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駕】Hyundai渦輪油電來襲 贊助
2021-10-11 10:23:08uni2019

正當懷疑

三月六號

12:30 a.m



站在傑弗森歐登校長居所附近的兇手差點就被前來的警察逮到。這一切都是那個陳姓聯調員所導致的。他在心裡發誓,我要把你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丟進湖裡餵魚!

黑暗裡,看著警察的到來,他沒有浪費時間。悄悄的往後退,一身黑衣的他再次融入了黑暗。借著月色,他順著眾多屋子後的小徑走完半哩路後回到了他的車裏。

應急計劃中的候補目標。

已人去樓空,不但止是一般的離開,而是匆忙的離開。他知道她禮拜五要在校授課,他也核實過這個週末她沒有其他要出遠門的聚會,而且每個週末都會留在家休息的她一定是收看了記者會所提到的警告而匆忙離開的。

慢慢的在她的家裡走著,他內心的憤怒由不忿演變至幾近發狂。一把推翻對方家裡的電視機,牽翻客廳和廚房的桌子,扯下掛在睡房裏衣櫃的所有衣服,探頭往床下張望,隨手拿起床頭燈,用燈座敲碎屋裏所有的鏡子,最後還意猶未著的把書櫃上的書籍通通倒滿清潔液。

再次回到車上,屋外的冷空氣稍微把他滾燙的頭腦冷靜了下來。冷靜下來!他告訴自己。不要超速,不要因為犯下小錯而被截停。他不是害怕別的,反正他沒有案底,他害怕的是,過了今晚,警方一定會發現屍體的,他不想讓警方記得在發現屍體的當晚有一個被截停過的人。如果真的是那樣,警方就可以從告票上取得他的資料。他知道聯調局對一切都會鉅細無遺的查案手法。他不想因大意而節外生枝。

其他的沒有問題,不像他爸,他不喝酒,這就不會惹來醉駕票控的問題。如果真被截停,他駕照上的地址也可以說服警方他是住這地區的當地居民,他也想好了為什麼會深夜在路上的藉口。不是萬無一失的藉口,但是對付一般警察的盤問卻是綽綽有餘。

他不想使用第三個應急計劃。如果沒有選擇真的要啟用的話,那麼他就得再等多一天才能如願。他不能夠再等了,這樣會打亂他的計畫和部署。從第一個開始,他的計畫就沒有要作過更改,以前是,現在和將來同樣是!

今晚差一點的失手,起因全都是聯調局的忽然插手。全都是那個陳姓探員引致的。就憑這,你就死有餘辜!媽的!我好好記住你了,你!是非死不可!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uni2019 2021-10-11 10:27:47

最近三頭六臂都有點不夠多,所以牙膏擠得很慢。希望沒有辜負各位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