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21-03-17 14:28:03M-I

年後初文

   原本說半個月的神變月不要上網,結果整個月都沒上網。是說,南傳佛教並沒有慶祝神變月...關於「額外的半月」並沒有明說世尊的雙神變在哪個月份...

  泰國變成「只能妥協之地」,緬甸的基督教少數民族沒有趁機坐大搞獨立??  犧牲人數卻愈來愈多....如今沒有國家沒有警暴,偏偏有個很會嘴警察無尊嚴百姓無安全的鬼島。

土耳其可以再現Gezi Park的公社生活嗎?



  祈禱
有用論,它的另一面即是詛咒有用論。基督宗教除了祈禱一無所有、一無是處就不用說了。除了「要吃自己賺」之外就只有祈禱,沒有修福。這些宗教都是空洞的。佛教與基督教最大的相違點就是沒有安樂死:死沒有安樂的。也只有佛教會修死隨念,其他的宗教都是配套:都教人要不怕死、肯吃苦、肯犧牲。反對將狗安樂死、反對將人安樂死都是個人意見,並非整體這麼認為。

不只如此,許多「民間智慧」也都是空洞。「嘛愛有人嘛愛有神」鮮明暴露上面所說的否認因果全靠雙手打拼...凡是遇見無法雙手打拼(他們不承認),就屬於神的領域。西方宗教學的說法完全符合所謂問事濟世。

  刀師氏所說的西部婆羅門,和華南、台灣流行的降乩引路不是很像嗎?應該是在人彌留之際請人來誦經,不應該是確定死亡後邪見有靈魂來徹夜誦經!


  中國式的返本、歸元、"歸空"歸真,完全是吠檀多「上梵」那一套。佛教是所有宗教中與八風的距離最大的,人們在此也犯了不追究主犯只要追究幫兇的精神。

但只要人們有心去扭曲,他們所批判的一切當然可以成真成為什麼什麼,即是苦痛的根源。純人為的虛構,和自然運作的不會相同。

 台灣十分強調所有的果實都可以藉由逼、鴨子趕上架、斷後路,勉強、強求來得,沒有因也沒有果。

對於出世間法偏會諍了義不了義,卻堅持施迦羅越經等為在家者說得經全為了義。開口閉口就是佛也教人要吃要自己賺,卻刻意或無意遺漏佛陀說今世利後面 還有後世利 的部分

  古代的商人有入海彩寶的,採之於海,不剝削人。用我的術語---這個叫做人間的外界。如今可有?很可笑的是一堆人吵佛說這個不了義那個不了義,都不肯去想一想世間法一定是不了義反而搞「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藏傳的大寶法王在百段引導文說得真是不錯:現在人看古代人都說是很扯,殊不知古代人說看見現在才是扯到不行。

根本無法推導出佛陀反對UBI,支持資本主義!! 佛陀無量本生都在發放UBI...切勿讓佛法淪為配套措施。魔要毀佛,也是從宣揚比丘也要吃自己賺開始。用「清規」來取代律藏,講什麼「一日不做,一日不食」,此乃滅法捷徑!!

UBI實現之後,互相矛盾的諸福利和保險就可以消失了。

  拒絕把社會學用於自己的日常生活之中,用在當下、用在現實,卻勇於用社會學去分析佛教「婆羅門教」、「無盡懷念」。我怎麼看不出現在人對於佛有什麼「無盡懷念」、有什麼「塔似崇拜」?

  這批人對於現狀沒有的,乍有其事的憤青起來。現狀的支分成份一個一個都裝聾作啞,已經到了「凡解釋必符合現實」的「反証偽主義」了。看看他們多前後一致---A就是A,絕不矛盾啊!不過就是整本書都是同一個觀點,在堆砌許多事實---當然,不能証偽的來形成套套邏輯。

  看看他們是怎麼在南傳佛教看到不喜歡的東西,便出口「北傳佛法不是原始佛教....南傳佛教也早就不是原始佛教了」那他要三皈依什麼?原來他要皈依「我心目中的、我的」。


 馬哈希尊者也被人「非佛說」。尊者馬哈希的弟子與帕奧尊者的弟子互相指責,這事情記載於南投出版的「法的醫療」附錄,〈毗婆舍那講記〉有這篇法的醫療,卻沒有付那篇問與答

罵人婆羅門出身,這招還真是好用啊....別說龍樹與覺音深受「上流階級」出身所害,連尊者舍利子也被人罵婆羅門。像耶穌外道沒問題,像婆羅門就要被炮。

  話說佛陀本人抨擊六師外道的力道應該不亞於婆羅門教。秘密大乘時代,佛教與外道都有不少人親見大自在天,見到大梵天的人數好像是零?

要破壞這些人的信根實在好容易,只要跟他們說緬甸或斯里蘭卡有些名詞是和梵文相通的,比如「語自在」Vagiśvara,他們就會轉而謗僧了。這些人真是自讚毀他的活生生範例。

  某些人的反塔寺「崇拜」,也包括了一貫道、基督教之類自我標榜「不拜佛像」、不「執著經書」。如果指出他們的不願用社會學批判日常現狀,下一步就是說「我的方法論才不是什麼社會學了」吧。如今也沒什麼「塔寺集團」了,如果真的這麼認為就請幫忙流通論藏中的《論事》,看看有沒有這一條?

北傳的《大毗婆沙論》是曾出版過。但是要說流通很困難....

