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動漫公仔.限量收藏款 贊助
2022-06-28 12:38:36⊙﹏⊙

印尼。捕鯨的小村 lamalera

從淚窩累吧搭巴士大約三個半小時

在海島的南方的小漁村

因為小漁村在鯨豚遷徙的路徑

就發展出捕鯨的悠久傳統

即使21世紀漁業工具已經有更大的殺傷力和效率

小漁村還是堅持(或買不起新式捕鯨船)魚叉捕鯨

#村子裡的鯨魚頭骨多到可以當花盆

觀光客花一點錢可以上捕鯨船

跟著他們去捕鯨

在船上心情是很複雜的

一方面希望他們補不到鯨豚

一方面又想目睹他們捕到鯨豚

以下是2008年寫的:


【來戳海豚吧】   印尼.黏巴達島.喇嘛累啦Lamalera. Lembata Island .Indonesia

 

『船上連我一共擠了14個人

那船像立起來的豌豆夾

又窄又淺

隨便大一點的浪都讓人閃尿…』

發言者是美國人麥克

有著美國特有的近於笨蛋的天真和愉快

以及蛋捲似的長髮

我們談的是以捕鯨聞名的漁村Lamalera

他們不用聲納找鯨魚

也不用大砲發射魚鏢

自從15世紀他們發現鯨油可以當點油燈

鯨肉可以吃

鯨骨可以當茶几

五六百年以來

村民一直

只會持魚叉飛到鯨魚身上

生猛彪悍但效率不彰

就記錄看來

大豐收的一年最多只能捕到25艘鯨魚

因為捕獵手法太原始太不專業了

國際禁獵鯨魚公約就懶得去理

漁村在捕鯨方面不但沒有疙疙瘩瘩的禁忌

反而很歡迎遊客一起出海---只要出得起Rp 50,000(相當於台幣200元左右)

跟我同路結伴的瑞士老師是女性

也一樣歡迎

沒有隧道工地的性別歧見

早上七點剛過

我們就在民宿主人的安排下

和一船的漁夫出海

關於船的身高體重就不再描述了

請看照片感受一下16個人擠在上面的盛況

因為載了如此多人

小船推入大海

立即勇猛地下沈

眼見著就要漫過船身

卻在離水三寸水時才驚險地停止下沈

這時候

坐在船內的你

肚臍以下已經低於海平面

你兩手張開緊握船側

像個中風復健的老頭兒抖著

然而船上另外15個人

一點也不擔心會怎樣

用談笑自若的態度和一支土煙安撫你

真的沒問題啦

我們坐這樣的船有二三十年的經驗了

------------------------------------------------------------

捕鯨季在五月到十月

現在剛好過了一個禮拜

說不定還會遇到貪玩落後的鯨魚

我是這麼想啦

可是全體漁夫一致告訴我

從來就沒有這種脫線鯨魚

我們還是專心獵海豚吧

說到海豚馬上就看到海豚像一個個閃亮的驚歎號跳出水面

船上所有人馬上興奮起來

我興奮是因為我愛看海豚

漁夫興奮是因為他們愛往海豚身上戳洞

引擎手催油門趕過去

其實也不用太急啦

等你趕過去

本來在這裡的海豚早就游遠了

船進入海豚們活動的百來平方公尺範圍內

前後左右四面八方都看得到一群又一群海豚跳躍、翻跟斗

就像辦公室裡總有人愛搞小集團

每個海豚小集團大約有十個成員

整個大集團裡約有十幾個小集團

我一輩子沒見過這麼多海豚

簡直是樂壞了

以前在巴里島賞海豚

都客客氣氣地怕打擾他們玩耍

狗仔似地遠遠的偷看

 

現在哪裡有海豚

小船就追過去

還會預測海豚竄逃的方向

快一步去守株待兔

因此不但看到很多海豚

還近在船邊

就在幾乎伸手就摸得到的時候

船首的魚叉手在其他漁夫的幫腔下

抓著三公尺長的魚叉縱身而下…

------------------------------------------------------------

 

