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力越來越差竟是身體警訊!? 贊助
2021-11-20 05:49:27uni2019

正當懷疑

綾芫霞的資料要跟我了解?開什麼玩笑!「有問題嗎?」陳嘉達的思路還是從三重殺手的思考上停了下來,帶點不解的問。

「是的。如果長官你是在進行著跨部門的聯合辦案,我想你應該多了解一下綾芫霞探員的資料。」

「這個我的組員會跟進。還有其他的嗎?」

「長官,我完全理解也尊重你的決定。只是,綾芫霞探員在過去的四年中都在我們的監控中。」

「說準確。」

「是的,長官。綾芫霞探員因為違反了在聯邦法例中通過的國會和警察改革第241和第242條提案,「警察行為不檢法」的過度使用致命暴力的刑事指控因此被我部展開調查。她現正處於行政休假的階段。他的直屬長官,星馳探長可能理解為她在休假。長官,請允許我提醒一下,行政休假和休假是有分別的。」

陳嘉達整個人一時間一片空白。身為聯調局探長,他深明以上的指控可不是鬧著笑的。他不想聽下去,但為公為私,他有義務,聽!下!去!

「我要你的解釋。」陳嘉達牙縫裡的語句帶著嘶啞。

「是的,長官!」索托口中長官前長官後的阿谀奉承聽在陳嘉達耳裡極為刺耳,穩著自己的情緒,沒打斷對方的傲慢,他讓對方繼續。「在四年前的二月十五號,綾芫霞探員在一次反偷渡販賣人口的臥底行動中使用了過度使用致命武器的手段。根據超過一個以上的證人的指證,當時被綾芫霞過度使用致命武器的被害人是手無串鐵,而且已服從命令的聽由警方處理。我局是在收到投訴後以示公允的參與了對綾芫霞探員有否違反侵犯公民權利,被害人是一個奉公守法的亞裔美國公民的民事侵權行為。」

「在有更多的證據支持你所說的之前我無法給你任何答覆。再且,你剛說的對我和我的團隊正進行的案情調查沒有任何關係,也起不了任何幫助。所以…」

「所以,綾芫霞不應該也不該繼續擔任任何的執法工作,她所犯下的行為是讓你我和其他執法單位的同僚蒙羞。就讓我來做個假設,如果她在擔任執法工作中有過任何的貢獻,但任何的貢獻都比不上她現在所違反的州和聯邦法律上禁止以警察的名義去公然使用過當武力的嚴重。更加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她竟然企圖利用行政休假為藉口的轉職去掩飾她的觸法行為,我想長官你是深明其意,她是在企圖逃脫法律上的究責。她應該很清楚今天的來臨。」

「企圖轉職?索托幹員,你錯了。綾芫霞探長是我組正在經辦的案件中的證人,她以她出色的表現為我組提供了多層次的案情分析。在她無償提供的幫助下,我組承辦的案件終於有了令人鼓舞的進展。作為一個局外人是沒法想像和理解的。」

「那就是最理想的狀況,長官。很抱歉,我還是維持我剛才對綾芫霞的判斷。長官,在這裡希望你能夠聽一句我的建言,看著她。我衷心希望你能儘早破案,但我卻希望你不需要綾芫霞為你的團隊做出任何的案情報告以供控方採用。因為,到時候綾芫霞恐怕已不再是一位執法人員。事實上到時她恐怕已經過冗長的聯邦訴訟而被大陪審團判罪而下獄。」

陳嘉達收了線。但他確實是被剛才在毫無預警下所聽到的困擾著。不管對方所說的是怎樣,但對方一定是有相對確鑿的證據去支撐他的論點才會做出剛才的指控。說到底,聯邦指控不是建立在一兩個人的隨意指控,它們是經過大量採證後有相當大的立足點才會做出決定的。

盯著螢幕上綾芫霞的資料,陳嘉達很希望可以給綾芫霞的直屬長官,星馳探長電話問一下情況。正想的出神,夏里斯拿著手機大步的走了過來:「吉米有急事要直接跟你說。」

「張先生。」陳嘉達接過手機就說。

「我們剛找到一些東西,還會有更多。媽的!這下他死定了!」吉米張一棄以往的處變不驚,幾乎是用喊的在手機裡高喊。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