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落的人生 贊助
2022-06-01 12:12:06uni2019

國土偵事

「天啊!森探長!我不是跟你說過…」

「先別擔心。你先幫我看看一個叫密頓的人有沒有手機號碼。如果有,你看看他跟誰通過話。」

「這沒問題。可是你這樣單獨行動會遇到危險的!」

「如果要遇上危險,我也沒辦法。」

「天啊!你要我叫當地的州警跟你會合嗎?」

「絕對不要。我不要讓他們嗅到被盯上的感覺。如果一大堆人堵在他們門前,他們一定不使用手機,那時就沒辦法知道他們到底怎麼樣跟他們的人聯絡。」

「可是這會不會有點危險…」

「不要再會不會了。安排好給我電話。」

「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一個小時吧。」

在等待綾芫霞安排截聽的時候,森探長把車開進了一處不起眼的密林裏。大概過了超過一小時,綾芫霞回了電。

「密頓和他老婆正常情況下用的手機是AT&T提供的。但私底下密頓另開了一枝手機。他這枝手機用的是移動網絡商提供的服務。」

「什麼是移動網絡商?」對高科技相當落後的森探長表白。

「就是為客戶在註冊手機服務中為客戶提供不註冊的手機服務紀錄。」

「你是說移動網絡商從AT&T那裡出售手機服務來達到客戶的手機使用不會出現在正常使用的紀錄裡?」

「對。我們已跟AT&T發出了傳票,半個小時前他們答應允許我們追截那個移動網絡商。我保證密頓一定會用另一枝手機打給老約翰。」

「你們搞高科技的就是技高一籌。」

「森探長,你真的不需要增援?他們那幫人的底細誰都不清楚…」

「盯著他們的手機吧。」

駕車轉進通往密頓農場的是一條彎曲,被山邊遮掩,看不到盡頭的泥路。過了山坡,泥路的一邊是一片玉米地,玉米地上是幾把生鏽的乾草耙,應該是耙的主人丟下耙跑去參加獨立戰爭就遺留在地上的模樣。

終於看到農場的住舍。一所用鐵皮為屋頂的磚屋前是一個大木牌,木牌上用紅漆寫著「私人土地,不得擅闖」。往後是五六輛家居用的拖車。大概是為來這訓練的人暫住的居所。再往後是一所蓋著斜屋頂的平房。一輛擦的發亮的福特F-150停在一個簡陋停車棚裡。車後的保險槓貼著「我支持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的貼紙。

移了移腰上外套遮掩著的槍枝,森探長把車熄了火後走往塗著粉藍色的平房。一個長著大鬍子,撐著個啤酒肚,就算天氣氣溫已到了七十多度的氣溫還穿著厚厚的棉質外套,黑色牛仔褲顯得發硬的白種男人推開平房的屏門,站在屋前門廊下看著走過來的來人。跟白種男人一起在屋裡走出來的還有一頭黑色混雜著泥巴色,看來混雜了有比特犬和羅威納犬血統的大型犬隻。祂眼睛緊盯著逐漸靠近的森探長,不示弱的步下了門前的幾級木梯。往前又走了三步,要不是聽到白種男人發出森探長沒法明白的口令,森探長槍裡的幾顆彈頭就可能先射進動物的前胸。

如果就只是白種男人和他的犬隻,森探長會說那隻犬隻是個極大的威脅。可是森探長的想法被拿在白種男人手上,隨意拿著,槍嘴朝下的散彈槍而取代。

「你大概沒看到私人土地,不得擅闖的積木牌吧?」男人說。

拿手搧了搧悶熱空氣中雜混著汗臭和犬隻排泄氣味,森探長說:「看過了。可我是替美國法警辦事的追緝員,你該不是密頓吧?我來就是要找密頓的。」

「我就是密頓。找我幹什麼?」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