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日本家庭常備藥滿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2-05-31 11:21:09uni2019

國土偵事

「她?據我所知,她媽媽知道後也不是太高興,可是這也讓她有機會接受採訪的機會,幾個大電臺例如Fox,CNN,還有MSNBC都已加入了申請採訪的行列。也是,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又是議員,誰不想有這樣的機會。至於她的女兒,根據電視節目的即時收看調查,觀眾都對艾婼的長相和誠懇的形象報以接受的態度。」

「她這樣拋頭露面說不定採訪完後就會被擊殺,到時觀眾看到的可不是現在的可愛長相。」森探長說。

房間裡的另兩人聽後都沒說話。過了一下,綾芫霞問森探長:「你下一步打算怎樣做?」

「沒有其他的打算。那些跟右翼組織有關的人完全提供不出任何有用的消息。我本來打算去跟網站上那些孩童的父母聊聊,可是讀了你們的約談報告後我覺得你們的報告已包含了我要問的問題。所以我也無需再去做同樣的事情。如果唐衛這方面找不到其他可用的資料,我打算離開這裡。正如你所說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設的前提,沒有任何實際的犯罪事實,我也沒法繼續跟下去。」

「給我們點時間,我相信我們會找到唐衛的手機到底跟誰有過聯絡的。放幾天假到處走走吧,說不定散散心你會改變主意的。」綾芫霞說。

回到酒店的森探長沒有四處走動,他反而給查爾打了通電話。是史提芬接的電話,查爾不在。「沒需要找他,你就可以給答案我。我知道你們對美國國家民兵這個組織已做過不少的調查,上次查爾告訴我他們在肯塔基附近有一個他們其中一個的訓練基地。我需要知道它準確的位置。」

「我們就只知道個大概,準確的位置我們還沒有真正的尋找過。」

「你跟蹤我的時候卻不是這麼想的吧?我還沒有以阻礙執法人員辦案的罪名把你抓走。聽著,去把那個基地的位置用你從事研究的經驗找出來後告訴我。別讓我等久了。」

凶完對方後,森探長離開酒店往

杜邦圓環廣場走去。Dupont Circle 是一個極受歡迎的街區。它擁有熱鬧的餐飲和夜生活,不拘一格的餐館,咖啡店,書店,潛水酒吧和舞蹈俱樂部都聚集在康涅狄格大道上,而在馬薩諸塞大道上,使館區排列著莊嚴的建築。 菲利普斯收藏館在格魯吉亞復興時期的豪宅中展示印象派和現代繪畫。

每天悠閒的當地人和遊客都湧向杜邦圓環噴泉。沿途一系列獨特的商店和令人興奮的餐廳可供遊人閱讀,遊歷,觀賞與聚會。   

森探長逛了一下書店,在陽光明媚的下午選了間食店,要了份三明治後就寫意的在太陽傘下吃了個簡單的午餐。正要拿起咖啡,查爾來了電話。

「史提芬被你嚇到了。他最不習慣就是被別人兇。」查爾在電話裡說。

「什麼事都會有第一次。跟他說看開點,私家偵探和正牌警察的分別在於警察喜歡我們說了算。怎麼?找到我要的了嗎?」森探長欣賞著遊人如織中幾個春意盎然又婀娜多姿的麗人,邊說。

「已把你要的寄去了你的電郵,其中包括了地圖和衛星定位照片。就如我說的,基地就在肯德基附近,離南辛辛那提州不遠的一個農場。場主是一個名叫密頓的人。」

回到酒店,森探長跟三角洲航空公司訂了明天上午九點飛往辛辛那提州,晚上離開的雙程機票。再跟當地的Hertz租車公司預約了輛可以應付山路的吉普。

「散心個頭。」森探長重複了一遍綾芫霞的話後洗了個澡,然後一頭倒在床上睡了起來。

————————————

第二天,又一次抵受了非人的可怕飛行經歷後,蹣跚步出機身的森探長馬上衝進機場的休息間用冷水洗了個臉。看著鏡中滿是水珠的頭臉,森探長很興幸自己還活著!

簡單的吃了個煙燻鮭魚早餐,急步的坐進租來的吉普。森探長開始往密頓農場出發。

一路按著手機的導航功能開著,路越來越崎嶇,越來越荒涼。正在納悶會不會導航系統出故障了。這時導航系統說話了,一千二百尺後往左走。誰知道方向是不是正確,路是那些沒有路標,只有越來越崎嶇的山路。忽然:左轉!忙打著方向盤往左,路的兩旁忽然出現了剛還看不到的路樹。森探長恍惚又回到人間的感覺。這次路好走得多了,只是哪裡才是密頓的農場?

路邊豎立的郵箱大概聽到森探長的問題而忽然冒出了地面。只是要開起碼三四哩才會有一個郵箱。更難辨別的是,所有郵箱都是用紅磚砌成的!所以每遇到一個郵箱,森探長都要眯起眼仔細的看郵箱上的住宅人名。就這樣一直的開了大概兩個小時,終於在路的盡頭看到了寫著密頓的郵箱!把車倒了回去,正要開進豎立著郵箱的泥路,森探長的手機響了。看了看收發信號條,還剩兩格。這是哪?天底下?再看一下到底是誰在找自己?

「我們還沒有找到唐衛的信息。」綾芫霞沒等森探長說話就搶先說著。

「沒關係,慢慢找。哦,對了。我現在在辛辛那提,查爾的私人助理找到了一座農場,這裡應該就是美國國家民兵組織用作武器訓練的基地。地處偏遠山區,手機接收信號出現不穩定的狀況…」

「天啊!森探長!我不是跟你說過…」

「先別擔心。你先幫我看看一個叫密頓的人有沒有手機號碼。如果有,你看看他跟誰通過話。」

「這沒問題。可是你這樣單獨行動會遇到危險的!」

「如果要遇上危險,我也沒辦法。」

「天啊!你要我叫當地的州警跟你會合嗎?」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