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唯一三輪商務智慧電車 贊助
2021-10-31 05:22:01uni2019

正當懷疑

同一天

8:30 p.m

三重殺手跟在剛從縣警警局離開的聯調局特別調查組,探長陳嘉達的不遠處。這是他一連數月以來都等在警局外跟蹤他所選定目標的習慣。但是最近這幾天目標變得有點不定時的神出鬼沒。

這樣的變動讓他感到事情不在自己掌握中的焦慮,能讓他每次順利完成任務的秘訣就是把目標置於最精準的監視下一直到刀鋒切進對方的身體。是哪裡出了紕漏?

他跟自己打趣的說沒關係,昨天才親眼看到過目標,今晚再去目標的家監視。他的監視不是一般駕車經過看看的監視,他的意思是一直看到目標家裡的燈火熄滅才離去的監視。

再想深一層,今晚錯過了目標,卻換來了一個更有趣的代替。這不是那個站在警局正門廣場上發表記者會,讓自己的計畫差點壞掉的陳姓探長嗎?一個他很少看見過由亞洲人擔任聯調局特別調查組的探長。他也不是不知道亞裔在執法方面的出色表現,但今天派來抓自己的竟然是一個以心計厲害出名的亞裔?倒要看看你的能耐。Art of War的順先生,還是什麼發音的亞洲名字,就叫他太陽先生罷了,他對亞洲人的名字總是學不懂他們字體的發音和意思。他不是說要擊敗你的對手,就要先去絕對完全的了解對手嗎?

陳探長,你要上哪?還是你在回去跟你的組員會合?你有多少人?你有每個人也有的陋習嗎?就跟他老爸一樣總是貪杯?召妓,因為離家太久?

他在報上所得知對方底細的不多,在網上搜查的更是少之又少。唯一找到的是一篇聯調局很少曝光的G先生在接受採訪關於三重殺手又再次浮現的採訪報導,採訪報導提到過這個陳姓探員。還是這個陳姓男子給自己起了的代號,三重殺手。

殺手笑了笑,他對於警方為自己取什麼名字又好,代號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所做的一切終於得到了應得的尊敬。還是來自聯邦調查局為自己取的綽號!

我被聯調局盯上了!他當時有點吃驚,但興奮的程度還是比吃驚的成一面倒的局面。

根據博客上的簡介,陳嘉達探長是一個剛成立,名叫MRT,機動應變組的指揮官。顧名思義,組的成立宗旨就是為偏遠地區缺乏跟得上高科技鑒證技術的地方警力單位提供支援。

「我們的首要任務,」聯調局的那個G先生在採訪中表示,「就是為偏遠地區缺乏高科技鑒證技術的地方警力單位提供盡可能一切的支援和協助。我們新成立的組織有著受過最先進訓練的鑒證專業探員,有著無論是偵緝,訊問,心理分析,還是最強悍突擊需要的出色探員。」

他沒有多看那些華麗的字眼,在字裡行間他發現了一個漏洞,這個機動應變組還沒有到達全員的體制。但在讀了三次博客簡介後,他驚訝,卻驚喜的發現,就算它還沒到達全員的體制,聯邦調查局還是決定不計一切的派遣它來對付自己!

來對付我的?爸,這下你該知道我比你強太多了!

「因為我們首要的目標就是盡快把這個三重殺手繩之於法。」陳姓探員在採訪結尾的部份眼露堅定的看著鏡頭說。

這是多麼另人振奮的宣言啊!

不同的對立面,不同的文化思維方式,東與西的對幹考驗!

殺手看著陳嘉達的背影笑了,第一次開心,爽朗,無聲的笑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