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施打疫苗可以理賠嗎? 贊助
2021-06-13 02:36:39葉梅

什麽是真實的禱告與神相交?真實的禱告與神相交有哪些表現?

相關神話語:

什麽是真實的禱告呢?就是和神説心裏話,摸着神的心意和神交通,在神話上與神交通,感覺和神特别近,覺得神就在你的面前,覺得有話跟神説,心裏特别亮堂,感覺神特别可愛,你就特别受激勵,弟兄姊妹聽了有享受,就覺得你説的話是他的心裏話,是他要説的話,你所説就代替他要説的,這是真實的禱告。當你有真實的禱告之後,心裏就得平安,心裏就有享受,愛神的勁就能起來,覺得愛神是人生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這證明你的禱告達到果效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于禱告的實行》

禱告不是走走形式、走走過程或背背神話,就是説,禱告不是學話、不是模仿,禱告必須得達到心能交給神,與神交心來接受神的感動。禱告要達到好的果效必須建立在讀神話上,在神話裏禱告才能有更多的開啓與亮光。一次真實的禱告的表現是:對神所提出的要求有渴慕的心,而且願意達到,對神所恨惡的也能恨惡,在此基礎上加以認識,對神所闡明的真理有認識不模糊。禱告之後有心志、有信心、有認識、有實行的路,這才叫真實的禱告,這樣的禱告才達到果效了。但禱告必須建立在享受神話、在神話裏與神交通的基礎上,心能尋求神而安静在神面前,這樣的禱告已經進入與神真實交通的地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于禱告的實行》

神對人要求的最低標準就是人能向他敞開心,人若將真心交給神向神説真心話,那神就願意在人身上作工,神要的不是人彎曲的心而是單純誠實的心,人對他不説真心話他就不感動人的心,也不在人身上作工。所以,禱告最關鍵的就是能向神説真心話,將自己的缺欠或悖逆的性情向神訴説,向神完全敞開自己,這樣神才能對你的禱告感興趣,否則神會向你掩面的。禱告的最低標準是必須能維持你的心能安静在神面前,心不離開神,或許這一個階段你没有更新更高的看見,但你必須以禱告來維持現狀,不能倒退,這是最起碼必須達到的。若就這一條你都達不到,那就證明你的靈生活没有進入正軌,因此就導致你不能持守你原有的异象,對神失去信心,心志也隨之消失。進入靈生活的標志就是看你禱告是否進入正軌,所有的人都得進入這個實際,都得作有意識的操練工作,不是消極等待,而是有意識地尋求聖靈的感動,這才是真實尋求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于禱告的實行》

禱告的内容是什麽呢?隨着你心裏的真實情形與聖靈所作的一步一步地禱告,按着神的心意與神對人的要求來與神交通。剛開始操練禱告的時候,先把自己的心給神,不求摸神的心意,只求能把心裏話向神訴説。你到神面前這樣説:「神啊!我以前悖逆你,今天才認識到,我真是敗壞可恨,以前都是虚度光陰,從今以後我要為你活着,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滿足你的心意。願你的靈一直在我身上作工,一直光照開啓我,讓我在你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讓撒但在我們身上能看見你的榮耀,看見你的見證,看見你得勝的證據。」這樣禱告的時候,你的心就完全得着了釋放,你有這樣的禱告之後,你的心與神更近了,若你能經常這樣禱告,聖靈在你身上必然作工。總這樣呼求,在神面前立心志,到有一天你的心志在神面前就能蒙悦納,你的心、你的全人都能被神得着了,最後你就成了一個被神成全的人。禱告對你們來説實在是太重要了,你禱告獲得聖靈的作工,你的心就被神感動了,你裏面愛神的勁也就出來了,如果你不用心禱告,不敞開心與神交通,神就没法在你身上作工。如果你禱告説完心裏話之後,神的靈還没動工,你裏面還没受激勵,説明你的心不懇切,你的話不真實,還有摻雜。若你禱告之後得享受了,那你的禱告就蒙神悦納了,神的靈也在你身上作工了。作為一個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缺乏禱告不行,如果你真把與神交通看成一種有意義、有價值的事,那你能放弃禱告嗎?哪一個人都不能缺少與神的交通,若缺少禱告你就活在肉體之中,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中,没有真實的禱告就活在黑暗的權勢之下。我希望弟兄姊妹每天都能有真實的禱告,但這不是守規條,必須能達到一個果效。願不願意少睡點覺,少享受點,清晨作一個晨禱,再享受神的話,這樣清心禱告、吃喝神話更蒙神悦納。你天天早晨這樣實行,天天操練把心交給神,與神交通來往,那你對神的認識定會增多,更能够摸着神的心意。你説:「神哪!我願意盡上我的本分,為你在我們身上得着榮耀,為你能在我們這班人身上得享見證,我只有為你獻上全人,求你在我們身上作工,讓我能真心愛你、滿足你,以你為追求目標。」你如果有這個負擔的時候神定會成全你,你不是單為自己禱告,還要為着遵行神旨意、為着愛神禱告,這樣的禱告最真實。你是不是為遵行神旨意禱告的人?

