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必買日本藥妝滿日幣一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2-04-29 10:59:13uni2019

國土偵事

查爾坐在一張看起來像美國早期古董的胡桃木桌子;一張不優雅但很有氣勢的書桌後。又是一個插著森探長沒法說出花名的鮮花的水晶花瓶擺放在一個帶早期歐洲傳統藝術色彩的桃木通花櫃上。

「森法警,很榮幸可以和你見面。先讓我很坦誠的告訴你,是我讓阿史對你做了個背景調查。看來你有兩個表現相當優異的職業練歷。」

「過去的不算。先看看現在的這個再下評論吧。」森探長在查爾辦公桌前一張專為訪客提供的藍色皮革靠椅中坐下。

眼前的查爾中等身材,應該是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明顯看來略微帶肥,疏落的銀髮,窄窄的鼻樑,看上去略帶水汪的緑眼,身穿深碳灰色的西服,領口燙的筆直的白襯衫,比西服色系稍深的西褲,手的溫度和觸感跟室溫的牛油相去不遠。

「查先生,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你們兩位要喝點什麼嗎?柳橙還是

檸檬蜜?」史提芬問。

森探長婉言的說:「不用打擾了,我剛用過早餐。」

查爾對史提芬說:「太早喝其他的了,你處理完其他的事情後就給我一杯檸檬蜜。」

史提芬離開後,查爾用帶著開始吧的眼神看著森探長以示談話開始。

「閣下應該知道為什麼我們今天會會面的目的吧,根據我所得的了解,閣下是為數不多,其中一個對極右,白人至上,新納粹主義有較深研究的學者。我來的目的就是要了解一下一個名為1919網站的來龍去脈。」

「1919。有趣又太過突然了!你應該知道88的意思吧?」

「字母H是字母順序排名的第八位,兩個HH代表的就是Heil Hitler。

S排第十九。SS就是納粹黨衛軍Schutzstaffel的宿寫。」森探長不疾不徐的說。

「名不虛傳的森探長,完全正確!」由一開始坐下就一直保持讓人感覺到被重視的查爾雙眼內笑意更盛的說:「你所說的組織都是我深感興趣研究多年的組織,只是我還是頭一次聽到1919這個網址。可是經你這麼一說,很明顯,不單只真的正如你說的有那麼一個組織,它還有了個名稱。」

「你不會知道是誰辦理,又或是網址的來源吧?」

「就算我跟其他有興趣的人打聽過,但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再且,我自己也非常希望可以跟主辦1919的人交流一下。」

「那不會比較大風險?」

「我明白你的意思,是的,是有一些不確定的風險,可是如果你要深入研究關於他們所提出的觀點的話,一點風險算不上什麼。再來,大多數的人都知道我是誰,他們不多不少都會尊重我的立場。讓我補充一下,其實大多數外界對他們的態度都是出於誤會而導致的。」

「我想,如果你可以諒解我以下要說的,他們最大的問題在於他們確確實實都是些被大多數人唾棄的種族歧視份子。」

查爾臉上的笑意略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僵硬。「法警先生,請讓我把我的想法完整的說完。正如我剛說的,那些同情納粹主義的不見得都喜歡希特勒又或是由希特勒為首,極右的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勞工黨。只是因為外界對他們的不理解,因此就有了把他們都列為新納粹份子的誤解。你應該對一天被列入黑名單就終身沒有翻身的機會這句話吧?它們就是這麼的一群人。加上現在的輿論界都把新納粹和極右通通混為一談了。」

「那為什麼網站要用1919來讓大家想起納粹黨衛軍的SS?」

「這我也不清楚,但我覺得這是一個極為有趣而且獨樹一格的稱號。當然,我是站在作為一個學者的立場來思考的。」

「讓我問你個問題。如果我要找出誰是網址背後這些比極右更極端的主持人或是組織,你認為我應該從哪著手?」

「你認為就算讓你找到,他們會跟你說話嗎?別忘記你自己的職責,你跟他們是站在對立面的。」

「如果讓你牽線讓我跟他們聯絡上…」

打從對話開始,查爾就不停的轉動著身下的座椅,這時他終於停止了轉動,嘴唇撅起,看著頭頂的天花板。其中一個應該是查爾排練已久的招牌思考動作,森探長在心裡想。

「你所提出的可能不太適合。 但是在回到你所提出的話題之前,我想問一下,是什麼讓你認為這個網站是屬於極右份子設立的呢?」

「網站上所貼鼓勵頌揚納粹主義的文章…」

查爾插話打斷了森探長本來要說的話:「啊,是的。網站貼的都是極右和極端如鼓勵種族隔離的三K黨所貼的文章。森探長,讓我來作個假設,如果網站上所貼的其中一個小孩受到攻擊,你認為會有什麼後果?我敢打賭聯邦政府第一時間就出馬拿人,這也為聯邦政府起了一個用來打擊他們的藉口。我知道你會問,那他們為什麼還貼那些文章。讓我把我的想法說吧,設立網站的是一群相信極左思想的狂野份子。他們打的主意跟極右的一樣,試圖用恐嚇的手段讓那些孩子們的父母改變他們投票支持的對象從而改變國會政治體制的權力遊戲來達到我無法預知的目標。可是他們是冒用極右派來設立這個網站,如果要打擊,政府也只是把目標對準極右派而不是他們。」

「你是第一個人提出這個想法的人。」森探長說。

「你要知道有誰是最想看到極右派被根除的嗎?再讓我給你提供一個參考。」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