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唯一三輪商務智慧電車 贊助
2021-11-06 01:41:41uni2019

正當懷疑

綾芫霞走進酒店房間內的時候陳嘉達差點不相信自己的雙眼。「這麼晚了你還過來?」陳嘉達說。

「過來看看總可以吧。剛在大堂酒廊碰到麥警長,跟他說了幾句。」

綾芫霞也不等其他人搭話就拿起堆積如山的檔案讀了起來。

「噢,是嗎?我沒看到你們。」陳嘉達自問他應該多留意身邊環境的,就算酒吧是在酒店大堂的側廳,他也應該多留意一下。加上今晚人客不算太多。是自己大意。

「有什麼新線索嗎?」綾芫霞邊低頭看著醫院送來的檔案邊走進廚房拿了個杯子。

「組長可能找到了一些新線索。」那個以穿著永遠光鮮,把袖口捲起,露出強壯前臂的夏里斯為綾芫霞倒了杯咖啡後說。

「什麼樣的線索?」綾芫霞抬頭問。

「組長說他從一個跟馬斯頓校長一起在校工作的退休教師口中得知馬斯頓校長曾經跟一個失去太太,然後更因酗酒而推撞過校長的職員有關。」

「細節。」綾芫霞一掃因案情一味不明朗,呈膠著的陰霾看往陳嘉達。

「夏組員發現的更為重要。你來給她說說吧。」陳嘉達雙手抱胸,依桌而立的示意。

「是這樣的。今天我在看醫院送來跟安妮貝斯女士有關的訴訟案件。其中一份是在經過法律程序上提交,作證,然後被法院視為沒有根據而撤案的訴訟案。案中的原告採取了上訴,進而再被裁定不成立的訴訟案。當中提到在十八年前,在鎮上發生了一宗可怕的公寓火災事件。當時一共有十九個傷者被分為兩組的分別送進了當地的和離這較遠的兩所醫院。安妮貝斯女士當時就是在附近只有她工作才有緊急治療設備的醫院工作。被送到她那裏醫院的一共有十一個屬於傷勢極重的傷者。其中三個在抵達醫院的時候已經被判搶救無效。」

「這些都在訴訟案中被提到?」綾芫霞問。

「是的。還有金組員也按照日期把當天的警方調查報告也調閱出來以核實訴訟案中所提到的是發經過。」

「Okay。」

夏里斯點了點頭後再次繼續:「三個即時喪命的立時被馬上送了去殮屍房。另兩個也因為傷勢過重而在送院途中而不治。其他九個傷勢嚴重的被送抵了安妮貝斯女士工作的醫院急救室。因為安妮貝斯女士是當晚的資深急救部護士,所以當時也是由安妮貝斯女士擔任根據傷者的傷勢程度去決定急救的順序。」

房間裡的每個人都因為感受到當時擔任安妮貝斯的職位所要做出的選擇而閉上了眼睛。

「請繼續。」最後還是綾芫霞打破各人格外難過的心情,提出。

「根據訴訟羅列的資料。當時有一個名為薩克海明頓的人聲稱安妮貝斯女士把另外傷勢比他太太輕的安排在他太太之前接受急救護理。因此他太太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搶救而去逝。因為他太太是在急救室中過世,所以醫院檢查了所有的急救程序,得出的結論是,當遇上這種人數幾乎超出醫院負荷,每個傷者都極需得到急救護理的情形下,醫院會根據現場急救護士的判斷再加上每個傷者的生存率來排列傷者接受護理的先後次序。蘿拉海明頓,

薩克海明頓的太太在火災現場就已經大面積被燒傷,加之頭部和頸椎都受到墜落橫樑猛烈的撞擊而引致鈍性骨折,在救護車上已呈休克狀態。經過解剖,解剖的發現也斷定蘿拉太太就算得到立即的急救治療,她的生存率也是回天乏力。」

「還有蘿拉太太的血型是極為罕有的Rh Null血型。全世界只有四十三個人擁有以上的血型。這也是她沒法得到補充大量失血引致的後果。」金廣陵為大家補充說明了一下。

「就因為這樣,安妮貝斯女士和醫院後來都被薩克海明頓吿上了法庭。」夏里斯說完閉上了雙眼。

陳嘉達似乎感到夏里斯語氣中露出的猶豫而問道:「夏組員,你是不是想到別的?」

「各位,讀完報告後我完全明白當時安妮貝斯女士在時間緊迫下要做出誰先誰後得到急救護理的心情。雖然我沒當過任何醫護上的工作,但在戰場上我們還是要在千鈞一髮之間作出可能導致整個戰況無法預料的決定。誰先撤,誰留下斷後,誰的生存能力不足?我就親身經歷過為了大多數人的安全而眼白白的看著被留下撤不走眼中的怨恨!自己被賦予別人生死權利的感覺是極之窩囊的感覺。」

陳嘉達明白這是夏里斯在作為一個退役特戰隊員在戰場上經歷過

生與死之間徘徊的回憶。都是人,為什麼總有一些要經歷那些生不如死對洗禮?那是多麼堅強的意志啊。

可能大家都明白夏里斯的心情,誰都不願意打斷自己隊友的回憶。都在給自己的隊友時間去走出那些難忘的記憶。

「這個海明頓。我們對他所知多少?」綾芫霞也把自己從自己的回憶裡抽身回來。

「以我們所知,他跟他太太當時的住址是位於S縣的樹根路。」金廣陵看了看手提電腦筆記說。

「不對,他和他太太不是住那棟發生火災的公寓嗎?」綾芫霞指出。

「根據他的說法,當天他和太太是回太太娘家過感恩節小聚才會遇到不幸的。」

「他太太的家人呢?」

「都死了。」

「火警原因在於?」綾芫霞問道。

「根據消防局的調查,火警起於多戶在家用電熱暖爐和家電採用多插頭取電而引致的超負荷。這是海明頓當時所給的地址。」

屋內的一伙人都不約而同的圍了在一起看著金廣陵手上的電腦筆記螢幕。地址是用衛星導航功能顯示出來,可呈三百六十度環繞的圖像。

「屋的外牆用淺緑色粉刷,窗框用的是泥黃色。屋後用紅磚加建了一棟兩層的樓房。屋前用紅磚加建了支柱。前院是兩株榆樹。」

「前身呢?」

「抱歉,綾探長。這是這所住宅最新的衛星圖像。好了,以下是最有趣的了。海明頓在喪妻之後進了牢,醉駕被抓。然後就沒有了下落。」

「一次醉駕就進牢?」陳嘉達有點懷疑。他知道無論如何醉駕被抓肯定是會被帶回拘留一天半天。但還不至於進牢。

「嘿,他是三振出局。」金廣陵笑了笑說。

「哼,那就開始辦事吧。馬上把手上的資料傳給古斯,他是這裡的地頭蛇,無論如何,把這個海明頓找回來再說。」陳嘉達冷哼了一聲,指示。

「Yes,Sir!」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