『我永遠忘不了在船首跳起來的那隻海豚

臉上掛著亮晶晶的微笑呢

似乎還看了我一眼

我正要回牠禮貌的笑容

魚叉手已經飛出去了

那瞬間

好像聽到瑞士刀插進新鮮麵包清爽的嘶嘶聲

接著

船邊的海水就變紅色了

魚叉手被拉回船上

馬上拿了另一支魚叉往紅海水的源頭再補一叉

這時本來已經離去的海豚們掉頭往小船來

魚叉手往海豚們再擲一叉

這叉劃過一隻海豚光滑的皮

留下了一道刮痕

把海豚們嚇了一跳

趕緊潛入水

魚叉頭邪惡的設計讓海豚一旦中鏢

肉就會被倒鉤牢牢地卡住

漁夫們拉著連接魚叉頭的繩索

將疼痛流血的海豚往船上拖

每一次施力都讓海豚痛得發顫

海豚們一直離船十公尺左右徘徊

看著自家人被拖到船上

好像又被棒子悶悶地打了一陣

海豚們不斷地發出尖銳而絕望的叫聲

開動引擎

船走了

海豚們追不上

……』

麥克說著說很煽情地紅了眼…

------------------------------------------------------------

我一方面希望能靠海豚近一點

另一方面又希望海豚離我遠一點

…或者說離我這條船遠一點

今天的海豚夠聰明也夠敏捷

總是逗弄漁夫似地在船邊又跳又翻滾

但是又讓人追不到

半小時喉

這群海豚走遠了

漁夫很失望

魚叉手不但失望

而且還羞愧

我很高興

但是不敢讓漁夫發覺

大家都說海豚很聰明

可是明明知道這海域每天都有人想要戳你

聰明的海豚為什麼不另找一條安全的通路

鯨魚也是笨

每年回到固定的路線上

等著被戳洞

至少今天沒有海豚流血

漁夫們鐵著臉

默默地捲煙草

默默地吸菸

然後分腿站著

手背在身後

一手握著另一手的肘

船看似漫無目的地在海上航行

突然

白鬍子漁夫叫了一聲

手指右前方

大家往那個方向看

好像只有我看到的是浪和浪上跳動的陽光

其他人都看到了什麼東西

都激動地指著同一個方向

魚叉手也站起來

手執魚叉進入戰鬥位置

引擎手快速地把船開去指定地點

魚叉手飛出去了…

什麼都沒叉到

魚叉手被回收上船

和漁夫們熱烈地檢討

又過了一下子

捲毛漁夫在我看起來只是浪和浪上跳動的陽光的地方看到了不知什麼

船又急急地追過去

魚叉手又飛出去

又落空

有的話也只叉到浮游生物

真的是遜得可以

但是

大家還是不厭其煩地回收他

我也學著漁夫站起來

也跟著漁夫往那個方向看

嗯…依舊是浪和浪上跳動的陽光而已啊

終於

漁夫們歡呼了

以歡呼的熱烈程度判斷

一定是叉到了什麼東西

魟魚黑色的背和深得發黑的海水一樣黑

而且魟魚不會像海豚跳出水面

也不會像鯨魚噴水給人看

也沒有鯊魚愛現於水面上的魚翅

根本是隱形的

要是沒看到血

就算游過腳下

我也看不到牠

沒錯

漁夫們就是有辦法發現牠了

魚叉手這次沒失手

叉得魟魚背部鮮血直流

 

接下來

什麼都沒捕到

小船在海面上浪費油料兩小時

毫無遮掩的我被太陽毒烤

再接下來

船回漁村

就完全是解剖學的範疇了

這次捕到的魟英文名是 manta ray

是漂亮得像太空戰艦的傢伙

有菱形的身軀

兩個發射天線似的鬐角

又寬又大的嘴吧像抽水馬桶

強力地吸進大量的浮游物

每隻manta ray的嘴邊

通常都附贈兩條小魚

跟著牠游四海

幫牠去角質

講笑話給牠聽

但是被叉中的那一刻

兩小魚就自動脫落

另覓宿主去

潛水時要是能遇上manta ray

會讓人夢幻般地幸福

這個漁村真的很變態

不是鯨魚就是海豚

不然就是manta ray

甚至家犬

專殺美麗又有人性的生物

主持解剖學的就是魚叉手

很盡職地割開manta ray的大嘴

分解嘴裡的一組過濾器

拉出牠的肝膽腸胃

切出魟肉紋理細緻的剖面

然後以魚叉手為中心圍成圈

上船的漁夫

不管是出力幫忙拖魚

或跳下海撿竹竿回船

或把水舀出船

或好像只有幫忙壓艙和出嘴力

都分到幾塊肉

也難怪大家都愛來同舟共擠了

#船回岸上

#小朋友列隊迎接

魚叉手負責分肉

當天晚上餐桌上就出現了這條魔鬼魟

肉質堅韌    而且腥味特重

我吃得很勉強

有些美麗就像蝴蝶一樣

適合用眼睛欣賞

而不是口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