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O Spring 125試騎 贊助
2021-08-23 16:45:15小麥

【探勘】寒溪太平 20210821

未提供相片說明。

我對這片土地有太多陌生,如果不是因為爬山,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知道有些人和有些事是怎麼存在的。

有時不免想,這些人和這些事如果一輩子都不知道似乎也無損生命的完整,然而有些事一但和生命有所連結,就像是沾上的花生粉的麻糬,想分開就難上加難。

相較於眾所皆知的觀光景點太平山,大元山是幾乎已經消逝在地圖上了,透過資料的爬梳,才知道原來大元山的木材產值曾經比太平山更高,1946年林務局接管後興建大元山林場,至1960年大元山和太平山林場是相等位階的兩大林場,是大元山的全盛時期,1974年大元工作站裁撤,1979年大元山林場除名,這個地方就走入歷史回歸山林了。

我們循前人的記錄,由寒溪部落的古魯林道入山,前2K是寛大的水泥路,車道盡頭是舊大元派出所,如今兩棟建築新舊並列,新整修的建物粉刷得純白,但裡面空無一物,舊的房舍內部仍有廚房、廁所,但殘破不堪使用。

離開康莊大道,走在芒草之中,過溪後就開始爬升上稜,接到林道上正好是之前名為中間的聚落,中間是平元林道接古魯林道兩個索道的中繼站,我們沿著林道找尋不著,後來才在林道上方的平台上發現一個倒塌的水泥房舍,房舍面積頗大,但是已經全塌,只看到裡面還有锈黃的纜繩,房舍前有殘破的鐵網,還有被植物掩埋的基座,基座上方有一個水泥水塔,擰開水龍頭,黑稠的水噴流而出,之後才漸漸清澈起來。

離開中間後是寬平的林道緩上,暗霧索道頭早就被植被吃掉,決定放棄尋找,直接上切往大元工作站前進。

大元工作站是這次行程的重頭戲,工作站只剩左右兩棟鐵皮建物,建物的中間有一個造型水池,在這樣的荒山野嶺中,莫名覺得格格不入,工作站下方是大元國小,通往大元國小的階梯兩側是夾道的巨木,在這兒撿到一隻巴掌大的雨鞋,雨鞋的主人現在應該和我差不多年紀吧!

可能是冷翔雲、坐著和戶外的圖像

國小是唯一的水泥建物,一排三間,地板龜裂,磚牆歪斜,不知道何時會倒塌,牆頭上巨大的姑婆芋已然喧賓奪主,就連蝙蝠也在白晝穿梭,抗議我們的入侵。據說大元國小是整個大平山區唯一的學校,太平山上的小朋友,也要來這兒上學,如今已然遺世孤立了。

下南澳北溪已經沒有路跡可尋,只有聽著水聲的方向找好走的路下切,最後收到一條頗漂亮的小支稜,發現前人的路條,一路跟到河階台地的芒草叢裡。順北溪支流下溯一小段過溪,找到一處平坦的河階營地安歇。營地上留有前人的柴火,不過我們無心升柴,拉好外帳各自煮食安歇。

翌日的行程是沿北溪主流上溯,到亞普拉塞登山口上切到太平山的山毛欅步道回翠峰湖。亞普拉塞,直到現在我都還叫不出他的名字, 亞普拉塞在泰雅語中是下坡的那個地方,Yan 是指「下坡」之意,Purasai是指「那個地方」,位於現今山毛櫸國家步道最後展望點(1806312980/ 2711414)兩則的小鞍部。我們就要從這兒爬回去。

南澳北溪的河床十分寬大,太陽還沒升起前,走來十分愜意,河階地上全是一種香氣十足的草本植物口,草高及腰,但稀疏好走,過了曲流水量明顯變小,爬升也較明顯,前方望洋山一列像一面牆擋在眼前。太陽曬入河床,眾人紛紛撐起了傘,對抗炎熱的日曬。其實應該好好玩水的,但北溪沿路沒有深潭,沒有合適的戲水點。沿路的驚喜是發現一顆一分為二的巨石,巨石裂口平整,是雷神用斧劈開的,不知道是為了拯救哪個禁錮其中的露魂。

可能是山和大自然的圖像

登山口在上溯左側的河階地裡,確認相近的位置後鑽過芒草尋找,在登山口大休,拔黏在腳上滿滿的山螞蝗。這條尾稜乾脆又漂亮,除了一兩個上稜的邊坡需要注意外,除了陡,大致上算是好走。是我很喜歡的山徑,越接近山毛欅步道,植物相反而變得雜亂,上步道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然後是漫長的3。7K步道。

這兩天行程算是對這一片山區有了新的認識,昨天的行程是人文的訪古思幽,今天則是在洪荒的自然中掙扎回人間的歷程,回家後再次閱讀大元山林場的資料,彷彿那些陌生的部分,漸漸可以勺勒出一些圖像,身體是最好的文本,走過那些在地圖上的線之後,身體裡蔓延的血管又多了一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