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外線溫度計 贊助
2021-03-27 23:17:47紫軒

你認得我嗎?

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們會與口罩為伍過生活。在外面除了吃飯、上班人面識別打卡,基本都有口罩遮住大半的臉,同事笑說可以省下很多化妝品錢。新崗位每天要看很多文章,不同以往的新聞報導,是文人墨客的文學作品,我還沒轉換過來,找了將近十年錯處,一下子要從編審角度去看這些作家們的作品,我心虛得很,書到用時方恨少大概就是這樣子,謹慎十倍也不一定得看出端倪來,知識面不夠廣、了解不透徹,很容易就看走眼。二十天下來,又開始懷疑自己了......不過這個崗位的好,在於不用每天接收大量訊息、看每天世界各地的大小事,而又不關我的事,只能空着急當個憤青。現在只看文化人風花雪月、咬文嚼字,我好像隱世在小城中,倒多了份悠然自在。
那天看到一文寫到口罩生活給胖子帶來的困擾,十分有趣。作者說無論男女,戴上口罩後被搭訕率都會上升,口罩下,不論顏值美丑,不見反應表情,直接通過眼神交流。
調到新部門正好是疫症爆發之時,口罩一刻都沒有摘過下來,雖然只是樓層不同、辦公桌不同,但從新認識工作伙伴,所有人對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對別人來說我無異於新同事,雖然待在這家公司已經快十年光景。本已是個面盲症嚴重的人,口罩下認人更難了。我想他日我們終於可以摘下口罩過日子時,我又要再當一次新同事認人的過程吧。
有時候走在路上,會突然鎖定迎面而來的人的眼睛,猜想口罩下的臉。會不會剛好是我認識的人?然後,突然覺得,如果他迎面走來,我們也不一定能認出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