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最新黑鯊電競手機開箱 贊助
2022-06-21 12:22:19uni2019

國土偵事

保爾和蔚爾同是隸屬國土追緝局的特別行動組(SOG)的其中兩個精通追捕緝拿有嚴重暴力傾向逃犯的幹員。上至由逃犯口中套取情報到踢門強行進屋逮人,這兩人樣樣得心應手。對了,雖然他倆名字都有個相同的字,但卻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可能因為彼此拍檔久了,名字也有一定的相同發音,局裡上下都把他倆當作兄妹關係的看待。就算兩人廢了非常多的時間去解釋,連出生證明也拿了出來,但是越是解釋,其他人更是不當為一回事。久而久之,兩人居然也把彼此當成了近乎兄妹般的看待。親密到居然彼此交異性朋友前都先跟彼此溝通報備。以他倆的說詞,多一雙眼睛去鑑別自己的男友/女友總比單憑自己去鑑別來得保險。如果直覺對另一方的約會對象不放心,還會暗中在約會中加以保護。傳回局裡,各人又把他倆的關係由「兄妹關係」變成了「拒絕承認接受對方是自己的另一半」的男女朋友關係。開出的盤口是在兩年內他倆會共結連你。森探長的寶是壓在一年內。

蔚爾在森探長繼續閱讀著聯調局傳來的檔案中打來了電話。

「會不會是有趣的事情?」隨著蔚爾的發問,另一頭還加插了水聲潺潺傾瀉的聲音。

「福特都跟你說了?後面的水聲是什麼回事?」森探長大概約莫知道是什麼回事,可是如果能得到對方親自的認証就更有說服力。

「哦,你問的大概跟你聽到的水聲有關的吧?」蔚爾明顯的又把水聲的來源又靠近了手機一點。

「如果你在忙可以以後再告訴我。」森探長反正悶的很,所以也不急。

「剛忙完了。喔,水聲的來源。局裡配發的手機不是一直說有防水防漏的功能嗎?所以我拿著手機放在水龍頭下跟你說話。」

森探長看了看自己拿著的手機在想,我怎麼沒想到這種可能性。「應該有機會的。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暫時整個調查程序都屬於不在檔案登錄範圍內。表面上我們的行動現在需要的只是找幾個跟極右傾斜組織有關的獄犯和其他有嚴重暴力傾向的疑人套取資料。」

「喔,就是如果他們合作我們就不動傢伙的意思。」蔚爾引導著森探長的思緒。

「對。暫時是的。」

「那怎麼算得上有趣?」蔚爾有點失落的感覺。

「你沒留意那個暫時的字眼。你要加入還是?」

「好多了。我們當然要加入。跟你一起辦案一定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遲早的事。我們剛完成跟邊界和城市防暴部隊的混合演練,悶的沒地方出勁。」

「那你是算答應了。另一個在嗎?」

「阿保?我答應了他還會不答應?他去車上拿東西。福特先生說他為我們辦了今天下午兩點的機票,如果沒有誤點的話,趕得上今晚你請的晚餐。」蔚爾幹員一人替兩人說著。

「晚上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