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出去玩 贊助
2021-11-07 00:38:54uni2019

正當懷疑

「一次醉駕就進牢?」陳嘉達有點懷疑。他知道無論如何醉駕被抓肯定是會被帶回拘留一天半天。但還不至於進牢。

「嘿,他是三振出局。」金廣陵笑了笑說。

「哼,那就開始辦事吧。馬上把手上的資料傳給古斯,他是這裡的地頭蛇,無論如何,把這個海明頓找回來再說。」陳嘉達冷哼了一聲,指示。

「Yes,Sir!」金廣陵響亮的回答後托了托眼鏡,又再忙碌了起來。

「就這麼多?還有其他的嗎?」綾芫霞似乎不相信今天突然的好運,跟夏里斯問道。

「還有其他幾個有可能的,但都沒有這個海明頓來的顯著。他是唯一被馬斯頓校長辭退前一年失去妻子,又是在馬斯頓校長的學校受雇的職員。」夏里斯回答。

「他被辭退後在哪工作?」

「這點我們暫時還沒有找到。」

「聽來這真是一個有最大嫌疑的人。還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嗎?」

「一個全家喪命自己獨自活存了下來後把醫院,警局,還有消防局通通用過失致死罪告上法庭的人。這是一件費解的事,根據當事人當年的歲數,他只是一個十六歲的男孩。一個十六歲的男孩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除非在他背後有著某種程度的目的。」

「還用說嗎?一定是被那些美其名為受害人爭取公道的民事訴訟律師。」綾芫霞低聲的說。

「男孩的名字叫馬卡菲。金處理長已在嘗試找到對方更詳盡的資料。」

「誰是金處理長?」房間裡的人都被夏里斯口中的金處理長嚇了一跳。

「哎呀,你們別這樣看著我嘛。金處理長就是對各種高科技瞭如指掌的金大哥啊。」

「喔,我明白了。你之所以叫他處理長就好像英特爾出產的伺服系統一樣的公司效率。對吧?」

經綾芫霞這麼一說,各人都莞爾的笑了起來。

低頭正忙的不可開交的金廣陵這時卻冒了一句:「夏叔經你這麽說我就永遠沒有機會走出這門口的機會了。組長,什麼時候你讓我假釋出去活動一下筋骨?」

「你做得很好,所以假釋申請被駁回!」綾芫霞,陳嘉達和夏里斯異口同聲,義正詞嚴的硬是把金廣陵的話塞了回去。

「好了。除了火災事件把安妮貝斯女士告上法庭的還有一位被送進急救室卻連帶嬰兒也一同搶救無效的孕婦家屬。孕婦被送進急救時被診斷得了先兆子癇症。安妮貝斯當時就嘗試為孕婦降低血壓然後進行剖腹生產。但孕婦卻忽然得了併發症而孕婦和她肚裡的嬰兒也同時喪命。通常在血壓正常的女性懷孕 20週後開始。它可能導致母親和嬰兒出現嚴重甚至致命的並發症。」

「為什麼是由貝斯女士負責助產?不是該讓產科負責的嗎?」綾芫霞問。

「應該是緊急狀況吧。這裡沒說明。孕婦丈夫的名字是瀚若維。就這麼多了。其他的就跟院方說的一樣,都是完全沒有根據的指控。」

「喂!我想我找到一些新的東西。」金廣陵手裡拿著剛從複印機中複印出來的打印,興奮的說。「三號,大火發生的當晚,海明頓和馬卡菲兩家家人同時遇難的一天。」

陳嘉達低頭快速的讀著手上接過來的打印,心情雀躍。他的直覺告訴他,關鍵就在於這!「這兩個其中一個就是有最大的嫌疑。現在是禮拜六晚上十一點多,其他要配合的部門在短時間內不大可能分出更多的人手來協助,我們就利用對方還沒想到我們已發現他們的空檔,先發制人,發揮我們科技上的優勢,鎖定他們的最新去向,爭取在明天上午前找到他們。」

「明白!」各人馬上忙著打開電腦,輸入目標的資料進行分析整理。

「對了,我讓吉米張留在佐敦那裡繼續對在傑弗森歐登校長被殺現場所收集的證據做著複雜的鑒證技術分析。他們也再次回到被兇手大肆破壞的喬安妮老師的家裡再次搜索,看看有沒有被遺漏的證據。以現場所看,兇手當時是在盛怒之下所幹,他可能一時疏忽留下毛髮,血液,只要連他的皮夾也留下就最理想。」對,時候疑犯真的會在案發現場留下自己的皮夾而離去的。在辦案人員眼中,這個罕有的情況他們都認為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看者有份。

「那簡直就是坐在椅上也可破案的奇蹟。」夏里斯笑著說。

「夏組員和金組員,調查的工作就讓我繼續。你們忙碌了一整天,儘快爭取休息,明天早上八點準時見面。你倆不用再說了,這是我的要求。對了,綾探長,我剛說的對你也適用。各就各位趕緊休息,散會。」

下了逐客令後,陳嘉達拿起金廣陵和夏里斯面前的資料,最後一個離開了房間。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