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2022-05-23 08:26:42uni2019

國土偵事

看著對方離去後,喝完杯裡的咖啡,森探長付了帳後拿著瑪希婭交給自己有關美國國家民兵組織的資料回到酒店房間。用了大概半個小時去讀,他發現資料比自己預料的深入多了。比起其他一些只會口頭煽動的這是一個激進組織。它相信稅制應該永遠被根除。它不贊成軍隊的存在,它反對一切與政府有關的設施,例如國家保安,福利機構和其他免費的社會福利資源。它注重的是私有企業和以工作得來的報酬。它也對種族和同性之間的信仰,性別平權,性工作者,博彩和毒品交易持中立的態度。換句話,這是個鼓勵自力更生的激進組織。

「我們對任何人選擇注射什麼藥物進入他們的手臂持開放的態度。說到底,他們有他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一句話,我們不是每個人的褓母。」

有一點他們是極端鼓勵的,擁槍自衛。他們認為這才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在他們的網站上,它鼓勵大眾閱讀亨利·大衛·梭羅 Henry David Thoreau 一個美國作家,詩人,哲学家,廢奴主義者,超验主义者,也曾任職土地勘測員。他最著名的作品有散文集《瓦尔登湖》(又譯為《湖滨散记》)和《论公民的不服从》。《瓦尔登湖》記載了他在瓦尔登湖的隱逸生活,而《论公民的不服从》則討論面對政府和強權的不義,為公民主動拒絕遵守若干法律提出辯護。另外就是電影「Fight Club」。

資料,應該說是該公司組織的自我宣言的最後沒有簽署任何的名字。

就寢前綾芫霞來電,森先生把他和瑪希婭碰面的事情給對方補充了一下。「我們一直沒發現她,我們會跟進的,是我們的疏忽。」綾芫霞說。

「別驚動她,如果她告訴我的是實話,那她就是我們到現在為止可以按著她找到對方首腦的針。她應該有跟該組織溝通的方式,又或是她一直被監控著。無論怎樣,我需要她去找到老約翰。」

「然後呢?」

「據她給的資料顯示,這是個與其他右翼極端組織有著不同的組織。如果查爾所說是對的,它應該知道比較多有關其他極端組織的消息。我想它也是這樣從其他組織吸收新會員的。」

話筒另一頭的綾芫霞沈默了一下,說道:「我們不會干擾你的行動。只不過,森探長,盡量避免跟對方那些只有在電影中看到的深夜後巷的會面。如果你執意的話,我不反對,但一定要告訴我。我會為你安排一切安全的措施。」

「會的。」森探長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

也是累了。第二天還賴在床上的森探長深睡了整整幾乎九個小時的終於感到身體恢復了體力。洗澡後,大概九點,一個陌生男子來電:我們得知你要找我們。我們也很了機你們追蹤的手法,所以在這個用完即棄的電話裏我不會說太久。以下是你的指示。十點整,走出酒店大門,往右走,一直到華盛頓紀念碑的方向走。不要橫過維吉尼亞大街,跟著華盛頓大街一直走。你會要走相當長的路線。所以我奉勸你穿一雙適合走路的鞋。在我們對你的調查所得知,你的身體狀況應該可以應付自如。單獨過來。如果發現你有伴,我們會立即取消所有活動。如果你不喜歡這樣的條件,我們無需再談。」然後是手機掛斷的聲響。

再清楚不過了。森探長一邊有條不紊的換衣服,伴著清水,一邊慢慢的嚼著行李袋裡常備的緊急體能補充乾糧之一,牛肉乾。多年忙碌的工作,森探長明白高蛋白食物是維持體能的必須。便裝行動的必備裝束,牛仔褲,布料的質地可以應付簡單的摔撞,高爾夫球襯衫外罩乾濕兩用外套,可以適合任何場合,輕便防水越野跑鞋可應付都市街道的道路鋪設。裝備:被許多執法部門推頌,適合隱藏的德製瓦爾特 Walther PPK。森探長有想過把將要下來的給綾芫霞電話;聯調局的反跟蹤小組的確是最優秀的部隊之一。可是來電者已明確表示從酒店到指定地點的地方是一條不算短的路線,這也代表對方已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偵測確定自己確是單人赴約。對方的反跟蹤方式也不是可以低估的。對方會對自己做出攻擊行動,例如綁架的行為?森探長對這點卻不是太擔心,位屬鬧區,又是國家首府,市區裡的各種保安到處都是,所以對方不會冒這個險。

但是:出門前森探長還是簡單的給綾芫霞寫了張便條告訴對方他今天跟對方碰面的事情。寫完後把便條放進酒店為住客提供的信封,封口。再把她的名字寫在信封面。交給酒店大堂職員後,如果自己有什麼事發生,聯調局該知道怎麼做。

十點整。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森探長準時走出酒店大門。往右,他向著華盛頓紀念碑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