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0-29 02:18:29于善祿

窮劇場《大世界娛樂場III:白日白晝》

時間:20211015日,週五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採取「組體」(ensemble)的方式,有一點點舞蹈劇場或肢體劇場的感覺,在個別與群體的演員調度流轉之間,演示著一個關於賭場、賭博、賭注及人生的辯證。在這個辯證空間裡,人的面貌其實是模糊的,即使是凸顯了其中的某位陳述者,但看起來仍然是被淹沒或扁平化在組體的語言之中。所以,對於辯證內容的文字或語言展示,其感受是籠統、團塊的,較深的印象大概就是演員的上下場(儼如黑影幢幢),及踩踏演出平台的聲音,甚至連演員朗念文詞的韻味,也感受不甚深刻。

 

除了熟悉的幾張劇場面孔,以及粵語演員的異質存在之外,在表演上似乎沒有太令人印象深刻之處。資深演員感受不到其深沉的表演或存在的厚度,年輕的演員卻又還跳脫不出來鮮明的舞台存在感,至於已經有幾年演出經驗的演員,似乎也處於狀況不明的尷尬之中。總體而言,看不太到某種風格或屬於這個演出的表演風景,最大的印象就是說話、說話、說話,但卻說不出一幅風景來。

 

調轉了原本的觀眾席與表演區的位置,在原本的觀眾席區擺置裝設表演平台,輕鋼架及板塊在演員走動表演之間,不斷發出免不了的踩踏頓盪的聲音,多少還是有不少干擾。調轉後的表演區,高過平坐的觀眾席區,一個多鐘頭的觀賞期間,要嘛就是得脖子微往上揚,要嘛就是眼睛得往上吊,不太能夠找得到如此觀看視線設計背後的涵義,那麼充其量到最後,剩下較多的即會是觀看生理上面的累與痠,如此一來,可能也枉費了製作團隊的費心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