  基本上印度、緬甸、斯里蘭卡和尼泊爾好像沒什麼譴責密宗,最熱中的都是一干華人「挺身」越殂代庖要聲討西藏。這種「清君側」的舉動好像酒神教之於基督教。有的路線專打「情色」,有的專打「佛梵一體」、梵佛一體。

華人,或說全世界都有這種性行的人,對於經律論都抱持「能省則省」的態度所以他們對於「只有一本聖書」的宗教讚不絕口...但這樣子的人往往也曉得要抨擊判教某一本經書至高無上的新興宗教呢


  人間佛教原本是說去除人死為鬼的邪見因為人死不一定做鬼,也沒必要晉塔。卻變成了否定六道或五道,只顧人類就好的人道佛教。變成了支援找工作賺錢的配套。講到非人、鬼、天就斥為神神鬼鬼,但面對一貫道的降乩就畏畏縮縮不敢師子吼。

  事實上止觀也是一般人不能體驗的,所以也該列為「神祕主義」?而降乩宗教這方就翻轉了「憲章」,直接肯定神祕主義,說這樣才有「愛」,痛罵佛教理性

  沙門果經的前二沙門果也是這樣被人否定的。好個「一日不耕作一日不可食」!看看日本所謂吃鯨魚的傳統,是源自於二戰...你們怎麼不說幕府時代的禁肉令才是日本的傳統呢???

你看看戰爭可以拿來合理化多少事情。吃鯨魚、打海豹、賽神豬,沒有一個不是傳統。反觀,雙修法誰親眼看到了?



 我是曾經說過「相較於給孤獨長者,質多居士才是典範」。但我沒那麼好膽子敢去毀謗sotapanna聖者。

  有七個人已經授記必定上流至色究竟天,包括三大護法:帝釋天、給孤獨男居士、毗舍佉女居士。他們據說都很喜歡世俗的快樂,所以會穩健的步步高升享受完所有可能的快樂後再最高天界般涅槃。所以,這就不是「典範」---不是每個人都學得起

  質多居士宣告「我從此不再為世間製造墳墓了」實在令人感動。在讀馬哈希尊者的減損經講記才知道,Vishaka居士女目前是(欲界)
化樂天的天后,他們七人未來也會前往淨居天...那麼,北傳的彌勒下生經所謂給孤獨與
毗舍佉下生人間在彌勒佛座前出家一事豈非有誤???

  有很多問題,不敢問比丘尊者。因為問了只是擾亂比丘,我只問律和止觀上的問題。像是淨居天中若得阿羅漢果,因為天眾不能出家所以必須"當天"般涅槃

淨居天一天人間幾年?所以,世間一定存在阿羅漢的....是這樣吧。

  關於淨居天。記得曾經看過元亨版是說「我(佛陀)在長遠流轉生死,從來沒去過淨居天,且讓我前去淨居天吧。」而中平精舍印的長部經典,這句話意思好像不是這樣。


  漢、藏的律同出一家,應該都是說一切有部律,與南傳上座部同為上座部。

 然而,西藏應該有大眾部的成分。大眾部的成分如今很可能只在藏傳佛教存在:印象中尊者Atiśa大長老以及Padampa尊者都是在大眾部中出家(待查證)。除了大眾部毗奈耶,不知還有哪些教理可辨識屬於大眾部...

  似乎要修行密續者只能在大眾部出家。有說密宗的來源即是民間宗教。

泰國仍然認為高棉文具有神秘力量(東方www),然而台灣這邊對於柬寮方面的持教大德完全無所知

  歐洲的共產黨從不會看不起佛教。西方人談到佛教時總是恭敬,中國人在毀謗佛教時總是爭先恐後

  第二。南島民族可以橫渡太平洋,怎麼無能力橫渡印度洋?? 有時候聽Kanakanavu族語新聞的語感好像在聽巴利語

  當然,這不是什麼證據說南島與印度有過來往。然而模里西斯是印度教國家的事實,證實了印度自古與阿拉伯、非洲有所來往的證據。

  現在坦尚尼亞也有了僧團,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據說是上座部的出家人與寺院。 好像泰國人比華人更接近台灣原住民?
  「亞太」是狹隘的概念自不待言,但是在言及「印太」時有沒有將東部非洲也納入呢。

愈配合現狀愈會有成果的消耗性成果,意義很大?要幾個台灣,才足夠灌飽水給竹科、中科、南科?聽說還要有個屏科,高屏人空氣和水都嫌不足了,請你們自求多福...但福要去不是去求神祈禱www

  但可想而知,他們會出的招:養活的是「家戶」,不是個人,間接養活許多人...所以「有用」度比你想的好上太多了。那你們為什麼要徹底否定UBI...UBI也間接養活許多人啊?


  喔、平常在家庭中被蔑視「對家庭毫無貢獻」的人口,在統計中(統計一份工作中被養活的)人口就被夾去用了喔??

我們是這樣的剩餘價值啊???這種灌水手法如何可以接受?!

  至於支持UBI的人口有沒有達到聯署門檻....呃、總人口的1%,那根本意義不大,因為在競爭隔離之中,人人都不知道彼此有沒有支持UBI。

關於「活水」的不當隱喻。今天時間不多了。
「沒工作機會,錢會從天上掉下來」「有錢就有水,連這甘丹也不知?」當人們考慮的是錢源,即人造的非自然物之時,就不會再考量物理世界了,即他就否認了水源

電源在此和水源不同,電源產業界看到核電,這麼說:政府我管你的,反正就是要核能。不會霸氣一點,叫蘭嶼人吃下核廢料啊?


  雖然意猶未盡,不過最好先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