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創新低!你買商品,空運費我來付 贊助
2022-01-23 01:08:26uni2019

正當懷疑

看著窗外群鳥在泛起的魚肚白中以怪異的飛行方塊覓食,陳嘉達盯著遠方在想,己方缺乏的就是一件可以逆轉案情,贏得搜查令的紮實證據。可己方卻是到處碰壁。如何反客為主呢?

首先要做的就是馬上讓組裡的各人回到作為指揮中心的酒店相量出一個可行的方案怎樣把疑犯從隱蔽變為公開。或者格倫海明頓真的是無辜的?又或兇手真的是另有別人?但是不管如何,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找到對方一探究竟確是令人生疑,對方是故意躲避還是兇手另有其人?

給各人發出短訊後的第二件事,陳嘉達給了當地的縣警局長電話。還是正如一見面的時候一樣,陳嘉達對這個等到事情鬧大了才出來救火的局長還是沒有什麼好感,但以事論事,這個週末對方確是有了令人滿意的地方。對方按照陳嘉達的吩咐給認為跟格倫海明頓的父親有過直接衝突的麥克警長和把扎克海明頓因再次醉駕關進監獄的特蕾莎警員分派了全天候二十四小時的特別機動保護安排。另外還採取了雙人組的巡邏出勤。那些休班在家的也按時給自己的直屬指揮官匯報行蹤。這樣一來就大大減少了警員出現落單遇害的危險。第一批報到各自方位的時間是晨間早上六點。現在是六點三十分。

「我剛要給電話你,所有在昨晚出勤的和所有的休班警員,包括擔任文職的工作人員都沒少一個。」局長以他慣有的態度代替開場白跟陳嘉達說。

「是個好的開始。每天八點鐘的例行出勤任務指派會還是照常舉行?」

「我下了通牒,所有人員都要出席。執勤的就不用說了,那些休班的也要坐在視訊前讓我看到,不然就以公然違抗上級予以記過。」局長鐵了心的宣布。

六點三十七分,陳嘉達走進就在自己房間對面的臨時指揮中心。除了綾芫霞,夏里斯和金廣陵已在等著。吉米張因為要在鑒證化驗室等待從蒙大拿州的刑事鑒證課專門把當年發現的那具無法辨認的無名男屍漏夜趕送過來然後直接再開始第二輪解剖以辨認是否就是扎克海明頓而作著準備也缺席了。

「會議主題,如何在對方下手前抓到對方。開此吧,說說你倆的想法。」 陳嘉達倒了杯咖啡,盛了碟不知是誰一早就跟酒店廚房要了的培根炒蛋,問道。

「把他的駕照照片發放給新聞界。如果他還在這裡,又或是來過這裏,一定有人認的出來。」夏里斯認為是時候放棄先禮後兵了。

陳嘉達也有這個想法,只是他還需要更進一步的考慮。「列舉正反雙方的論點吧。」

「正的就如同我說的,一定有人看到過他的出入因此而舉報他。反的就是他會選擇暫時收手。躲起來。」夏里斯說。

「他或許會因為被我們識破了計劃而老羞成怒的隨便挑一個下手以顯示我們奈何不了他。可以假設格倫海明頓就是兇手,問題是,如果在今天晚上零時前他無法按照他的一貫手法奪取他所選定的目標,他的下一步會是什麼呢?」用手裡鉛筆的橡膠頭敲著電腦螢幕的金廣陵提出。

「我還是認為儘量把他的資料公諸於眾讓外界成為我們的監視網是比較可行的方式。我們可以製造一個假象,就是,他不是嫌疑人,他只是我們急需要找到的目擊證人。我們只是需要跟他了解一下而已。」

陳嘉達點了點頭,帶點讚同的說:「這卻是個可行的辦法。或者他會自以為可以比我們聰明的扮作是一個了解兇手犯案模式的市民來跟我們接觸。這也不是沒有先例的,有時候兇手都有過於高估自己的想法,他們抱著的是假扮第三者的要把警方玩弄於股掌的心態。」

「你們認為他有共犯為他提供支援嗎?」金廣陵問。

「我也有想過這一層。但根據他以往的慣例,我想可能性不大。」陳嘉達回道。

「那我們就把發放給新聞界的講稿指出我們是出於要盡快找到他已失聯的父親才找他幫忙的。他的父親才是真正對我們有興趣的人。我們只是希望他和其他他認識的人都安全才希望找到他。如果他真的關心那些關心過他的人就應該跟我們聯絡。」夏里斯分析著。

「他不是有雇主的嗎?我們不如讓他的雇主跟他聯絡,就說有一個關於工作細節的會議每人都得必須出席。」金廣陵提議。「又或是讓他的姑媽出面給電話他。」

「讓他的姑媽出面?說什麼?」夏里斯問。「跟他說我們在找他?」

「對!你們不是跟他姑媽見過面嗎?就讓她跟對方說她擔心他的處境,這樣他就算不出面也可以讓我們定位找到他。」金廣陵信心滿滿的說。

聽著組員的建議,陳嘉達看了看時間,時間還過得真快,忙說:「阿金,我和夏里斯現在還得去麥克家替換綾探長負責把他接送回警局,你繼續留在這裏收集一切可以把對方找出來的工作,特別是跟吉米張保持聯絡,一但對那具無名男屍有了發現請馬上通知我們。還有,老闆他會再次跟檢察處爭取一份搜查令,成功與否他會跟我們聯絡的。一有消息你馬上通知我。」

安排妥當後和夏里斯步入酒店電梯,古斯來了電話。

「古探長,局長說昨晚所有人都安全無虞。你的方位。」陳嘉達省去開此白就說。

「我也接到短信了。我現在正前往特蕾莎警員的家接換負責她安全的警員把她護送回警局。昨晚我把格倫海明頓的事又想了想,他是因為父親出獄後沒法繼續付房屋貸款而失去一切的,我決定今天去銀行找找當年的資料,因為是屬於可以對外公開法拍交易資料,所以也無需搜查令,今天一等銀行開門我就去銀行跟銀行方面的負責人傾談,我要看看被法拍後格倫海明頓家的所有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

「負責人都給你在禮拜天找出來了?」陳嘉達半笑著說。

「要找的還是可以找到的。嘿。」

「如果可以讓我們對他倆父子可以有更多了解的我們都無任歡迎。」步出著電梯,陳嘉達問:「今天早上的例行會議你會出席嗎?」

「可怕來不及了。對了,路上到處都是黑冰,你們小心點。」古斯答道。

「謝謝。你有拍檔一起去吧?記得不可以單獨執勤。」

「有,警員杜納爾跟我拍檔。加上每輛警車都有定位系統,我們會懂的應付的。」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