以前你們不會禱告,而且把禱告這事都忽略了,現在在禱告上需要好好操練。如果你裏面愛神的勁起不來你怎麽禱告?你説:「神啊!我的心不能真實愛你,但我願意愛你就是没勁,這該怎麽辦呢?願你開啓我的靈眼,願你的靈感動我的心,使我在你面前脱去一切消極情形,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完全在你面前敞開我的心,使我的全人完全奉獻在你面前,你怎樣試煉我都行。現在我不考慮有没有前途,我也不受死的轄制,我願意以愛你的心來尋求人生之道。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我的命運在你的手中,我的一生更在你的手中掌握。現在我追求愛你,不管你讓不讓我愛,不管撒但如何攪擾,但是我定規要愛你。」遇到這事就這樣禱告,你天天這樣禱告,愛神的勁就逐漸起來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于禱告的實行》

當你仰望神的時候,也可能神不給你感覺,也不給你明確的意思,更不給你明確的指點,但是神讓你明白一個事,或者這次你没明白什麽,但是你仰望神這没有錯,人這樣實行不是守規條,而是心靈的需要,是人該有的實行。不是説每次仰望神、每次呼求神都能得着開啓引導,這個生命靈裏的情形是正常的、自然的,仰望神這就是人心靈裏與神的一種正常的交往。

