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1 01:57:43于善祿

元和劇子禪風新武俠《越》




時間:201438,週六14:30

地點:大稻埕戲苑

 

久未到大稻埕戲苑看演出,從滿滿的觀眾人潮和致贈的祝慶花圈看來,這裡已經成功地被經營成傳統戲曲及曲藝的主要表演場館了;倘若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大概就是它座落在永樂市場大樓的九樓,上下戲院不甚方便,幾乎都得倚靠那幾座電梯(這點和水源劇場一樣),一座一趟頂多搭載十名觀眾,進出劇場都得花費一番工夫,萬一有個什麼意外事故發生,人群不易迅速地疏散,這倒是挺危險的!我下意識裡不常來這裡看演出,除了傳統戲曲及曲藝並非我主要關注的表演術之外(畢竟那真的不是我的專業),我想這個場地空間與安全動線的違和感,應該是很大的原因吧!

 

元和劇子雖然是個成立不久的戲劇團體,不過核心團員李珞晴和林朝緒,都可算是歌仔戲界和京劇界表演經驗豐富的劇場表演工作者;該團的創團戲《楊老五與小泡菜》我沒看過,今天所看的《越》是該團的第二號作品。

 

剛入座,往舞台方向望去,就立刻看到一個偌大的「越」字投映在黑色紗幕上,初看還不太清楚這字和戲的主題如何釦合,似乎有點禪意。的確,這齣戲的故事內容有些曲折,有賭徒的貪婪,有神棍的權慾與偽善,但也有尊師重道與克盡孝道,儼然是一齣道地的道德勸善劇;再加上序曲及尾聲都有該戲的藝術顧問弘聖師父上人現身聲梵唱,尤其在最後的冗長謝幕中,弘聖還趁機講了一大段藝術與禪意的說教說詞,使劇場頓時成了道場,讓整個製作更像是齣宗教劇。

 

說實話,整個氣氛讓人坐立難安與不耐,尤其是前後兩段弘聖的梵唱,穿著黃金袈裟,再打上聚光燈,簡直就是自我神聖化了,矯揉造作,看了非常受不了;如果只在幕後唱,將舞台仍留給戲,或做些雲淡風輕的畫面,營造更多的禪意空間與想像,而不是直接塞給觀眾一個梵唱上人,禪的意境與層次盡失,令人倒盡胃口。希望這位上人只是這次製作的藝術顧問,而非元和劇子每一齣戲的藝術顧問,因為那將很快地將該團的創作廣度侷限在非常狹隘的縫隙之中,就非常可惜了。我看到該團的部分簡介文字:「元和劇子以製作具有教育意境和心靈洗滌能量的演出為創團宗旨……」,有點讓人擔心了。

 

看得出來這個製作想要嘗試很多新元素,但總體而言,我只能說,太過貪心,實驗的元素之間彼此削弱了能量,而且紕漏百出,不流暢之外,還頗多令人擔心之處。文武場少卻了傳統歌仔戲的熱鬧敲打,改以洞簫、非洲鼓等樂器為主,聽覺上的確有些新鮮感,但卻幾乎灌滿了整齣戲的進行,不免也增加了聽覺的負擔。另一個較大的問題則是戲劇語言的配置,對白非常口語化,但卻經常幾近囉嗦與瑣碎,相對而言,唱白卻又過於文雅,而且禪式語言處處,不著邊際,虛無縹緲,有時甚至不知所云;角色性格與唱白措詞其實並不太搭。

 

唯一覺得語言最靈動之處,是趙美齡所飾演的母親和鄰人婦女的一段半即興對罵,趙美齡順著角色性格與當下戲劇情境的發揮,連珠炮似地罵了一長串,幾乎是演活戲的功力了,可說是全戲的最大亮點。說到底,資深且舞台經驗豐富的演員往台上一站,舉手投足就是穩,就是有戲,就是好看,我大部分的掌聲幾乎都是給她的。

 

以「可可堂街舞團隊」和李珞晴學生所組成的「黑臉」群眾演員,完全包辦了主要角色之外的所有角色,基本上完成其功能特性,但實在是表演經驗不足之故,許多台詞說得都不怎麼到位。

 

