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1元!泰國熱銷商品直送你家 贊助
2021-11-19 15:12:47uni2019

正當懷疑

近了,陳嘉達在骨子裡可以感到獵物就近在咫尺的感應。

回到房間的陳嘉達再次翻看著院方調閱給自己一切跟安妮貝斯訴訟案有關的檔案。

海明頓。馬卡菲。

「金探長,這兩人現在的行蹤有把握嗎?」

「海明頓失去了他的住房後就離開了這。我按照他的社安卡在蒙大拿州找到他在海悅酒店做過一陣短暫臨工。然後在以後的十年就失去了蹤影。馬卡菲,當年年僅十六歲的他去了東部的一所大學就學後就沒再回到過這裡。我已通知那邊的人找他。依我看,當年還年小的他一定有人收留了他。我已提示那邊的分局按他家親戚的範圍查閱。」

沒吭聲,低頭看著綾芫霞剛傳過來那些無家可歸者被殺的照片,陳嘉達的手機響了。

「陳嘉達,說。」陳嘉達看也沒看,一把拿起手機就說。

「我是特別行動組幹員索托。你是陳嘉達幹員嗎?」

狗屎!這人已在自己的手機裡連續留了幾個口訊,只怪自己這幾天忙著應對案情的進展而完全忘了對方的留言。不是不想回對方的電話,只是自己真的沒有再多的時間去回一個不在自己管轄區內,又不留下來電意圖的口訊。在破案關鍵時刻,陳嘉達要盡快打發走這樣沒頭沒腦的來電。最好,最快捷的辦法就是看頭銜的高低。

「索托幹員,我是特別行動組組長陳嘉達。請說。」陳嘉達邊細讀著案上的檔案邊說。

「對不起,長官!」

「唔,索幹員,我可以為你解答什麼嗎?請明白,我和我的組正在辦理一起倍受矚目的案件,再有,禮拜天在我的字典中不代表有什麼特別之處。」

「明白!對不起,長官,我就儘量簡單一點不打擾你。我的來電是要跟你了解一下一個名字為綾芫霞,現部屬於S市刑警局探員的資料。」

綾芫霞的資料要跟我了解?開什麼玩笑!「有問題嗎?」陳嘉達的思路還是從三重殺手的思考上停了下來,帶點不解的問。

「是的。如果長官你是在進行著跨部門的聯合辦案,我想你應該多了解一下綾芫霞探員的資料。」

「這個我的組員會跟進。還有其他的嗎?」

「長官,我完全理解也尊重你的決定。只是,綾芫霞探員在過去的四年中都在我們的監控中。」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