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最強「夯」肉食光 贊助
2013-09-21 15:43:43amita buda

物猶如此,情何以堪?

人類的歷史是由無數的戰爭堆積而成的血腥歷史,為了少數人的極權慾望,戰爭,變成是他們逞一己慾望的唯一工具。

看遍人類的血腥戰爭,會覺得那些平民百姓何其辜,可是當我們走了一趟屠宰場,檢視家裡的冰箱與餐桌上的動物屍體,我們這些原本是“無辜”的平民百姓,正是殺害無辜生命的唯一極權者。

「千百年來碗裏羹,怨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歷史上種種的戰禍,還都是從我們碗裡的這些動物肉而來。想要消泯戰爭,只有人類不再殺害物命,大肆食肉。

動物和我們都是一樣有情有淚有生命的,牠們的家人被殺害,牠們一樣會仇恨而伺機報仇;如果對牠們有恩,牠們同樣會報恩的。

萬物有靈,真實的故事從未間斷的向我們傾訴。牠們是那樣的感人肺腑、催人淚下。網路上曾經看過幾則故事。

淨空老法師剛去澳洲時,有隻鳥死了。他就在院子裡面,院子裡靠圍牆邊上,挖個洞把牠埋起來。另外一隻鳥,大概是牠的配偶,就在那個地方轉來轉去轉了三天,現在人的夫妻不如鳥,好感動,三天之後才離開。牠低著頭就在那個地方轉,非常感人。畜生還有情有義,而人類呢?

2003年的一天,九江市林業駕校食堂的劉師傅從市場買回來一隻死狗,準備給大家改善生活。不一會兒,四溢的肉香引來了院子裡玩耍的一群小狗和狗媽媽賽虎。劉師傅扔給小狗兩塊肉,小狗立刻圍過去,這時候賽虎衝過去用爪子按住那兩塊肉,衝著小狗狂叫不讓牠們靠近。有的小狗還繼續往前湊,賽虎抬起爪子把小狗搧到一邊,小狗嚇得都跑開了。

肉燉好了劉師傅端進食堂,三十多名職工都等著開飯。這時,賽虎從院子裡衝進屋裡衝著人們拼命的叫,一會又圍著那鍋肉不停的轉,邊轉邊叫。大家都以為牠是饞肉了,劉師傅又扔給牠一塊肉。這時候,賽虎不停衝撞人們的腿,表現得極其不安,撕聲裂肺的叫著。小狗們聽到媽媽的慘叫也都圍了過來,賽虎一邊流淚一邊把牠的孩子都舔了一遍,然後吃掉了那塊肉。幾分鐘以後,賽虎痛苦的在地上翻滾,七竅流血含淚而死。

驚醒的人們,將肉送到檢疫部門去檢查,結果是裡面含有劇毒「毒鼠強」。知道肉有毒的賽虎,捨命試毒,用牠的生命換回了三十多個人的性命。賽虎捨身救的並不只包括牠的主人。每年清明,賽虎的墓前都有鮮花。賽虎用牠的忠義,給我們上了一課:物猶如此,人何以堪?

而人類卻把這些有情有義的動物當作自己的盤中飧,又更是情何以堪?

有一個人述說她親身經歷的故事。

她的鄰居一家人是殺牛的。鄰居買了很多牛,雇了長工把牛群趕到遠處的山上,在那裡放牧。因為牛是花錢買來的,不想再買飼料餵養牠,讓牛吃山上的青草。

當鄰居需要殺哪頭牛,他就到山上去把那頭牛牽回來殺。這天他沒有到山上去牽牛,而是到市場上買了一頭牛和牠剛生的一個小牛仔回來。他把這頭牛留在家餵養小牛仔。

三個月後,人可以餵小牛仔吃奶粉,他就要殺這頭母牛。殺牛人拿了兩把刀隨手就放在宰牛架子旁的地上。之後他就轉身進屋去取別的東西,這時小牛仔跑過來,趴在刀上動也不動。等這個人從屋裡走出來找殺牛刀時,就找不到了。他到處找說:「我記得很清楚,我已經把刀拿出來了,怎麼就沒有了,奇怪?」 找遍了整個院子,都沒有找到刀。沒辦法就不能殺了。因為他要殺的是母牛,所以就沒有注意到小牛仔。母牛在架子上栓著,哭得眼淚像下雨一樣落到地上。他想這牛怎麼還會哭?這母牛見到殺牛的人,前兩條腿立刻一彎就跪在地上了,牠不會說話,只是流眼淚。殺牛的人一看心想,牠還會下跪?小牛就在地上趴著。他心想今天是怎麼了,刀也找不到,牛還會下跪,牛哭得眼淚把毛都打濕了。他就用鞭子把牛打了起來,意思是要把牠們都送到山上,今天就不殺了。可是小牛就是不走,大牛牽走了,小牛還趴在那。他去趕牠也不起來。他硬是用雙手把小牛拉了起來,一看,他拿出來的兩把刀都讓小牛給壓在肚子底下。他以前根本不信因果,被這件事警醒了。他對我說:「我就從那時開始洗手不幹,不再殺牛了,把山上養的那些牛全都賣了。別人殺不殺與我無關。」

畜生同樣有母子情,小牛仔知道護著牠的媽媽,把刀給壓上,他就找不到刀,他就沒能殺到牛媽媽,他就從那時開始想,畜牲有靈性,不能做這件事了。從那時開始,他就真正放下屠刀了。

看了這幾則故事,當你的箸子正夾著一塊肉往嘴裡送時,想一想,牠們的孩子正在那兒哭泣,牠們的父母正在那兒憤難平,情何以堪?


上一篇:我不喜歡牠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