從天而降巨量的垃圾,滿布淹溢了所有的生機,且重型機械的聲響仍持續不斷,這世界因而當機,景觀因而暗黑。整個演出充滿了冷藍、昏暗、黑糊的色感,雖然試圖詩意,但大體上還是悲觀的。所謂的「穿越真實的邊界」,其實似乎還找不到自我救贖的方式。

 

「物、我、異」提供了這個演出主要的形象創作動機,該團所秉持的「無物不成偶」創作美學觀與製偶技術,在這個演出製作中確實可以發揮得淋漓盡致,大量使用塑膠回收材料(如寶特瓶、塑膠袋)、3C耗材(如鍵盤、列印機)、家電廚具等,重新組構、精心製作成各式各樣的偶,結合多樣的操偶方式(懸絲、杖頭、執頭、穿戴、光影等),以劇場圖像的演示來統合「物、我、異」可能產生的異質性,同時也展示這樣的異質性所幻化出來的舞台畫面。

 

在如此高展示性的舞台畫面之中,操偶者小心翼翼地、輕輕慢慢地操作擺置偶的千姿百態,場面的調度有多 時便無法完整顧及,靠一些預錄與現場拍播的影像來填補;至於那兩座偌大的景台,實在是有點「偌大」了,換景時工作人員的確必須小心翼翼,但似乎與偶、操偶的靈動雅致,有點格格不入。

 

從今年在臺中國家歌劇院的首演,到此番在雲門劇場的演出之間,我讀了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的《想像的動物》(志文版,楊耐冬譯,1979),發現書中蒐羅了上百種從古今中外典籍所讀獲的怪異生物形象,這是導演Frank Soehnle的創作發想來源之一,該書有點像是形象事典一樣,可惜沒有任何的圖像以資辨識(新近出版的麥田譯本,葉淑吟譯,倒是收錄了插畫家Peter Sis二十幅的手繪配圖)。無論如何,「物異」來自於「我」的想像與詮釋,而創作就是想像的延伸,演出則詮釋了這個世界。

 

上次在臺中觀賞,似乎只感到眾多戲偶的操作與擺置,還無法意會到作品的內裡意涵;今次在雲門再次觀賞,體會與延伸更多,對於「物、異、我」與世界、甚至是第二宇宙(secondversemetaverse)的劇場敘事,有了更多的心領神會,並認為這個作品應該要找機會再優化,尤其是在表演與調度節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