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投保抽寵物餵食器 贊助
2021-09-24 12:21:41uni2019

正當懷疑

彼此握過面和卻心裡各有盤算的手後,局長說:「聽聞你已寫好了下午記者會的發言稿?」

「對。一份提高公眾對自身安危警惕和讓兇手感到我們已掌握對方行蹤的發言。」

「真的要快破案了?」局長急忙問。

「離一撇都沒有。」陳嘉達淡定的回答。他不想承認自己對疑犯其實根本一點頭緒都沒有的無阻感,但以後還是有一定程度上要依賴對方在查案上給予自己提供合作,所以陳嘉達還是補充著說:「然而,我們相信第一個被害人安妮貝斯是兇手特意選定,帶有某種幾近私人恩怨關係的被害人。她生前是在這裡的醫院當一名緊急救護室的醫護,這也跟第七個被害人維多利亞夢納斯在相同的醫院工作和做著同樣一樣的醫護工作。局長,我很慎重的告訴你,今天下午的記者會,我們認為如果兇手還在這裡的話,他有極大的機會會親自前來觀看。就是因為這樣,我局的一個探員會混在人群裏監視並且試圖鎖定疑犯。這是關乎我這位組員安危的事情,我希望局長能夠充分的瞭解和保密。」陳嘉達停住了繼續說下去,他雙眼深深的盯視著對方,他要給對方無形的壓力以其達到自己所說的嚴重性。

局長被陳嘉達無有遺漏的雙目盯的頭皮發麻,只好垂下眼睛以示同意對方的態度的點了點頭。

「局長,今天我的到來其實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本人要跟你說的。在我說出來前請你保守最高的保密程度。」陳嘉達靠在局長辦公桌前的會客椅背上,冷厲的目光一反剛坐下來前的溫文儒雅。

「本座一定為貴方所要求的照辦。」局長今天真正領教到盛傳中的這些聯邦密探的陰險毒辣了。

「我方人員在靜湖湖底找到了一雙屬於兇手的手套。」

局長本來保持鎮定的臉聽到陳嘉達的話後不禁震驚的說:「這太重要了!對以後掌握疑犯的身份肯定起著起承轉合的關鍵作用。」局長在心裡不由的不服,這些大內密探真不是隨便擺個姿勢的。一但被他們鎖定,無遠弗屆,天網恢恢。上天下地,說到就到。劍及履及!「願聞其詳。」局長還是悻悻的加了句。

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天下聞風喪膽,大內鷹犬的厲害。「手套是裝在一個跟石塊一起的塑膠袋被沉進湖底。它跟以同樣手法裝著兇手衣褲的塑膠袋在間隔五十米的湖底被我方發現並且成功打撈上來。現在這些證物已被我方的鑒證專家和貴方的佐敦組長一同在貴方的化驗室施以最專業的鑒證提取措施。」

「那麼說來破案是指日可待的囉。」局長雙眼閃過登上州檢察總長寶座的一天。狠撈這充滿政治油水的一票。說不定還會當上司法總長。到時候你還不是我的鷹犬?

想得挺週到的。陳嘉達心裡冷哼了一聲。「案破只是遲早的事。局長,我決定今天下午的記者會改在戶外舉行。這樣可以為疑兇提供一個帶安全感的錯覺以便我方人員執行任務。有勞局長你去安排一下了。」

各自心懷叵測的道別後,陳嘉達在警局的資訊辦公室門外看到跟負責資訊管理,和對外發放消息的警花正打得火熱。夏里斯一看到陳嘉達,一把拉著對方走到一邊。

「你打聽到了什麼?」陳嘉達以為大有所獲的問。

「這個資訊警辣的很。」夏里斯眉飛色舞的說。

陳嘉達現在是千頭萬緒哪來閒情其他的話題,「對方辣不辣對案情有幫助嗎?」

「別那麼掃興可不可以,就只是說說感受嘛。唉,看你像個柳下穗一樣,就給你報告一下吧。對方說,」夏里斯還故意的拖長了那個「說」字,「她沒有跟誰透露過上次你在這裡跟大家說有關疑犯的話,也沒有跟輿論界提起過。她還是被輿論界打來的詢問電話才知道是怎樣的回事。她馬上跟對方說請他們聯絡局長。其他的她無可奉告。過後她也很奇怪到底是誰說的。就是啊,組長,經過我無微不至的噓寒問暖,她依稀記得局長跟社區報社的幾個專門負責治安報導的記者是過從甚密的。其他的你自己想想吧。喂,組長,你看到外頭的陣仗了沒?」

「什麼陣仗?」陳嘉達忽然有被身陷重圍的感覺!

「你看,我這個探子可不是只顧結交好友的,根據我從辣警得來的消息,現在外面起碼大概有三間電視台,四至六間電台,三個鄰里守望互助組織,另加一個宗旨是我的社區我來保護,有極端傾向的民間反罪惡團體。」夏里斯邊說邊不忘跟忽然感覺自己被丟下而往他張望的辣警報以一個「我也不想,但這人實在很煩。」的笑容加手勢。

銀鈴似的笑聲響起,「夏探長,忘記告訴你,你正在經辦的三重系列殺手案件已經是一件家傳戶曉的案件了。」辣警花看著夏里斯近乎崇拜的眼波大有波濤洶湧,不把你淹得大昏其浪勢不罷休的態勢。

「有那麼厲害?」夏里斯和陳嘉達目瞪口呆的齊聲驚呼!

「對啊!到現在為止已經有超過五萬人在主題標籤著三重系列殺手的推特和各大社群網站上追蹤著你們的動向啦。歡迎加入現今的網路趨勢遊戲喔。」辣警笑得花枝亂顫,令人眼花撩亂的調侃著。

陳嘉達看著這個夏里斯跟警花彼此間的你撩我回。大有釀旦調侃,莫出這兩人左右的感嘆。

「等等,凡事都是有弊也有利。這也不是一件完全負面的事情。既然兇手智力過人,說不定他會在看了新聞後跟網上族群的人聊天,這樣他就會留下數碼的腳印。只要我們使用網站聊天字眼過濾追蹤功能,他就會無所遁形。」夏里斯在警號9420的佳人注目禮下忽然智商以洪荒之力,井噴式投射。

「老夏,你今天簡直就是妙思如泉湧。但請別忽視了對方的智商,他會不會大意得犯下這樣輕而易舉就可被我們的網軍抓獲的錯誤呢?」

不就剛說夏里斯今天簡直就是智商以井噴式投射嗎?

「組長,這不容易。只要隨便虛擬一個帳號登入不就解決問題了嗎?」夏里斯聳了聳肩的秒回。

「Hmm。你說的倒有道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怎樣才可以把對方上網的方式轉為對自己有利的辦法呢?陳嘉達邊思考邊把夏里斯和自己的想法給了金廣陵短訊。這些高科技的追蹤技巧還是屬於年輕人的玩意。

正琢磨著,縣警負責公共關係科的一位警官熱情的往陳嘉達和夏里斯走了過來。「兩位探長好。陳探長嗎?我是這裡負責公共關係的警官,泰勒絲。記者會就要開始了,兩位請這邊走。」

剛才還玩世不恭,盡情調情作樂的夏里斯立即臉色一正的說:「泰警官,謝謝你的邀請。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處理完後再請你喝杯什麼的吧。」說完後留下有點失望的女警官,一轉身已消失在走道的拐彎處。

「泰警官,我們這就過去。」說完,陳嘉達跟夏里斯已是心領神會的早有默契。他知道夏里斯急著離開是要回到縣警局樓上他選好的制高點用他的狙擊步槍給綾芫霞作為堅實的後盾。