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仿犯 贊助
2018-11-05 11:50:30wgbekt487

沉沉夢中,光影交錯

無意識的飄蕩,抑或包含深意的飄蕩,是混沌還是邏輯,我把所有疑問留給黑夜。

 

 

也許,夢中有一處深夏,用她健美的身軀催促著年輕的人們,催促他們在這美妙季節裏揮灑青春。汗水和欲望蠢蠢欲動的大家,此時年華正好,你我努力從彼此的笑臉上尋得一絲慰藉。

 

 

也許,夢中有一座小城,北風掠過的街道上,近處的窗影與辰星們一同緘默,凝望遠方流光溢彩的都會,探尋著生命存在的事實。長髮的少女,獨自在寂靜寒夜中獻著溫度,雙手相扣,似在祈禱明日的清晨。

 

 

也許,夢中有一片碧海,或深或淺,我沉淪在冰冷和溫暖的隙間之中,掙扎著僅存的執念,靜候死亡或救贖的來臨。可能,身邊會遊過一頭藍鯨,用它的巨大,將我的軀殼埋葬在無盡深淵之中,將我的魂靈融化在無垠海面之上。

 

 

也許,那無邊無際,又無法捕捉的呢喃來源於我夢境最深的峽谷。朝霞和月光一同扭曲在不安之中,黑色浪潮卷著星屑從頭上飛過,驚到了翱翔在紫色天空的斯芬克斯。這裡會有尋常巷陌,會有流水潺潺,會有秋葉滿溪,會有我存在的這個世界。也會有北風瑟瑟,會有黑色巨門,會有殘缺的肢體,會有腐爛的面孔。最美麗的事物,希望或者鮮花,只要想要無論何時都可以得到——但是沉溺在內心的某處,或是僅僅懷着好奇的窺伺,都不免讓人對整個宇宙都深深絕望。

 

 

然而,這些比莎翁的劇本更美妙、更沉重也更深刻的東西,僅僅存在於那短暫的一晚。無論是糖果、刀劍還是裸體,在午夜頹靡的燈火或清晨刺目的晨光中,全部消失殆盡了。我唯一可以感知的,是「我做了一個夢」這樣無力的話語。

 

 

天堂初夢的碎片,我唯有在另一個空間才可尋得。在這個來不及觸碰夢境的時代故事中,我只得做出一副笑面,然後在每一處夜深人靜,祝願陌生的人們安然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