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蔬食、珍惜食物也是環保! 贊助
2021-11-04 19:47:36uni2019

正當懷疑

透過眼角的餘光,他差點回頭再看一次,他很肯定他看到了他以為今天被成功躲開自己跟監的目標。跟目標一起的還有另一人。

是個女的。是目標太太以外,一個跟目標高度相約的女子。勻稱的鼻樑,長短適中的髮型,高挑修長的身材,由於距離和酒吧的人群阻隔,他沒法聽到他們在傾談著什麼。但是從對方的舉止,談吐時的姿勢,他很肯定對方也是一個警察。一個女警。



他的直覺得到了肯定。因為對方似乎也感應到了自己被觀察著而往兇手坐的方向也看了過來。透過剛也坐來在酒吧台前另幾個客人的遮擋,兇手馬上保持鎮定,自顧自的低頭啜著啤酒。

本地新來的?還是聯調局的?在這之前他已監視了這裡的縣警局整整兩個月了,他卻沒看過這臉孔。從兩人之間的互動,她看來跟自己的目標認識似的。這些日子來我竟然沒發現這個新臉孔?還是這個混蛋背著他太太在外認識了這個女警?我怎麼沒發現他倆的行藏?

她一定是聯調局過來的,他們認識可能是以前一起辦過案,他們警察不多不少都會互相認識,互相交流辦案的經歷吧。兇手百思不解後為自己找著藉口。

這下好了,連對方的後備隊員也無意中給自己發現!他為自己選擇了跟進來的決定暗暗的笑起來。

裝著抬頭看著兩個播放著不同節目的電視螢幕,他看到目標和那個女警一前一後的站了起來。兩人走到酒吧通往酒店大堂的門前又再說了一陣,然後目標走出了酒店大門。那個女的等到酒店電梯到來後隨之也離開了酒店大堂。

電梯的指示是往上升的。這一切被兇手一一看在眼裡。

繼續跟蹤目標還是留下?兇手在千變萬化之間在心裡做著演算。目標的一舉一動已是瞭如指掌。目標離去後就是回家,兇手對目標可算是瞭然於胸。那剩下的就一個選擇。



他很慶幸今晚的冒險沒有白費。

「剛進來的時候我看到停車塲裡停了幾輛警車。這出事了?」他放下酒杯,跟酒保說。

「有事也不會在這。」酒保回答:「自從湖那邊發生了兇案後,他們就經常在這進出。大概是要給公眾一個安全的意識吧。幾個應該是聯調局來的人也住進了這。」

「只有幾個聯調局的住進來?這不是跟報上說的一樣,他們人手不足嗎?」

「昨晚剛又發生了一宗。」

「真的?我都還沒有時間看電視新聞。」

「你剛進來的時候新聞剛報導完。」

好細心的人,這樣都給他發現自己的出現。小心,不能待太久以免對方留下印象。「又是一個護士?」兇手問。

「好像這次是一個教師什麼的。我沒聽清楚名字。」

「這裡不是挺安全的地方嗎?」

「你是外地人?」

這下要小心回答了!兇手心裡亮起紅燈。「在這長大,然後去了外州求學。今天剛好出差路過,就回來看看。」

「明白!如果不是要待在這照顧父母,我早就離開這窮地方了。我一直跟他們說別再住這種地方…」還好剛有客人要添酒,不然酒保會一直說下去。

留下不多也不少,不會讓酒保留下印象的小面額小費在台上,他回到車上。

原來這就是聯調局過來抓他所駐紮的地盤。

知彼知己,百戰不滅;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盡。

Tzu once said in his Art

 of War: “Know the enemy and know yourself; in a hundred battles you will never be in peril.”



他對東方文化最印象深刻就是對方對兵法的研究。



現在不是最好的例子和機會嗎?  

他咬著下唇細想著,風險是有的,但是…

從新走出車外,在車後箱拿出背囊。他微笑著跟酒店大堂內,辦理入住手續的職員表示:「請問你們有可以停留幾天的空房嗎?」

「有的。如果你提供一下你的身分證還有主要的信用卡,我馬上為你辦理。」

駕照和信用卡在兇手只用食中二指指甲前端推過大理石櫃檯檯面。

職員瞄了瞄駕照,然後拿起信用卡,刷過酒店入住手續辦理電腦。然後如儀的把它們遞回給兇手。

沒所謂,駕照是仿真度極高的駕照。至於信用卡,那是他為復仇計畫所辦理的三個空殼上市公司名下的產物。每三個月他都會似模似樣的用信用卡帳單幾次,他也按時付帳。如假包換的貨真價實。

「請問閣下打算要停留幾晚?」

「四天。唔…四天到一個禮拜,還說不定。」

「沒關係。只要你在遷出的當天跟我們櫃台的職員說一聲就可以。我們會盡可能滿足閣下您的需要。」

「請問你們頂樓還有房間嗎?」

「讓我看看。頂樓暫時沒有耶…都給一班商務出差的租下了。」

兇手不露痕跡的把一張二十元面鈔推過檯面。

「唔…讓我再看看…閣下如果您不介意靠近樓梯口位置…」

「怎麼會呢。」

「閣下,都辦好了!」職員有禮的微笑。

兇手在入住手續單上隨便的簽了字,拿過遞來的房間鑰匙卡。

進了房,看了看。

房間位於酒店的頂樓,靠近樓梯門口。太完美了。

「商務出差的…」一如所料。那些聯調局的都在同一樓嗎?想到這,兇手像一個剛拿到糖果的小孩一樣,噗哧的一聲,笑了出來。

在背囊內拿了本書,隨便用勁的翻了翻,用躺在床上的姿勢放在床頭櫃上。然後和衣牽起床罩,再在床上肆意的轉著身體。走進浴室,開了花灑,五秒左右。丟了四張帶濕的毛巾;一張浴巾,三張臉巾在浴室地上。

鎖上門,走出了酒店。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