有些時候,仰望神不是説有明確的語言求神作什麽,求神帶領什麽,或者求神保守,而是臨到事人就有一種真心的呼求。那人呼求的時候神在作什麽呢?當人的心一動,人一有這個意念,「神哪,這個事我不會做,我不知道怎麽做,我軟弱,我消極……」,人一動這樣的心思神是不是就知道了?當人動這樣的心思的時候,人的心是不是真誠的呢?人有這樣真誠的呼求的時候,神應不應允呢?别看人有時候没動嘴,但是人動真心了,神就應允了。當人臨到一個難處特别棘手的時候,人無依無靠的時候,人覺得特别無助的時候,人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人的禱告是什麽樣的?人的心態是什麽樣的?是不是真心的?那時候有没有摻雜呀?當你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寄托在神身上希望神幫助你的時候,那時候你的心才是真誠的,雖然你嘴裏没説幾句話,但是你的心已經動了,就是你把真誠的心交給神了,神就垂聽。當神垂聽的時候,神看到了你的難處,神會開啓引導你,會幫助你。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人跟神之間怎麽保持關係?靠着什麽保持?靠着心裏跟神祈求、禱告、交流來保持。這樣的關係讓你常常活在神面前,所以這樣的人是一個很安静的人。有些人總在外面做,盡忙外面的事務,一兩天没有靈生活他心裏也没有知覺,三五天、一兩個月還没有什麽知覺,這就是没有禱告,没有祈求,也没有靈交。祈求就是臨到事的時候你想讓神幫助你,引導你,供應你,開啓你,讓你明白神的心意,知道怎麽做合乎真理。禱告的範疇比較廣,有時候是説心裏話,自己有難處了或者消極軟弱了跟神説説,自己有悖逆的時候也跟神禱告,或者每一天臨到的事不管看透看不透的都跟神説一説,這叫禱告。禱告的範疇基本上就是跟神説話、交心,有時是定時的,有時是不定時的,隨時隨地都可以。靈交就不太拘于形式,也可能有事,也可能没事,有時候有話,有時候没話,有事的時候針對一個事跟神説一説,作個禱告,没事的時候就想一想神愛人是怎麽愛的,神牽挂人是怎麽牽挂的,神責備人是怎麽責備的,隨時隨地與神交流,這就是靈交。有時候你在路上想起一個事心裏挺難過,你不用跪下來,也不用閉眼睛,心裏就跟神説:「神哪,求你在這事上引導我,我軟弱,我勝不過去。」你的心動了,只説幾句簡單的話,神就知道了。有時候你想家,説「神哪,我可想家了……」也没有説具體想誰,就是心情不好,跟神説一説。能向神禱告説心裏話才能解决問題,跟人説能解决問題嗎?如果碰到明白真理的人還行,要是碰到不明白真理的人,碰到消極軟弱的人,還會影響到别人。你跟神説,神會安慰你、感動你,如果你能安静在神面前讀一讀神的話,就能明白真理解决問題,神的話能讓你找到路途渡過難關,渡過這個小小的坎兒,這個坎兒就不會絆倒你,不會讓你受轄制,也不會讓你盡本分受影響。有時候你心裏突然覺得有點下沉或者不舒服,趕緊跟神禱告,也可以没什麽祈求,或者没什麽要讓神作的、讓神開啓的,就隨時隨地跟神説説話、交交心。你自己時刻得有什麽樣的感覺呢?就是:「神隨時陪伴在我左右,從來没有離開過我,我能感覺得到。無論在哪裏,無論做什麽,我休息也好,聚會也好,或者是在盡本分也好,我心裏知道神在牽引着我的手,没有離開過我。」有時候回想這些年這麽一天天走過來,感覺自己的身量已經長了,都是神在引導着,是神的愛在一直保守着。這樣想的時候,心裏就禱告,向神獻上感謝:「神哪,我感謝你!我這個人太軟弱,太懦弱,敗壞太深,如果不是你這樣引導我,憑我自己没法走到現在。」這是不是靈交?要是人能常常這樣跟神相交,人是不是有很多話跟神説?就不會多少天跟神都没有一句話可説。跟神没話説那是你心裏没有神,你如果心裏有神,對神有信心,你心裏所有的,包括你跟知心人能説的話都能跟神説。其實神是你最知心的人,你把神當成你最知心的人,最能依靠、最能靠得住、最能信得過的、最知心、最貼心的親人,你跟神不可能没話説。你跟神總有話説,那你是不是就總能活在神面前?你總能活在神面前,你就能時時刻刻感受到神怎麽引導你,神怎麽看顧保守你,神是如何作你的平安喜樂,給你祝福、給你開啓的,神又是如何責備你、管教你、責罰你、審判刑罰你的,這些在你心裏都會很清楚、很明顯地知道。你不會每天渾渾噩噩的什麽也不知道,光是口頭上信神,外表也盡本分、聚會,每天也看神話、禱告,只走這些過程,不會只是這樣一種外表的宗教儀式,而是心裏時時向神仰望,向神禱告,時時與神相交,能順服神,活在神面前。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别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而且藉着你的審判能够使我愛你的心更純潔,能達到一個義人的形象,你這樣的審判是美善的,因你的美意本是此。我知道我身上的悖逆還很多,仍不配到你面前,我願更多地讓你審判,或是環境惡劣或是大的患難,無論你怎麽作,對我來説都是寶貴的,你的愛太深了,我願任你擺布,没有一點怨言。」這是彼得經歷神作工的認識,也是彼得愛神的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不知多少次我試煉他,當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來,但就在這數百次試煉當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對我失望,就是我説我已丢弃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的實行原則來實際地愛我。當我告訴他,他愛我我也不稱許,我要把他最後扔在撒但手裏,但在這種不臨及其肉身而是話語的試煉之中,他仍向我禱告:「神哪!天地萬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對我施憐憫之時,我心以你的憐憫而大大歡喜,你要對我實行審判時,我雖不配,但我更覺得你的作為是何其的深奥,因你滿有權柄、滿有智慧,我雖肉體受苦,但靈裏得安慰。我怎能不為你的智慧、作為而發出贊美呢?即使讓我在認識你之後而死去,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呢?全能者啊!難道你真的不願讓我看見你嗎?難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審判嗎?莫非我身上有你不願意看見的東西嗎?」在這種試煉之中,彼得雖不能準確地摸着我的心意,但足以見得,他以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審判,使人看見我的威嚴、烈怒)而驕傲、自豪,并不因着受試煉而苦悶。因着他在我面前的忠心,因着我對他的祝福而給幾千年來的人作了標杆、作了模型。這不正是你們該效法的嗎?在此你們應多多揣摩,為什麽我用那麽大篇幅來叙説彼得的事迹,這個應作為你們的行事原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六篇》


靈修是我們基督徒每天的必備功課,好的靈修方法能保持我們與神的正常關系,幫助我們屬靈生命長大。你想知道如何靈修才能達到果效嗎?歡迎通過Messenger聊天窗口聯系我們,一起交流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