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 18:34:29yemei19715

神使用之人的作工與宗教領袖的作工有什麽區别

神使用之人的作工與宗教領袖的作工有什麽區别

參考聖經

「耶穌對他説:『……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權柄:原文作門)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6:17-19)

主耶和華如此説:禍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牧人豈不當牧養群羊嗎?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却不牧養群羊。瘦弱的,你們没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没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没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没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没有尋找;但用强暴嚴嚴地轄制。因無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獸的食物。我的羊在諸山間、在各高岡上流離,在全地上分散,無人去尋,無人去找。」(結34:2-6)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有古卷在此有: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産,假意作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太23:13-15)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們這瞎眼領路的,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太23:23-24)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裏面却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裏面却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

相關神話語:

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聖靈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間興起的為了帶領所有神選民的人,也是神興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這樣一個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對人所要求的、聖靈在人中間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藉着這個被神使用的人來完成了。可以這樣説,神使用這個人的目的是為了所有跟隨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達到神的要求。因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語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興起一個被使用的人來作這樣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説成是神帶領人的一個媒介,是神與人之間溝通的「翻譯官」。所以説,這樣的一個人不同于任何一個在神家做工人或做使徒的人。同樣都可説成是事奉神的人,但被神使用的人與其他工人或使徒在工作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有着很大的區别。從工作的實質與個人被使用的背景上來説,被神使用的人是神興起的,是神為自己的工作而預備的,是配合神自己作工的。他的工作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替代的,是神性作工的同時必不可少的人性配合的工作。而其他的工人或使徒作的工作只是在傳達落實每個時期對教會的諸多方面的安排,或者是作維護教會生活的一些簡單的生命供應的工作。這些工人或者使徒不是被神指定的,更稱不上是聖靈使用的人,這些人都是在教會中選拔出來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培養訓練,合用的繼續留用,不合用的打發回原處。因着這些人都是在教會中選拔出來的,所以有一些人做了帶領以後顯了原形,有的人甚至做了許多壞事,結果被淘汰了。而被神使用的人是神所預備的具備一定素質有人性的人,是聖靈提早預備成全的,完全是聖靈帶領,尤其在作工方面更是聖靈支配、聖靈掌管,所以在帶領神選民的路上不會有偏差,因為神必定會對自己的工作負責任,無論何時他都在作着自己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使用人的説法》

在人頭腦裏的作工人太容易達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師與首領,他們是靠恩賜與職稱作工,長久跟隨他們的人也都會被他們的恩賜所傳染,而且被他們的一些所是薰陶。他們注重人的恩賜,注重人的才幹與知識,他們也注重一些超然的東西與許多高深不現實的道理(當然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達不到的),他們并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而是注重培訓人的講道與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識與豐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如何與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對人的實質他們絲毫不過問,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與不正常情形。他們不回擊人的觀念,也不揭示人的觀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敗壞之處,跟隨他們的人多數都是在恩賜中事奉,所釋放出來的都是宗教觀念、神學理論的東西,與現實脱節,根本不能讓人得着生命。他們作工的實質其實就是培養人才,將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培養成一個神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之後再去作工、去帶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着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是事奉神嗎?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没有變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裏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着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于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會成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敵基督,所説的假基督、敵基督就從這一類人中間産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着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靠着人多年總結的經驗事奉神來籠絡人心,來教訓人、轄制人、站高位,從不悔改、不認罪、不放下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于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于打岔神的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對别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没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為認識神太少但的確有實際經歷、的確對神有實際認識的人則是最被神所喜愛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却不實行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吃喝神話但却違背神話實質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對道成肉身的神有觀念而且存心悖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論斷神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凡是不能認識神而且不能見證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説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麽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説話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着敵對的態度,從來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没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别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弃,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别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説,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着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没有人敢碰他們,也没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