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油只講究濃度高夠嗎? 贊助
2018-09-25 01:07:23vegebee

納嘉闊24小時旋風

昨日婚禮過後,生活步調恢復正常,今晨不經意間,新郎倌拉著美嬌娘的小手,出現在我們門口,他們是要到樓上向二叔致意,看到我們這些異國人,當然也是笑嘻嘻的感謝大家昨日赴宴.午餐後打個小盹就該我們Happy去了!因為要去納嘉闊(Nagarkot)欣賞喜瑪拉雅連峰的日出;日落,還有最重要的是:洗澡.


由於道親本身就是旅行社的業主,交通安排,食宿訂定駕輕就熟,我們一行四人出了家門,就上了小轎車,只差沒鋪紅地毯,不然還真是最頂級的貴賓級的享受呢!從市區出發約莫一個多小時,就到了山路的隘口,司機小哥很主動的停車,要我們下車買票,我們不是SAARC會員國,每人339尼幣的入場費,以維護活的歷史古城;至於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不丹;馬爾地夫及阿富汗等SAARC成員國國民,每人226尼幣,看出來了嗎?差異在哪兒---尼國老百姓不用錢!

司機小哥熟門熟路的把我們四人順利帶到旅店門口,並且跟我們相約明天十二點整同樣地點上車.就這樣,兩對夫婦被迫"困"在旅店的山頭.



我們在櫃台辦理入住手續時,也有幾位大陸姑娘詢問住房的狀況,我們毫無懸念,道親一切安排妥當,交出護照,順利拿到房間鑰匙,服務生還端來一人一杯迎賓果汁,幾位大姑娘還在評估要不要住這兒?

我們回房卸下行囊,就約著四處走走,沒了車,走也走不遠,頂多把旅店環境打探一周.

停車場前方也有一座小型的佛塔寺廟.

旅客下車處,門僮會幫旅客將行李抬上階梯,到大廳前檯.

地面部份巡視完畢,找著樓梯往頂樓去.其實剛剛在房內也有遙望日出的小陽台.只是那是兩人座的小圓桌椅.格局沒那麼寬闊.

頂樓風勢強勁,可惜今天能見度沒那麼優,看日落的機會不大.服務生已經開始收這些供賓客躺著看日出日落的摺疊沙灘椅,我們詢問他也認為今天應該沒看頭了.如果要來九;十;十一月的深秋時節,氣候最好,也不至太冷,絕對是最佳賞景時節.現在立夏剛過,算一算還有大半年呢!

今天既然無緣日落,隨意拍拍山景,聊表心意.趕快來去好好洗個熱水澡,比較實在.

入房洗澡前,行經餐廳,確認今晚有無素齋餐點?經理問明了我們的需求,約定時間要我們過來用餐.

大家夥都洗了個滿意的澡之後,依約來到餐廳用膳.經理果然不負所託,把我們需要的餐食,準備了滿坑滿谷,四個人拼了命的吃,還是有剩.果然次晨早餐的份量就合理多了.

根據櫃台黑板上公佈的資訊:五月八日的日出時間是05:19,我是早早就起床,看著室外一片黝黑,零星的燈光堅持發散一團光亮.

旅店的每個房間都可以看到日出.

我們還是相約頂樓相見.

今晨的雲霧很厚,時間到了還沒日出,更別說喜瑪拉雅連峰當襯背景.

昨天那位大連姑娘也來頂樓拍照,顯然她們也住在這兒,閒聊兩句才知道這位研究所的姑娘是飛來尼泊爾考試的.考的是雅思(去美國讀書要考托福;去大英國協則要考雅思),那為什麼不在大陸考就好呢?一來是貴,在大陸要1900人民幣;來這只要1200;再加上自己想玩,就飛來了.考完在加都碰見其他四川;廣西的其他姑娘,就一起出發來這兒玩.

之前她們從加都去波卡拉(尼國第二大城,我們教中文的亞納布大約在兩城中間)是用漂流的方式;搭一段車;漂一段河去波卡拉.聽她說的玄呼,我還真半信半疑,怎麼會有這種玩法,在城市之間移動?


說著說著,太陽慢慢要露臉了.


今晨早起果然還是有成果的.我看了手機,此時05:25,比預定時間晚六分鐘.



納嘉闊的日出雖然少了喜瑪拉雅連峰的幫襯,但總算不虛此行.

我們房間內床頭上的八幅畫作.不知其深意為何?

我們與道親閒聊時,他說他的家族在種姓制度的分類上屬於最高等級;用人身來做比喻,就好比是頭的位置,他們的職責就是服侍佛陀,所以現實環境他們就該擔任像是老師這類的行業.其次是手臂,雙手孔武有力就像廓爾喀戰士;再其次是商人,吃得飽飽的,在身體的肚子的部位,至於奴隸的身份,就是兩條腿的地位,是要為頭;手;身體做服務的.簡單的比喻,把印度這種世襲的種姓制度做了相當深刻的描繪.迄今都還記得.

從山中返回市區,就開始打包行囊,再睡一晚,即將離開尼泊爾,綜觀這一個月的道務幫辦,其實反倒讓我們有機會在這樣的窘困環境中檢視;比對我們在台灣相對優質生活的品質,少一分抱怨;增一分豁達,一定會讓寶島人民生活得更自在些.

辭別道親及其凝聚力極強的家庭,縱然離情依依,大夥仍須各分東西,明年會再來嗎?其實我也捉不準,時間到再說吧!

飛到曼谷國際機場,大夥高高興興的點乾炒河粉;綠咖哩湯;豆腐;春捲來吃,也當做此行圓滿的慶功宴吧!明晨飛回台灣,還有別的事兒要張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