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訓致死的第一大原因是? 贊助
2012-03-27 01:30:35于善祿

專注的必要

最近,若干朋友遇到我時,較常問我的問題是:「最近怎麼樣?」聽起來其實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問候,甚至根本不需要認真回答,但過去我總是會說「很忙,忙著看戲、寫評、教書」,現在我的回答完全不一樣了,我會說:「不用再趕場看戲,熬夜寫評,最後抓時間空檔備課;現在除了必要教的課、必要開的會之外,每天都可以很專心地只做一、兩件事。」

 

時間頂多是被洗菜、煮菜、吃飯、洗碗、洗澡打斷,定期地帶媽媽回醫院覆診。

 

偶爾經過藝文資訊的堆放區,也頂多是在當場看看之後,就放回架上了,不太仔細去記得它們是哪一天、哪一個時段演出;有時根本就不拿,也沒什麼刻意或不刻意,總之就是提不起什麼興趣;它們就像三不五時寄到或塞到家裡信箱的宣傳廣告,看看,就丟了。

 

倒是出版書訊、電影資訊、美術展覽、音樂、建築設計等傳單或手冊,比較能夠吸引我的目光。

 

時間感起了很大的變化。除了剛才提到的完整、未被切割的感覺之外,行事曆也不再被一大堆的看戲行程塞得滿滿的,以前最痛苦的總覺得自己的行程是被booking滿的,現在終於可以將行程全部排空,白白淨淨的,只有學校和家裡的事情,讀了很多書,寫了很多字,看了很多影視作品,聽了很多音樂,想了很多事情,吃了很多美食,去了很多地方,每件事都可以全心全意,注意到很多細節。

 

沒有看戲的資訊焦慮與欲望,沒有漏看表演的遺憾與失落,也沒什麼人告訴我說,哪一齣戲我沒看,真的好可惜,沒有,真的沒有。有一堆的戲在重演、巡演,以前就看過,所以沒什麼損失;有一堆的新戲,只是類似的人、類似的創作元素、類似的主題在舊瓶裝舊酒,完全提不起興趣看。

 

前一陣子擔了一項評審工作,所有的案子讀完之後,發現重演、巡演、舊戲重製的比例很高,我幾乎都看過了,想是前兩年連續的大型活動、企業贊助、建國百年等,已經把許多表演團體的創作與表演能量激發到頂點,今年感覺是個休養生息年,所以我也沒什麼好期待的。

 

看著許多演出的DM或海報,看到上頭的表演者定裝照,再看到他們的眼神與氣色,有許多人都已經呈現出一種疲態、眼神渙散,我直覺知道那絕對不是化妝師或攝影師的疏忽,而是很多人都已經過勞、沒有休息、沒有充電,在一個接一個的劇場工作中,孜孜屹屹,但也只是庸庸碌碌。

 

放心,我絕對不會走上某些中年人所傾向的身心靈修練道路,那不是我的菜,我永遠會是個入世的人文主義者,而不是神秘主義者,是個中間偏左的自由主義博雅者,而不是極右或極左的意識形態捍衛者,我需要的是大量的雜讀,而不是空言空語的玄靈虛渺,我傾向觀照市井江湖,在幽微的歷史皺摺裡,端看人類文化的靈光,點點滴滴,都能夠激起我無比的好奇與探索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