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2022-05-30 09:31:15uni2019

國土偵事

一個自我介紹叫迪思的聯邦探員把準時下午二點來到胡佛大樓的森探長帶綾芫霞體積大如會議室的辦公室。裡頭牆壁上掛著一部起碼有七十寸的電視螢幕。和螢幕連結在一起的是一部看上去功能超快的黑色手提電腦。

「組長正嘗試著去了解多一些議員女兒接受採訪的事情,」森探長眼前的探員是一個因長期在辦公室與網絡偵辦打交道而顯得皮膚有點蒼白。看上去大約三十多歲,寶藍西服,白襯衫,領帶卻是棗紅色。作為原色的色調,棗紅色和寶藍色是自然的搭配。 寶藍色的明亮與棗紅的濃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對色彩配搭敏感的森探長眼裏不禁佩服著對方在色彩配搭上的敏銳。

「按你提供的描述,很難保證可以找到那個自稱代表美國國家民兵組織跟你碰頭的人,因為有太多的人符合你說的特徵了。你說對方提到自己是個擅跑,大概曾經達到過比賽級的白人男性,身形屬於高瘦,前身有可能曾經在政府部門擔任某種特別組織的職業,例如退役軍人,跟情報界有交情,對現政府表示過不滿情緒的人。這裡你還提供了對方的身高,體重,髮色,髮型,還有瞳孔的顏色。還有其他別的特徵嗎?」

「沒了。」

對方把一個記憶夾插進手提電腦後再把一個遙控器交給森探長。解釋說:「你將會看到大概吻合你所描述有關的八千個頭像照,每次在螢光幕上會出現四十個頭,一共有二百張。你可以按這裡重複翻看。別因為數量龐大而以為會需要太多時間,大多數的人都只需數秒就看完一頁。看完它應該需要一個小時,如果你看到有吻合的,記下頁數和頭像照的號碼。」

接過遞來的筆記板和紙,森探長選了張看來每個人來這都選坐的皮質躺椅開始點閱照片。每點一次就出現一行八張,共五行。森探長已大約每五秒看著四十張。

在一旁以備回答森探長問題的迪思探員看到森探長已能掌握閱覽的走勢,滿意的點了點頭,說:「我先去做別的,你看完後可以按113分機號碼給我。先告辭了。祝你好運。」

門關上後,在第十二頁的螢幕上,森探長找到了要找的人。一個名字叫唐衛的人。一把跳起來追到門口,拉開門。追上就要消失在走道轉彎探員的後方,森探長朝著探員的背影喊:「伙計,找到了!」

「開玩笑!」對方將信將疑的說。

「真的。沒開玩笑。」

隨著森探長一起急步往回走的迪思說:「這簡直就是不可置信的事。」

「我也是。我也看過無數的疑犯照,可就沒有第一次就找到人的。這下好了,可以找出對方的身份。」

————————————

唐衛,畢業於西點軍校,也是軍校裡中距離長跑的選手。進入陸軍作戰部後以中尉軍階在科威特的美國陸軍駐軍裡擔任了六年的情報分析職務。退役後加入了一所與政府簽署了合約的私人科技資訊企業。然後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直到現在。

「問題就出在一個對政府不滿的人退役後還繼續為跟政府簽約的公司做事。」一同和森探長在綾芫霞辦公室裡看著唐衛的影印資料,探員迪思說。

森探長正要說話,綾芫霞推門走了進來。平常穿著整齊的綾芫霞看來有點略顯凌亂;剪裁合身的西服袖子顯出捲起又放下的皺紋,秀髮沒有了平常的一絲不茍,幾絲長髮散落在耳後。

「那頭婊…那女怪竟然沒有通知我們就上了電視!」綾芫霞推門看到辦公室裡還有屬下在就把本來脫口說出的另一個稱呼改為了一個比較可以接受的稱呼。

「森探長找到了那個為美國國家民兵組織出面和森探長碰面的人。原來他在我們的檔案紀錄裏面。」迪思說。

「開玩笑!」綾芫霞看著屬下又看著森探長說。

要不是帶頭的愛說,要不就是「開玩笑」在綾芫霞的組裡是一個很通行的詞彙,森探長在短短的十分鐘內聽到了兩次的「開玩笑。」

「你說的跟迪思剛說的一樣。我卻不覺得是個玩笑。」森探長簡闢的把事情的經過跟綾芫霞說了一遍,「既然他在你們檔案裏面,現在我們可以根據你們所掌握的資料去了解這人都跟誰有過聯絡,特別是手機使用上的。」

「這會有點問題。假如他真的在情報界呆過六年,我想他不會笨的真的用他自己的手機去跟其他人說話。他應該會用那些沒法追蹤,用完即丟的便宜貨。」綾芫霞說。

「那你們可以用對方已對國土構成威脅的藉口把他蓋頭裝回來。」森探長提議。

綾芫霞聽完森探長的提議後笑了,大概是自從發現艾婼私自接受媒體採訪後第一次的笑了。「不是沒想過。但對方是為一個有相當大影響力的保守組織辦事的成員,我們這樣做的話是要出問題的。跟法官申請搜查令我也想過,但基於我們沒有對方實際的行動來做支持,法官會馬上掛上我們的電話。」

「可以試試魔鬼魚。」迪思探員提議。

綾芫霞和森探長同時瞪著迪思。

「跟你接觸的第一個,」迪思指了指森探長,大意指的是瑪希婭。「她回去後應該馬上給了老約翰或在他們組織中高職位電話。我們可以肯定他們在電話會議中討論了找誰,跟你聯絡的方式,時間和地點的問題。然後找唐衛和拍下跟蹤你的人照片的行動小組。這一切手機的聯絡訊號都會傳送到他們所在地區的手機信號發射臺。我們只要把這地區的發射臺當晚發射的信號都加以過濾就可以解決問題。就算當晚有成千過萬的收發信號,我們的過濾軟件可以迅速的處理掉那些正常手機用戶戶口的信號。然後剩下的就應該是屬於那些便宜貨的信號。找到後,我們再根據每個信號所發出的多少來確定哪一個是我們要找的。我想當晚他們聯絡彼此的次數是為數不小的,我們只要鎖定那幾個看來有頻密接觸的信號就可以。」

「會很廢時嗎?」森探長問。

「都是電腦分析,我們按個指令就可以完成。」迪思回答的乾淨。

「不需要搜查令?」

「不,我們只要跟發射臺發出查閱指令就可以。」綾芫霞說。

「你剛說的什麼魔鬼魚又是什麼?」森探長不明的問。

「就是我們有一個專門負責這樣處理手機信號追蹤的功能命名為魔鬼魚。它可以把目標所在附近的所有手機信號都歸納進魔鬼魚的處理程序裡,這樣我們就可以清晰的知道他跟誰有過手機往來。但是我們沒法截聽他們的通話。」

「讓我打幾個電話,應該有解決辦法的。」綾芫霞露出笑得有點邪惡的說。

「綾組長,那個議員的女兒怎樣了?」森探長問。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