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4-21 12:50:52uni2019

國土偵事

屋外看起來真的需要好好維修,但是屋內卻又是另一回事。每樣東西都整齊清潔,讓人覺得舒服,溫暖,有家的感覺。史圖斯的妹妹一定是喜愛手織毛毯或是收藏,屋裡擺設著,牆上掛著都是一些手藝精湛的手織品。

兩人進門後,史圖斯向應該是在屋後房間裏的妹妹喊:「喂,我回來了,順便帶朋友…」

史圖斯的妹妹,棕髮,年約三十,不高的薇薇從走道轉角的房間走了出來,拿著抹布擦著雙手,有點驚訝的看著哥哥有這樣一個穿著整齊,長相乾淨的友人。「嗨,我是薇薇。」薇薇說。

鄧特點了點頭:「我跟史圖斯同在工地上工,路過看到阿圖就進來…」

「同在工地上班?你的工種是?」

「我是幹土地勘探的,就是負責管理鋪排道路和下水道工程的。」

史圖斯插話說:「我們一起在附近的新開發地區上班,今晚他路過我就請他進來喝杯啤酒。」

「我想真的太晚了…」鄧特說。

「那就喝杯再走吧。我不喝,但冰櫃裏有。哥哥他就應該是喝的差不多了吧。」

「妹,我哪有!再喝一瓶不會有事,反正在家。」史圖斯分辨著。

他應該現在就下手。就在薇薇轉身去拿啤酒的時候,鄧特伸手握著後腰上的槍柄。為了分散他倆的注意力,鄧特故意問:「那些手織毛毯是你做的?」

「對啊,我還拿去跳蚤市場買呢。對了,你是土地勘探的,我最新的圖形設計就是跟風景有關的。前陣子我看國家地理頻道,有個節目拍攝風景的手法讓我很喜歡,就是在飛機上往下看到的風景,不同的地形,叢林,河流…」

對方描述風景的話讓鄧特想起了他家後方那一大片土地的風景,每天日升,日落的時候是他最喜歡的時刻。身後握著槍的手不自覺的鬆了。「對,可以想像從空中鳥瞰看到的風景是…動人的。如果繡在毛毯上將會變成另一種風格。」鄧特低下頭,有點不願意正視對方的說。

薇薇大概也感覺到這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被自己所描述的帶起了相同的交雜。就這樣,鄧特和薇薇彼此交談著怎樣可以把風景的形象融入毛毯刺繡設計上。鄧特覺得這是自己活了四十多年中自己最享受的對話。

仰頭喝完瓶中的啤酒,任由腰後槍枝帶來的沈重,鄧特跟薇薇吿辭道了晚安,離開了史圖斯兄妹的家。

回家的路上,車窗外的夜風吹走了鄧特剛才的猶豫。唉,自己還是不夠堅強,但是為了完成聖神的使命,他們兄妹倆一定得除去。經過今晚的交談,他妹妹也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和工作背景,最讓鄧特害怕的是,對方竟然問了他對那個網站的想法。當時自己只有以帶開玩笑的方式告訴對方那些網站到處都有,只是碰巧看到就跟她哥哥說說而已。

第二天,除了跟工作必要的對話,其餘的時間鄧特沒有對誰多說半句。整一天他都在讓自己硬著心腸的去適應將要進行的滅口計劃。下班前,經過史圖斯身旁的鄧特問:「今晚你會喝到幾點?」

「一兩瓶吧,大概七點左右回家。有事?」

「昨晚在家找到一些很久以前土地勘探所拍的鳥瞰風景照片,我打算去你家給你妹妹看看。都是一些可以作為她下一個風景刺繡作品的構圖意念。」

聳聳肩,史圖斯沒所謂的說:「你什麼時候過去都可以。」

鄧特搖了搖頭,說:「她跟我不太熟,我想有你也在可能會比較好一點。」

「好吧,你七點半過來吧。我妹好像對你印象不錯,你走後她一直問我你的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妹是個不錯的女孩。」

「對,她比我好多了。你別告訴她我這麼說。嘿。」

———————



史圖斯回到家的時候正是鄧特出門前去他家的時候。

「鄧特等一下會過來一下,他說昨晚回家後找到一些他早期在飛機上做勘探開發所拍的地形照片,他說你跟他聊起你下一個作品的構圖。我想他真正的意思是找藉口過來找你的。」

「哥!他是你的朋友,他只是友善而已吧。」

「友善你個頭!他從來沒有跟我友善過。我想他是認為我書沒讀的他那麼多。」

兩兄妹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在互相取笑了一會。趁空檔的時候,薇薇趕緊在鏡前梳了梳頭髮,洗了把臉,上了個淡妝,抹了點不易察覺的口紅,噴了小小的香水,只是一點點的,她不想顯得太著意,上衫還可以,她只希望穿著的牛仔褲是不是太緊了,是時候開始節食了…

開往史圖斯家的路上,鄧特一直在想:先解決掉薇薇,讓她沒痛苦的離去。如果在她身後往她的後腦開槍,在意識反應過來前她就沒有痛苦的離去。可是如果先射殺薇薇,史圖斯會是個問題。他長年在工地工作練就的強壯身體,一但看到妹妹被殺,他一定不計一切的跟自己搏鬥。跟一個看到自己親人被殺,自己也將是下一個的人在窄小空間裡纏鬥那會是極為危險的事。可是他不想薇薇死的痛苦。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