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1-17 11:00:47⊙﹏⊙

土庫岳。兩次

有一個古代的故事是這樣的:

荒郊的山路上突然下雨

美少婦衝進涼亭躲雨

進涼亭之後

才發現已經有個男士也在躲雨

雨下了好一陣子

男士都沒騷擾美少婦

直到雨停

兩人分頭離去

故事就說美少婦覺得這個男士是個君子

所以很想念他


故事的時代背景交代得不很清楚

是不是當時的中國就像塔利班

遇到孤身婦女都要姦之淫之再分屍

劉克襄有類似的記述

在陽明山遇到獨自爬山的女性

可能是(三十以上,十幾二十還太嫩,和山林不搭)貌美又知性

所以讓他為文記之

山上要遇到顏值、氣質都不錯的女人

很難

首先氣質只會出現在獨自登山的女人

一但有了伴

其嘰嘰喳喳就像夢幻湖被投擲了小石頭

每句話、每個放肆的笑聲  就是一顆石頭

湖就被擾得俗爛了



椿萱農場。。。。

單軌台車

這東西梨山常見

因為果園坡陡

運送物資、水果靠人力太艱辛

也未必適合開路

單軌台車可以穿梭在果園裡

靈巧地運送東西

農場的三代屋

層疊了砌石、土角厝、紅磚

土角厝很受土蜂歡迎

因為鑽洞容易

高度又能輕易遠離草叢

可能還冬暖夏涼

所以土角厝不是沈默的

一直發出嗡嗡聲

土蜂雖然身懷兇器

但不會隨意攻擊人

比起小擦撞就拿球棒打人的富二代

品格優良多了

土蜂還有一點大勝富二代

即真要幹架   單挑就可以

富二代敢出手全因人多勢眾

單挑會尿褲子


土庫岳

一等三角點就藏在看似灶的水泥物裡面

每次到土庫岳

我都會探頭看看灶裡

是不是有人誤投垃圾

因為它看起來也像垃圾桶

還好從來沒發現垃圾

土庫岳位於南港、深坑、石碇的交界

不論從哪個方向

大約一小時就能登頂

而且有所謂的一等三角點

大台北地區有五個一等三角點

七星山

瑞芳燦光寮

樹林大棟山

新店獅仔頭山

深坑土庫岳

一等聽起來很厲害

我還是要先搞懂它的意思

「一等三角點的平均邊長為45公里,二等三角點為8公里,三等三角點為4公里,四等三角點為2公里,所以在山頂的展望度,一等最遼闊,展望度最好,二等次之,三等又次之,四等最差。」

簡單地說一等三角點就是瞭望最佳   週邊沒有其他山擋住

土庫岳早年叫做“望高寮”

寮就是簡單房舍

比如工寮

望高寮就是在高點的簡單駐軍營房

當年防範原住民進村莊幹點東西

我猜是深坑這邊是原住民   南港是漢人

這就是為什麼每年深坑公所辦原住民豐年祭

不知哪裡找來的原住民在夜市空地跳跳舞、吃石板烤肉

就算紀念了深坑曾經有原住民

深坑全聯前面的橋  叫做平埔橋

我也是看過很疏離的豐年祭

才聯想到這座橋的名字從何而來

因為登頂一點都不累

又因為步道很完善   不怕天黑迷路

我拿出手機速寫

順便偷看其他登頂者

我說不累  卻有人躺在椅子上喘

我說心情開闊

卻有人在拌嘴

「你每天回家就看電視   都不跟我講話   都沒有溝通  小孩怎樣你也不管...」

「要講什麼?沒什麼好講的,今天工作又沒有被油燙到,也沒有被刀割到,難道要跟你講這些嗎?就沒事啊,有什麼好講的...」所以可以猜男生是廚師之類的

「可是,都不講,怎麼溝通,你也可以問我今天過得怎樣。」

「過怎樣你不是最清楚,有事情你就說啊。」

....諸如此類的

登山還吵架是比較稀奇

一般來說   都忙著和三角點合照

然後看解說

辨認哪裡是南港、汐止

哪裡是深坑、石碇

完全沒人看到解說說的天氣好 能看到基隆港 

然後就禮成下山

山上又恢復平靜 

直到有個聲音請我幫她拍照

拍完

檢查畫面

她很滿意

順便問我這座山有幾個山徑

「我上次本來要從深坑翻過舊莊路出去,舊莊路很快就有公車可以搭,但是到山下卻是沒有站牌的產業道路,還好遇到當地人載我下山....」

我大概知道她在哪個叉路選錯邊了

如果還想從舊莊路下山...嗯

我拿出地圖給她看

「地圖我也有下載,可是看不懂...」

這也是   女生出廠的時候  方向陀螺就配到舊款的   搞不清東南西北是常見的bug

口頭要告訴她走到哪裡要注意走哪個方向然後在哪裡右轉

簡直是白貓掉進白麵粉

三天三夜都分不乾淨

只好一起下山

指引她回到正途

現在想想

小時候還真的天真無邪

在外遇到住不遠的陌生人

會份外高興

還會拉著手說:明天到我家吃冰淇淋

現在聽到人家也住深坑

就保留了很多

希望不會講出哪天出來喝咖非之類的

成人的承擔和顧慮是不近人情

也可能是距離不夠遠(都在深坑)

