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還能抽好禮,年終換機靠自己 贊助
2021-11-21 06:59:51uni2019

正當懷疑

盯著螢幕上綾芫霞的資料,陳嘉達很希望可以給綾芫霞的直屬長官,星馳探長電話問一下情況。正想的出神,夏里斯拿著手機大步的走了過來:「吉米有急事要直接跟你說。」

「張先生。」陳嘉達接過手機就說。

「我們剛找到一些東西,還會有更多。媽的!這下他死定了!」吉米張一棄以往的處變不驚,幾乎是用喊的在手機裡高喊。



一時還沒有把想著剛才那通電話的心情轉換過來,陳嘉達有點不耐煩的說:「有什麼發現?」不該用這樣的口吻對夜以繼日工作的夥伴說話,但是剛才所聽到的實在是太頭痛的問題。

「如果你現在就找到人給我驗證,我就可以把他入罪!」吉米張大概因為興奮,又或沒發覺陳嘉達帶著不耐煩的語氣,高興的在視訊鏡頭裡說。

「你剛說什麼?你是說你們找到了他的DNA?」陳嘉達這次總算會意了,他自己也有點忘形的問!

「還記得我說過浴室是我們鑒證人員最好的朋友嗎?他在殺害了校長後在校長家的浴室清洗了自己。過後他很小心的處理了浴室裡所有的一切,包括倒了清理渠道的強力去污劑進了浴室的去水口。正常來說這是一個簡單但非常有效的辦法,因為當一個人洗澡的時候,他會無意中的脫落一些毛髮。你們知道我們找到什麼了嗎?」話筒傳來吉米得意的語氣。

房間裡的人都因為緊張而屏息聆聽著,還是陳嘉達首先打破因興奮而不自知的沈默,說:「鏡子上的指模或是淋浴室門下的趟道格留下了毛髮?」

「唔…不錯的觀察角度。還有別的下注沒有?」吉米張是一洗這幾天毫無進展的鑒證經歷的頹氣而變得情緒高漲。

「我們身上沒什麼值錢的,你要什麼都給你了!還不快說!」三人異口同聲的哀求著。

「唉,既然沒甚值錢的,那本座就做趟善事,無償的如實奉上吧。這趟真虧大了…嘿。聽好了,這次他在犯案的時候割傷了自己也不自知。只是很小很小的傷口。他在沐浴完後拿了浴室裡的浴巾擦身。記住那是很小很小的傷口,大概在他擦乾身體後傷口就會自動復癒。」

「你們取得了浴巾!」夏里斯不可置信的問。

「比浴巾還珍貴的!要知道這是一個極為小心的人,他在擦乾身體後把浴巾也帶走了。我們卻是在掛浴巾的鉤上提取了他的血液。就一點點,微小的連肉眼也難以辨識的一點點。以我的推斷,割傷來至他的指尖。在他拿取浴巾的時候留下的。等等,我知道你們的組長會說,會不會是校長在被害前無意割傷留下的?對不對,陳嘉達探長?」

陳嘉達對對方無有遺漏的洞察能力只有回以苦笑,苦笑著舉手投降,說:「又被你戳中痛腳了。」

「彼此彼此。我們立即把提取到的血液跟校長的做了對比驗證。結果是,當當當當,嘿,來點音效配合,結果分析指出,血液不屬於被害人。」

「找到血型了?」金廣陵著急的問。

「大哥,即找即有的只會在荷李活商業電影裡才有的灰姑娘傳奇。在我們的MRT鑒證器材運抵前我準備把樣本急送到加州首府的鑒證總部做進一步的詳細鑒證。我已跟對方的所長打過招呼,他知道這是到現時為止我們能夠從一個專門針對護士,教師和執法人員的系列殺手所提取的血液樣本。他會進全力協助配合我們的。但最快也得等上兩三天才會有結果。在此之前我還是嘗試過套取它的血型鑒證,應該是屬於B+血型的。擁有B+血型的只有大概佔人口8個百分點的數目,這會相對大大縮短鎖定目標的過程。哦,對了,我還有一個禮物送給大家。」

陳嘉達,金廣陵,夏里斯同時從座椅上不是差點摔倒就是蹦起。

「我剛看了綾探長傳過來關於那六個無家可歸者的驗證報告,在報告裡提到有跟所有被害者血型不同的血型。」

「B+型!」三人同時衝口而出。

「Bingo!」

關上手機,幾個人又再回到各自閱讀著訴訟案和比較著彼此筆記的工作。盡快的把馬卡菲和海明頓最後離開S縣的時間找出來再對比當地三個無家可歸者被害的日期,如果他倆在此時間不在當地,那麼他們就不是三重殺手。

「雖然其中一個是在一月份被殺,另外兩個是在夏天的時候被殺。這兩段時間都是大學寒假和暑假的時候,馬卡菲可以趁這段放假的時候回來殺人然後繼續回校上課。我現就去跟古斯推算一下日期是否有重疊的可行性。」陳嘉達跟其餘兩人交代了行蹤後匆匆的出了門。

一直沈思著的陳嘉達在快要抵達縣警警局的時候改變了主意。一掉頭,他駛往綾芫霞的住處。不是自己不相信索托幹員的說詞,但是對方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的啟動對綾芫霞的調查?

到底是那一方在隱瞞著什麼?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