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1 23:35:50S

和光同塵


像是要睡上一整個世紀
這些傷痕都不像是花紋
我把門窗關緊,閉上眼睛
扶桑爬滿我的門前屋後
時間應是永不生鏽的一條線
在這間幽靜小屋裡盤踞
「路邊那隻被壓死的青蛙。」
我也曾路過那裡

死亡比瀑布的速度急切
最終沒有任何苦難在妳身上發生
妳的一生如此平淡無趣
一處長滿雜草的信箱
一篇毫無紕漏的報導
一顆脫水乾枯的水蜜桃

我們都是酸澀的齒輪與其本身
時常滾動,必須滾動
我跟著提琴的悠揚搖搖晃晃
這場協奏
是妳對人生無力反逆的憑據

我們在遊牧著的恐懼中
沉沉睡去

我們把細細碎碎的石頭
收在心裡

上一篇:冬雨蒼涼

下一篇:片光零羽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