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星座大運勢,誰是幸運星 贊助
2021-12-05 02:42:59uni2019

正當懷疑

「哈哈,你倆是早有默契的來左右夾擊。真不愧為好搭檔。真是斗不過你倆。好,如果你們能夠提出真正具說服力的理由,我就答應你們。」

面面相覷,陳嘉達沒想到自己竟然跟綾芫霞想到了一起。面面相覷,綾芫霞暗自高興對方費了自己那麼久還沒接受自己的意見,這個陳嘉達一來對方抵死不從的竟然有了環轉的餘地。「組長你說吧。」綾芫霞一副我盡了全力,到看你的了的語氣。

「確實的證據還沒有。還記得當年你為銀行從門牌為314根莖道,也就是海明頓當年的住址收回房屋的出勤任務嗎?我把那次所有的報告都看了一遍,包括銀行因為對方拒絕搬離而要求警方加以配合的申請案也看了…」

「等等,你們就因為門牌上有一個三字就如臨大敵般的要我和我的家人藏頭躲尾?」

「對。你說的只是我要說的其中一點。第二點。根據當時在場目睹一切的證人所提供的資料,海明頓在房屋被法拍前的一個禮拜,他因為在S縣高中的停車場因為故意推撞馬斯頓校長而被校方辭退。我想你也認為這不是湊巧吧?所以,我得到的結論就是,你,麥克警長,馬斯頓校長,加上安妮貝斯女士,三個全都跟海明頓有過直接的衝突。」

「那麼當天票控他醉駕並把他抓起來的員警呢?你們有跟他說要躲避嗎?我只是把他因行為不檢而關了兩天,那個以醉駕名義抓他的卻令他被關了幾乎一年。」

「古斯已正在跟她照會,以我所知,她不是居住在當地,所以她的風險相對來說比較沒有你的大。」

「但是你們現在所說的三重殺手會針對我們當地警方來下手都是一些建立在虛構的動機上…」

一直手插褲袋,凝神聽著的綾芫霞打斷了對方的話樁:「天啊!麥克,你現在是在逃避話題!我們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會決定這樣做的。」

「這也是深思熟慮?看,按照紀錄,海明頓是個比我年紀還大的人,我今年五十多歲。以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能犯下那些亟須有著體能極度優良的案嗎?」

「對,海明頓現在的歲數是五十五歲。以罪犯的身體機能來下決斷是不成熟的判斷。但卻可以給予我們作為參考的價值。更讓我擔心的是,到現時為止我們還沒有掌握到他的行蹤。」

「那不就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馬什麼的嗎?如果按你們所說有一個以上的人有作案的嫌疑,那我們不是要沒休止的東躲西藏?」

「馬卡菲,那個當年全家遇難僅剩生還的孩子。我們已大概掌握了他的最新行蹤。」

綾芫霞和麥克聽到陳嘉達的話後都同時不可置信的看著陳嘉達等待著對方繼續下去的話。

「這得歸功於金探長和夏里斯,是他們按著報告上小的可憐的線索追尋到的。馬卡菲現住於麻省,已婚,是兩個小孩的父親。按照他現在的近況所在,我很難相信他可以瞞著他的太太和孩子,橫跨數州的來到美西,花費數月的時間去跟監埋伏監視被害人,然後犯案的人。也不是說沒有那個可能性,但那個可行性就像,什麼說來比喻呢?」陳嘉達一時語塞的想著,然後忽然有所啟示的說:「啊,就像綾探長不再喝咖啡的機率一樣。」

不可以笑出聲來,不單止不可以笑,還不可以給對方看出自己要笑的樣子。所以綾芫霞就算知道對方是企圖用這個荒唐的比喻來逗自己別再生氣,但是還是要給點顏色這人瞧瞧!

只是,就算綾芫霞板起一副撲克臉的木無表情,綾芫霞還是沒法收藏眼裏的絲絲笑意。唯有強自鎮定的橫了陳嘉達一眼,然後就扮作不俏的轉過身去掩飾自己眼眸的嬌態。

陳嘉達用這一個比喻是有他的目的的。其一。當然是有逗綾芫霞不再生氣的企圖。其二。他是要用這個聽來絕對是極之無法理解的比喻去調劑一下麥克警長固執的態度。

「既然陳探長你那麼說,海明頓確實是有比別人大的嫌疑。但是…」麥克警長哪裡會知道陳嘉達的比喻是有著相關性的相成呢?果然中計,語氣已有了鬆動的跡象。

「陳大探長說的極為有理。所有擺明的一切都往海明頓的方向發展。麥警長還是多加留意。」綾芫霞還是保持背著陳嘉達,這個無時無刻都在耍心計的壞蛋,自己卻無法自拔的給對方敲著邊鼓。

「再讓我想想…」麥克警長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低著頭說。

「既然是這樣,我決定進駐你家!」綾芫霞倏一轉身,雙眼凌厲的直視著麥克警長說。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