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購多一步驟立即抽iPhone13 贊助
2021-10-15 10:21:20uni2019

正當懷疑

陳嘉達床頭的手機在抖動,幾點了?還閉著眼睛,不情願的陳嘉達低聲埋怨著。昨晚他喝的不算多,但睡眠的時候同樣少。不是要埋怨昨晚是什麼耽擱了睡眠不足的原因,只是不想手機的來電吵醒身邊同樣也被耽擱了睡眠的綾芫霞。

有點手忙腳亂的伸手在雙人床的床頭櫃上摸索著手機,邊瞄了瞄身邊,空的。

打開床頭燈,他沒聽到浴室傳來水流的聲音,連帶綾芫霞所穿的衣物和配槍也沒有了蹤影。還是滿滿睡意的,他對著手機說:「這是陳嘉達。」

「組長。」

陳嘉達借著搖頭清理了一下睡意,「阿金,幾點了?你還沒睡?」

「組長,現在是早上六點十五分。吵醒你呢。」手機另一頭的金廣陵卻聽來精神奕奕的說。

「啊,昨晚忘上鬧鐘。」昨晚發生的事情讓彼此都應接不暇,還有機會被對方放過去上鬧鐘?陳嘉達撥了撥凌亂的頭髮在想。

「我昨晚找到了一些東西。本來我打算過來跟你直接說的,後來…發現…覺得一大早不好意思的,就換跟你電話聯絡方式吧。我做的背景調查發現那個在蒙大拿州被殺的大學教授和我們現在所在的S縣看來扯上了一點關係。他在蒙大拿州當教授前是任職於S縣裡的一所高中學校的校長。」

一把牽開被窩,他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被房間裏忽如其來的冷空氣完全的弄醒了。快手快腳的把房間的調溫系統調高,用腮和肩膀夾著手機,半彎著腰穿上內褲,問:「你是說約翰馬斯頓教授,對嗎?」

「對。第四名被害人,馬斯頓校長。我又看了看其他的被害人,沒有其他被害人是在那所高中讀過書,畢業,或是工作過的。我想兇手是在那學校認識被害人的,就像認識安妮貝斯一樣。如果我們的兇手的年紀是符合那個歲數,又曾經上過當地的那所高中,那兇手可能也認識當時身為校長的馬斯頓校長。」

「I am on it,go on。」陳嘉達聚精會神的說。

「這是我的推論,我還沒時間做過修改。我現就趕緊說一下。安妮貝斯是S縣的護士,就算她已離職去了別州,兇手還是認為她一天在當過護士,她就永遠是個護士,這也解釋了為何夢納斯和蘇菲亞關同樣被殺的原因。可以歸納為兇手的一個貪得無厭的憤怒?我認為暫時還言之過早。但是我的論點是,就算馬斯頓校長已離職去了別州當教授,但一天他當過校長,兇手就視他為目標。這樣可以解釋為,為什麼在俄亥俄州的慧碧看湯瑪斯副校長被殺的原因。她生前的職業是一個副校長。校長,副校長,都是代表權威的職業。」

「但三個地點都有相差懸殊的距離,校區,城鎮,還有不同的司法管轄範圍。」

「這我就沒法理解了。但是我要指出的是,我們被兇手所殺害的兩個同僚可能都是兇手要給這裡的司法機關做一個示警,他要在這裡大開殺戒。」

古斯不是在這裡長大的嗎?陳嘉達第一個想到的名字。「我跟綾探長提起過,昨晚離開後。」陳嘉達趕快補充著說明:「包括這裡的縣警局長,他和其他在這長大的警員會不會成為兇手的目標。又或是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跟兇手認識而自己不記得。」

「綾探長?哦…對對對,你倆一起離去的。我想上次的記者會其實我們確實擾亂了兇手的犯案模式,但擾亂到什麼程度我就沒法知道了。就以護士,教師,警察的順列來看,你說他下一個挑選的對象會不會是警察呢?」

「這個我想是一個每個人都關心的問題。古斯已跟每一個在這裡的教育界的人聯絡,我想他也應該會跟局長說讓這裡的每一位警員都多加小心的。」

「我就想,這不單單只是鎮上所有的警察都應該小心,作為我們也不應該大意。特別是你。如果你的記者會真的擾亂了兇手的計畫,按照目前為止兇手對每一個不管時間的長短,只要得罪過他的他都要非除去不可的心態,你也有很大的可能成為他的目標。」

「好,我們都多加注意吧。我先跟古斯還有他的局長照會一下,我不知道以他們手頭上的警力可不可以把名單上的人都保護到。」說完,陳嘉達匆忙的走進浴室。

浴室是溼的,在鏡子上留有綾芫霞寫的一張紙條。

嗨!

通常不留下打掃戰場就離開不是我的習慣,但為免讓你要跟其他各路人馬解釋太多,這次我是破例啦。

我先去逛逛。

綾。

每個字都是綾芫霞慣有的語氣。就是第二段的五個字讓陳嘉達皺著眉頭。

用兩分鐘的冷水淋浴,低溫能讓自己完全恢復,清醒過來。然後是三分鐘的熱水讓全身的毛孔放鬆。陳嘉達為自己所訂立的淋浴準則。比海軍的兩分鐘多,比標準化的軍事準則七分鐘的少。

五分鐘之後,穿戴整齊的陳嘉達走進了案情監控室。

「組長, 我剛找到的。我把教育局的名單加以遴選後,無論是公校還是私校,剛好有二十八個是校長和副校長的名單。」

「二十八個,古斯昨晚上說他們已跟大多數的聯絡過上。讓我再聯絡古斯問問。」陳嘉達說完已按通了縣警局古斯的分機號碼。

傳來的卻是一連串的鈴聲,然後就是留言指示。「如果您需要馬上得到幫助的話,請按0跟我們的櫃檯警員聯絡。」

「S縣警局,請問你需要什麼幫助嗎?」話筒傳來警員的制式問話。

「我是陳嘉達探長,我需要跟古斯探長說話。謝謝。」

「噢,古斯探長嗎?我剛才看到他離開了警局。你是聯調局的陳探長,對吧?古斯跟你組的一位姓綾的探長剛離開這了。」

「以下來的話請你記好了。第一,你馬上給我接上你們局長。第二,全局進入候命狀態。」

「是,是的。長官。請問等待誰的命令?」

「我,聯邦調查局特別調查組,組長,陳嘉達的命令。」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