在國外遇到台灣人

其實也很親切、很願意吃個飯、聊個天

畫個大餅說  回台灣再見面之類的(重點還是在台灣住不要太近,不必真的遵守約定)

親切個兩三天

回台灣也不會真的聯絡

大家都覺得很輕鬆


講到和單身女子一起下山

大家可能會期待有熱鬧可看

其實沒有哦

現在讓我在街上遇到她

我也認不出來

因為不記得長相

我前她後地走在石階

看不到她的臉

話題控制在眼前所見的

比如「南港這邊的步道很沒意思,都是石階,走起來很不舒服,從深坑上土庫岳是枕木框住小石頭,比較天然」

「我特地來這裡看山蘇和蕨類的,因為這裡有小溪,濕度充足....山蘇帶回家都種不好,因為適合山蘇的環境會害你風濕...」

半途看見兩片姑婆芋蓋住的東西

因為家裡的狗過世   我拿到山中埋

所以很直覺地就知道這在欲蓋彌彰什麼

掀開姑婆芋

這大小和形狀是很像埋狗

猜到此即可

不需要挖開來證實

「怎麼埋在這裡?不是死狗放水流,死貓掛樹上嗎?」

我差點笑出來

怎麼會有這種不衛生的觀念

話說觀念只是觀念

死狗放水流這惡俗  根深蒂固地在台灣人腦海

要是他家貓狗死了

還堅持這麼做的  恐怕只有食古不化的老人

我告訴她   我家的狗是我親自帶到森林埋掉

她大吃一驚

好像我幹了什麼殺狗罪之類的

「那麼,妳覺得狗死了該怎麼處理?」

「動物醫院會幫忙安排火化,好像2000元吧」

這也是簡便的辦法

還可以領回骨灰

方便你抱著緬懷

最好的方法就是狗自己走入山林

找個隱密處嚥下最後一口氣

但是  都市養的狗沒這種環境

我家的狗因誤食巧克力

送到動物醫院沒救回來

所以也沒用最好的方式下台一鞠躬

狗的後事  就是我們兩個稍微深入的一段對話

然後很快地就走到叉路

為她指出南港舊莊路的方向

就結束了



從土庫岳下山  有個叉路指向土庫岳東峰

時間太晚

我沒冒險去闖一下

但是記得這條路

就找了另一個下午去看看

我查了地圖    從石碇高中旁的產業道路  直達登山口

所謂登山口並沒有布條

只能從地圖上判斷

找到看似缺口的地方向上直切

可能是很少人走這個登山口

路徑完全不見了

必須在芒草穿梭

經過三四座墳墓

才走到山稜線上的步道

才看到布條

稜線上的步道有更多的墳

墳前突然竄出黑蛇驚慌而逃

蛇的身影就全程佔據我的心思

於是比平常更勤奮地邊走邊拿登山杖打草

蛇在草木間的隱身術很強大

牠若不是看到我先跑掉

我就算離牠半步也不能發現

往東峰的路徑明晰

顯然常常有人走動

這條山稜線往東可以延伸到南港茶廠

從高處眺望蔣渭水高速公路

石碇方向

樹林裡有南港舊莊的叉路

墳地源源不絕是這段路的特色

這塊墳好像被挖走了

走著走著覺得小腿有細微帶肉感的涼意

讓我警鈴大作

回頭一看  果然是螞蝗

還是細長的身形

還沒張口吸我血

我立刻撥掉螞蝗

手指留下螞蝗濕涼的餘溫

我再檢查

發現另一隻吸得像拳擊手套的螞蝗    黏在另一隻小腿

立刻弄掉它

然後蛇的身影又疊上了螞蝗  盤踞我心思    

攻上東峰之前的鞍部

雖然現在草木橫生  不能行車

但是就它的寬度

以及殘存的水泥路面看來

以前是可以開車通石碇和南港的

深坑石碇地區還不少被山林收回的產業道路

比如櫻花古產業道路   向天湖古道

不久前也走過完全被芒草佔領的水泥、柏油路

規模都是可以通行小貨車的

從鞍部到東峰    距離不長   坡度很陡

如果你很軟腳、很喘

三角點會看不下去

會叫你 精幹點!

呼應這一路的墳墓

三角點也走墳塚風

因為一心掛念螞蝗

我沒有繼續上土庫岳

草草地就結束行程

...這個季節走跳山林似乎該換上長褲了

前面說過「死狗放水流,死貓掛樹頭」

因此

掛樹上的這個   我就不幫大家開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