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W G80 M3高亮點 贊助
2021-11-15 12:16:52uni2019

正當懷疑

「為什麼要採取這麼繁瑣的步驟?」

「你指的是?請說明一下你的問題。」陳嘉達示意其中一個提出問題的警員解釋一下。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兇手要等到現在才採取報復?為什麼他要穿州過省的去犯案?當地發生,就在當地解決不是更省事?」

很好的問題。

重要的要想兩遍才回答。所以陳嘉達沒有立刻回應對方的發問。他在心裡琢磨著。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相信兇手之所以在不同的地方犯案是企圖混淆迷惑警方識穿他真正的動機而作案的。其他在別州被害的受害者都是兇手為了擺脫我們偵辦案件的方向而佈下的疑陣。對,兇手到此為止他是成功的。但他萬萬沒想到就算事隔了十八年後,我們在各部門的衷誠合作下終於找到了兇手以為沒人會發現的線索。此外,我們正往無論是本州還是外州許多長期懸而未決的謀殺案的方向調查。特別是那些涉及刺殺或是持刀傷人的案件。我們有理由相信兇手能夠有高水準的刺殺技巧不是一天一夕之間就學會的。他一定在別的地方用刀犯下過其他的案件以求刀法能夠運用自如。」

「我想我知道誰是海明頓。」站在旁邊的拜仁麥克警長忽然若有所思的冒出了一句。

本來要繼續說下去的陳嘉達聽後不自覺的用雙手使勁握著講台以免因吃驚出了洋相,問:「你認識海明頓?」

「那是十五,十六年前的事吧,正確的日期我可以找找看。當時海明頓所住的房子因為被銀行查封了,在海明頓拒絕搬離後我是應銀行的要求去執行強制性驅離任務的。剛才你說過他有醉駕的前科,我才想起來。當天的驅離任務搞的很難看,喝醉了的他費了我跟我的拍檔很大的勁才把他驅離。後來我查閱了他的檔案才發現自從他失去了太太後他就有酗酒的習慣。酗酒也讓他丟了飯碗。兒童保護機構在他第二次醉駕的時候因為搭載著他的兒子而把他的兒子判給了他的一個親戚同住。」

感覺到這可能就是一切起源的導火線,陳嘉達問道:「你知道他的下落嗎?」

「不知道。當天他因為惡意拒絕合作而被我們送進了拘留所三天。在這三天裡銀行把他家所擁有的都搬進了出租儲物倉。銀行好像只付了出租儲物倉一個月的租金,到期後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回去把東西拿回。後來我聽說他離開了這裡以後我們就再也沒有看到過他。」

「他經歷了這麼大的變化,每一個看來都是讓他以後變成一個系列殺手的導火線。」

「那麼那幾宗無家可歸者被利器砍殺的案會跟這有關嗎?」另一個警察發問。

「什麼無家可歸者被殺案?」陳嘉達吃驚的問。

「你不是說要跟進所有在這附近發生的懸而未決的謀殺案嗎?前幾年這裡就發生過多起類似的案件。」

另一個警察附和著:「是衛蒙探長負責處理的。」

「衛蒙探長前幾年已退役然後已搬離到外州定居。我記得那幾宗案。」麥克警長緊接著說:「三個流浪漢深夜在睡夢中被刺身亡。衛蒙探長認為是尋刺激的隨機殺人案。兇手可能不是同一人又或是那些要在同夥前揚名的混混所幹。每個死者被殺的手法都不一樣,沒有固定的模式。一個是在河畔被發現,另兩個在廢置工場被發現。因為都是發生在偏遠地區和廢置工場,屍體被發現後都已不是被老鼠,野狗啃咬過就是因氣候變動而殘破不全。」

「我要調閱你所說的所有檔案。然後呢?」

「三宗案件都發生在七到八個月之間。然後就再也沒發生過。」

「我需要所有當時在案發現場所找到的證據鑒證報告,所有的案發調查報告。還有盡快把如何跟衛蒙探長聯絡的方法傳訊給我。」

「沒問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