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飯店/民宿 訂房最高省700 贊助
2021-09-26 10:05:14uni2019

正當懷疑

綾芫霞發現對方直直的看著自己。「對不起。」然後對方雙眼泛紅的說。

「你還好吧?」綾芫霞禮貌的微笑回問。

對方搖了搖頭,在口袋裡掏了塊看來應該是絲質的手帕擦著雙眼。哽咽顫抖著說,「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來,但是我真的希望警方可以為她做點什麼的…」

還好你掏的是手帕,不然後果自負。綾芫霞緊張的上下打量著對方,故作輕鬆的問:「你說的她指的是誰?」

「我認識維多利亞。」對方點著頭,繼續說:「她是經過我開的職業介紹機構在縣總醫院找到工作的…我今天來還以為他們找到了兇手。原來又是跟前天報上所說的差不多。維多利亞是我遇見過最樂觀又善解人意的人,這樣還不夠嗎?什麼樣的邏輯啊?對不起,我沒法面對這樣的事情…」說完低頭苦笑著獨自離開了。

綾芫霞沒有阻止的讓對方離開。核實對方所說的易如反掌,再有就是對方的容貌已在數碼相機裏。況且綾芫霞確實相信對方所說的是出自肺腑的事實。

再次看了人群一次,沒有再發現有誰吻合疑犯特徵後,綾芫霞純熟的踏上滑板在人行道上以逆向的滑行著。如果疑犯是坐在車裡,無論是車前座,還是後座,綾芫霞一眼就可以發現對方。這也是她最拿手的反跟蹤巡邏手法之一。自行車最是理想,但臨急沒找到自行車,只有出動在自己車後箱隨時準備著的私貨,滑板啦。滑板跟自行車都不受街道方向的影響,左穿右插,悄無聲息,進退自如。碰上交通塞擁,滑板或是自行車的速度更甚於車輛。

每輛車裡都是空的,偶爾會有一兩條狗在車裡等待主人的歸來。沒有人躺在車後座上,沒有人在車與車之間躲閃,徘徊,或是牽起引擎蓋故意擺弄。都沒有。但出於萬無一失,綾芫霞還是把可以把警局納入目視範圍,停靠在附近街道上的車牌號碼一一錄影。滿意後,綾芫霞邊滑邊留意著警局附近的樓宇。正對著警局的是郵局,左邊的是社安福利局,右邊的是銀行,警局後方是拘留所。再往後是小商業公司和各行各業的大樓。綾芫霞沒有發現有任何人站在大樓或是建築物的天台上出現。

再次回到記者會現場的時候,有兩個便衣已混在人群裏。綾芫霞一眼就看出了;一個不是所穿的西裝外套窄的衣不稱身,就是連自己也不知道就算在衣服的遮掩下腰間的槍套還是一眼就被發現。另一個身穿運動風衣,牛仔褲配短袖T恤的試圖讓自己融入人群裏。但還是差勁的給人透露著我就是警察的感覺。

那個滑板少年又出現在人群裡。滑板倚在腿旁,綾芫霞注視著對方。這次對方更加令綾芫霞感到不對勁了,到底哪裡有問題?思考著的綾芫霞放棄了一切跟監準則,肆無忌憚的注視著對方。

對方卻對自己被盯著看一點也不為意。

你當然不會為意,因為我活脫脫就是跟你一樣出來尬滑板的男生嘛。對不對?嗯!綾芫霞心裏竊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