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職業的辛苦我們都懂 贊助
2021-11-07 11:36:57uni2019

正當懷疑

看了看電腦筆記上的時間顯示,已是過了午夜的十二點三十分。是馬卡菲還是海明頓?還是又一次落空?陳嘉達蓋上電筆,閉上眼和衣躺在床上希望可以小休一會,可大腦卻不聽使喚的堅持希望把今晚所發現的線索理出個頭緒。

「Well,shit。」嘆了口氣,陳嘉達走進浴室希望借助來個熱水澡可以喚醒疲憊的身體。

火災發生在那年的三月三號,也是跟兇手犯案的日期相同。會嗎?還是湊巧?就算可以認證對方的身份,如果現在的兇手已改姓埋名呢?如果兇手就此換了另一個身份躲了起來?如果對方在駕照中的照片跟十八年後的今天來了個改頭換面呢?如果對方在黑市交易中另辦了一個或更多的駕照?太多的可能性,太少的時間去逐一檢視,千頭萬緒都是在跟兇手,不,還有是在跟時間賽跑。陳嘉達要的是快速準確的答案,來得及嗎?

換上乾淨的短T,穿上休閒褲,用毛巾擦乾著頭髮的時候陳嘉達聽到房間大門傳來了三下敲響。那種力度適中,聽來像是輕敲,但卻帶著不會錯過的力度。

會是誰?這麼晚了。陳嘉達隨手拿起擺在浴室洗手盆檯上的點四五。順手把房間的燈熄了,右手持槍,悄無聲息的掩到門後。透過貓兒眼,門前站著的竟然是綾芫霞?

門前的她看來比自己更憔悴。

「這麼晚了…」

對方默默的欺身進了門,門隨著在對方腳後跟輕踢下悄然在身後關上。她的雙臂纏上了他的脖子,她的雙唇封住了他的語句。

黑暗中兩人就像在滄海中彼此靠上了一根稻草一樣,彼此的需索著。對方纏住自己頸部的雙臂隨著親吻而往身後遊走。

「唔…唔…這你別碰…唔…危險。」陳嘉達持槍在後的手被綾芫霞的手握控著。

「…唔,那就先不碰道具…這是什麼…嗯?」綾芫霞在陳嘉達的唇邊輕語。

陳嘉達發現自己握著的槍到了對方小腹下微凸的恥骨之間。然後槍管在對方身體摩擦下變的異常的沈重。

「小心,別走火喔。」語畢,綾芫霞再次封上對方的雙唇。

一股濃列,充滿誘惑的烈火在黑暗中把陳嘉達完全吞沒。吻已到了白熱化;因為陳嘉達感到自己無可選擇的被對方實實在在的握在手上。

「這個也先不要走火哦。」綾芫霞持續的吻和握在自己手中的陳嘉達就像兩個演練著探戈舞步的舞者般往可以俯瞰頂樓窗外夜色的窗前移動。

互擁著,雙唇沒分開過的兩人站在窗前。斜眼看著窗外,綾芫霞雙臂已換了抵在窗上,扭頭看著君臨天下般的陳嘉達,語意不詳的說:

美嗎?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