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更貼心的乘車體驗 贊助
2021-09-26 03:18:38uni2019

正當懷疑

綾芫霞心不在乎的聽著陳嘉達在講台上說著的話。混在人群裏的她卻仔細的觀察著每一個人。就如她所說的,這樣的跟監蒐證行動對她來說在不同的情況下已不記得執行過多少遍了;尋找任何在普通人眼中看來微不足道的特徵,但在受過訓練的眼裡卻是反映出對方就是自己要找的目標特徵。對方是否對於某些事情太過有興趣,對方是否帶有神經質的過於憤怒又或坐立不安的東張西望,對方是否過於靠近某一個人或物體。

把人群搜尋了一遍,沒有發現有任何異狀的綾芫霞把注意力轉移到記者群裏。如果我是對方要前來探聽警方對自己到底知道多少,對方一定會選擇越往前靠,越聽的仔細的方向吧。混在記者群裏是一個理想的地方。 在本來置於人群後方的往人群的外方移動,綾芫霞不露痕跡的已站在了可以觀察記者群的側後方。大約有十到十五個記者加上負責攝影的技師,記者忙著邊手錄,邊起稿講話大綱,攝影技師不時的掌握著鏡頭,邊聽著記者的吩咐以便一等講話結束馬上霸佔有利位置來個獨家採訪。無論是臉部眼神,身體語言,所穿的服裝,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專業採訪記者的動作。綾芫霞只用了幾分鐘去觀察就打消了疑兇會是混在其中的念頭。

然後綾芫霞的目光轉移到站在縣警局大樓草坪上的那些鄰里守護防止罪案的三個鄰里守望互助組織,另加一個宗旨是我的社區我來保護,有極端傾向的民間反罪惡團體。所有人都整齊劃一的頭戴,身穿印有國旗的鴨舌帽和汗衫。

綾芫霞在一個頭戴把頸後方也遮蓋著的遮陽帽,背上背著書包的人身旁大概兩尺的距離專心的看著警局前講著話的陳嘉達。故作無意的看了看周圍,綾芫霞這才發現背著包包,胸前背著個學步童的原來是個媽媽。這不是兇手啦。好險。「媽媽,你剛從大牢裏走了圈。」綾芫霞心裏大叫慚愧。心裡過意不去,綾芫霞有點抱歉的跟對方點了點頭以示問好。

「嗨,今天好熱!你熱不熱?」媽媽也看了看綾芫霞問。

「嗨,熱。今天可熱鬧的。幾歲了?」

「嘻。剛滿一歲。對,我就住在靠湖那邊的社區,今天跟熱心的社區鄰居一起參與活動…」熱心的媽媽原來都和認識的一起來參與的,如果綾芫霞沒有找了個藉口借故離開,熱心的媽媽可以一直聊一直聊…

放眼看了一下,其他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街坊鄰居。夾雜在其中,跟綾芫霞一樣手拿著滑板的一個年紀介乎十七八歲的少年在眾多上了年紀的人群裡慢慢穿梭著。少年顧盼著周圍的一切,似乎被熱鬧的氣氛吸引著。這小傢伙不懷好意,但不是兇手。綾芫霞把對方的容貌記下後沒再理他的繼續看著四週。

兩個看似互不認識,分頭走著的男人出現在前方。唔…身高,體重,看來都是三十歲左右,蠻健硕的。綾芫霞按下口袋裏的快門,隱藏式攝影機拍下了對方。其中一個走到胸前背著小童的女人身旁,兩人互相親了親。哦,夫妻關係。

另一個頭有點禿,穿休閒短褲,雙手放在夾克口袋裏的走到綾芫霞的一旁觀看著前方。看來像個坐辦公室的。但誰說兇手會在額頭刺字自認我是兇手的呢?綾芫霞不敢大意的移好了防禦攻擊並具的姿勢。快門再次悄然按下。

綾芫霞發現對方直直的看著自己。「對不起。」然後對方雙眼泛紅的說。

「你還好吧?」綾芫霞禮貌的微笑回問。

對方搖了搖頭,在口袋裡掏了塊看來應該是絲質的手帕擦著雙眼。哽咽顫抖著說,「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來,但是我真的希望警方可以為她做點什麼的…」

還好你掏的是手帕,不然後果自負。綾芫霞緊張的上下打量著對方,故作輕鬆的問:「你說的她指的是誰?」



御神主 2021-09-27 01:05:02

如說錯話,對你抱歉喔,

或許我知識不過,尚請海涵喔

夜歡喜

版主回應
怎會呢?是我詞不達意引起誤會才是。尚盼御小姐高抬貴手,多多提點。 2021-09-27 08:44:50
uni2019 2021-09-26 10:23:46

謝謝你的指鹿為馬!還請多多指教,御小姐。😰不是感冒,而是冷汗直流! =T

案破之日,也請悄記者參加記者會!

御神主 2021-09-26 05:40:35

好看的劇情總讓人期待,推理式的情景,

總讓人思考,想著往後的故事將如何發展,

或許這也是推理小說的樂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