場面調度介於寫實與抽象之間的尷尬,我在想的是,寧願回歸傳統戲曲最精煉的一桌二椅,能夠運用得好,再做些變化就好,而不要為了創新、實驗,卻讓戲的流動斷裂、粉碎,消化不小現代劇場的場面調度,卻又要硬使,不靠譜。

 

我最怕遇上劇場變成道場的演出,沒想到今天就碰上了。據聞近些年的歌仔戲作品經常與宗教有關,大概是深感政局與社會的紊亂,想要透過戲劇演出來教化人心與匡正風氣吧!再加上傳統戲曲界歷來都有戲迷追星喝采的習慣作風,只要捧的角兒登場亮相,或稍微有點表現,就會有熱情的戲迷在台下大力鼓掌與大聲喝采,這點無可厚非;只是今天的演員表現真的有達到理應喝采的程度了嗎?我仍有點懷疑。

 

這是一群有心想在傳統戲曲的表現手法上做些改變和實驗的年輕人,這樣的意念與企圖當然是值得鼓勵的,對於正處於這個階段的實驗而言,或許都該予以鼓勵。然而,正因如此,我才更應該寫出直言無諱的觀感與評語,對於弘聖上人的信眾和劇團的戲迷而言,肯定是刺話連連,逆耳不斷,滿心不舒服或不服。

 

《越》結束之後的冗長謝幕中,仍有感人之處,當趙美齡說出她和李珞晴的師生情誼,那種現實中的尊師重道,「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在現代社會中,已是彌足珍貴,感人肺腑,值得記上一筆。

2014-07-11 22:06:07

每個人都有他的見解。

我看了台長的見解,只覺得,終於有人有條有理的說出跟我一樣的感想。

當天我看了就只覺得很不舒服。但說不出所以然。

說實在,我很不喜歡這種「把劇場當道場」的戲。下次不會被騙了。

看了以上許許多多對台長的撻伐,我深深覺得,宗教太可怕了。令人盲目。

恩賜 2014-05-14 11:14:59

于老師 您好
還能稱您一聲老師是我從此劇學到的。
我想當年良善至極的耶穌何嘗不是被那些只論自我狹隘眼見所看的見的,而不管那超出自我涵養而看不到的背後真理的人給害死的。
而既然于老師也自認非此類戲曲之專業,卻也能夠如此品頭論足,此一態度不也是一種為人師表的錯誤示範嗎!至於禪我不懂,我也不知道于老師有沒有修且懂到哪裡?而能評"禪"!
而就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我們該用我們眼前所謂"看得到的"他自我的稱號定義,還是要依有否符合落實"十誡"來認知呢?若平日的言行沒有落實聖經教義而自稱虔誠基督徒,不也是對基督教的一種侮辱及錯誤示範嗎!
基督是博愛的,基督是睿智的,基督是包容的,我看到這齣戲,正如我看到我熱愛的基督!
感恩主

Monica 2014-04-01 20:55:34

對於一個看慣「楊麗花歌仔戲」的人而言,「越」劇這部禪風新武俠令人耳目一新,難能可貴的是,這樣一個初初成軍才兩年的新劇團卻能摒棄流俗自創風格,將聖賢教育及社會責任融入表演,光這樣的勇氣便值得按100個讚。

劇中最大的亮點是由 弘聖師父上人貫穿的橋段,那種難以言喻的存在感,不自覺地讓人端整以待,尤其梵唱一出,更是震懾地淚湧而出,忍不住起立致敬,雖然燈光昏暗,我還是看到很多人頻頻拭淚。

劇情似曾相識,這個社會到處有「吳光」的影子,印疊在你我之間,劇中女主角〝把手交給我〞的台詞,顯現了不計前仇與慈悲為懷的胸襟,只可惜,執迷不悟的人,仍然選擇毀滅,令人唏噓,也發人深省。

〝可可堂〞的演出也是可圈可點,從街舞舞者轉化成舞台演員,可以想像有多麼艱難與辛苦,化著〝黑人妝〞巧妙地貫穿全場,雖然看不出你們的本來面目,但是,我為您們的付出而感動。

趙老師,果然薑還是老的辣,一場潑婦罵街讓人嘆為觀止,罵功了得!
而「楊月母親」的愚痴迷信也是精湛的演技下諸多世人的投影。

讓教化與戲劇融合為一,又沒有說教的意味,「越」劇堅持了創團宗旨,也兼顧了禪風戲味,這是一次成功的演出。劇場如道場,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